新希望、蒙牛、伊利等企业资本运作频频,中国乳业面临二次洗牌

中国乳业的资本运作,再次进入胎动密集期。

近期,现代牧业宣布将以7.09亿人民币,向新希望乳业让渡9.28%的股份,使后者成为自己的第二大股东。

这是3个月内,新希望乳业发起的第二次收购。4月19日,这家四川乳企收购了福州澳牛55%的股权。如果把时间轴稍微拉长,新希望乳业至少还完成了另外5桩并购。

新希望乳业急不可奈地“买买买”,就是希望在利好的政策环境下,抢占低温奶市场的制高点。

然而,就在新希望乳业频频出手的同时,蒙牛、伊利、君乐宝、皇氏和烽火等乳企也没有作壁上观,大家都在资本力量的驱动下纵横捭阖,谋求竞争优势。业界有观点就此认为,中国乳业正不可避免地迎来又一场大变局。

中国乳业萌发二次洗牌的冲动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当前的中国乳业,正在掀起第二轮并购潮。

而第一轮并购潮发生在2011年-2014年间。业界公认,这一轮并购潮的发生,自有其历史背景。

2008年,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国产奶粉销售行情顿时崩盘,一度占据的8成市场份额断崖般地跌至不足3成,国产乳企置身水深火热之中,光明、贝因美、澳优、圣元、蒙牛和伊利等企业,远赴澳新、欧洲等海外牧场,寻找优质替代奶源。

同一时期,国家出台《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的通知》定下目标:到2018年底争取实现3-5家年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的大型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集团,前10家国产品牌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超过80%,这一通知无疑鼓励了乳企发展,进一步推动配方奶粉行业的兼并重组。

经过这一轮出国潮,国家政策的推动,以及对乳品安全的严格监管,有效提升了我国乳品质量,提振了消费信心,国产婴幼儿奶粉的市场占比提高。

但在这轮并购潮后,国内市场仍然存在两大问题:

一是,在最具指标意义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东风不敌西风”的大格局依旧未变——尼尔森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产奶粉市场份额达到2009年以来的新高,却也只到43.7%。

二是,行业资深人士告诉知食君,在2018年1月以前,市面上还有近2000个品牌系列在同台竞技,过多的品牌导致中国奶粉品牌集中度差,在面对实力雄厚的跨国乳企,国内乳企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合力。

为整顿婴幼儿奶粉行业的乱象,2016年,国家推出《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优化了国内的婴配奶粉市场环境,同时不断鼓励国内企业做大做强,例如今年6月,发改委发布了《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并提出希望未来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的自给率要力争维持在60%之上。

有国家鼓励支持,中国乳业行至拐点,一些实力型企业有了收复市场之意,它们共同萌发了第二次洗牌的冲动。

“第二轮并购潮是从2018年开始涌现,并购目的是满足供应链体系,建立更有竞争优势的体系。”宋亮说,“前一次解决‘有无’,这一轮解决‘做大做强’。”

蒙牛、伊利等企业在行动

资本市场上合纵连横的背后,是各相关方的利益博弈。而作为中国乳业的两大巨头,伊利和蒙牛一直冲锋在并购一线。

抢在2018年收官之时,蒙牛以3.03亿元收购圣牧高科51%的股权。收购圣牧高科,是蒙牛产品升级战略的一次布局,它有机会介入对方全部下游乳制品业务链,包括生产及分销液态奶,在规模上进一步拉近与中国乳业老大伊利的距离。

伊利也不遑多让。3个月后,伊利以11.34亿元人民币收购新西兰乳业合作社威斯特兰(Westland)。威斯特兰是仅次于恒天然的新西兰第二大乳业合作社,其原奶供应量占新西兰原奶供应总量约4%。

对于此次收购,伊利的说法是“进一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巩固乳制品龙头地位”,宋亮则认为伊利总裁潘刚的着眼点是提升供应链体系的完整性。“威斯特兰拥有丰富的奶酪资源,羊乳资质也不错,这两个资源都是伊利的短板。“宋亮表示不排除潘刚会上马羊奶粉或者奶酪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区域性乳企成为这一轮并购潮中的主力军。

其中就有新希望乳业以7亿元入股现代牧业,就是希望后者能够为自己提供优质原奶的数量占其总销量的比例与所持股份相同。而蒙牛之前增持现代牧业股份至60.76%,也是为了让对方优质奶源对自己的供应有保证。

和新希望乳业在西南地区竞争的皇氏集团,也在暗中发力。皇氏集团在国内上市乳企中市值排位第7,为了“打造西南第一乳企”,它在6月21日宣布将引入战略投资者。此外,新疆天润乳业在7月15日宣布以868.83万元收购新疆天润烽火台奶牛养殖公司49%股权,使其成为自己的全资子公司。

未来走势:全球乳业的兼并重组

事实上,乳业的兼并重组并不只是发生在中国,全球同此凉热。

据《商业周刊》的报道,2017年,全球乳业并购增加,达到127起,远超2016年的81起。而在2018年上半年,也发生了62起,近一半出现在乳业发达的欧洲市场。荷兰合作银行(RABO BANKNEDERL-ANDS)还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乳业市场将以最低30%的速度增长,有机奶的增长和企业间并购将是乳业市场增长的驱动力。而中国业界也公认,上下游整合、协同,是中国奶业振兴的必经之路。

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婴幼儿奶粉行业集中度低,CR3仅30.7%,且全为国外品牌,对比成熟市场CR370%的水平,国内行业集中度仍有很大提升空间。这也就意味着全行业兼并重组的空间很大。

而从国家意志看,配方奶粉行业一直是我国推进兼并重组的重点行业之一。因此,可以预言,中国乳业将和全球乳业一道,继续奔走在大洗牌的道路上,直到国内外品牌竞争达到一个彼此接受的动态平衡。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内乳企将目标放到全球谋求出路,但面对已经发展百年,握有更多全球优质资源、更多兼并资本和经验的一些国际化大企业,该如何布局,如何获得优势?可想而知,这仍是一场硬仗要打。

中国乳业整合之势已无可避免,全行业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受到资本的追捧。

产业快速烧钱的背后,必然伴随着泡沫泛起。

有人说过,牛奶市场和品牌都是资本挤出来的,但归根到底还是牛挤出来的,没有充足的奶源、资本、市场、品牌、工厂只能是个气泡。因此,在二次洗牌中,中国乳企必须重视乳品行业的特殊性,不为泡沫五彩斑澜的外表迷惑。

在这一轮的洗牌中,乳企间的较量,已从原来单一的资本维度,升级为品牌、质量、服务、基地、资本,甚至包括企业文化和人才等方面的全方位竞争,这意味着,乳企的崛起没有捷径可走。而面对已经发展近百年的国际大企业们,国内企业如何战胜时间的沉淀,争夺更有优势的资源,依然是一个重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