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美国科技巨头们叫苦不已

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是最强势的反垄断者,让美国科技巨头为之恐慌。她上任5年来,对美国科技公司展开了大规模调查,罚款金额高达数百亿美元,让谷歌付出了82.5亿欧元的巨额罚款,苹果补交了130亿欧元的税收,高通连续两年收到罚单,并准备对亚马逊、博通等发起调查。维斯塔格让美国科技企业付出了沉重代价,被誉为硅谷的“死对头”。

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硅谷巨头们的噩梦

硅谷科技巨头中,被欧盟重罚的包括苹果、谷歌、高通等。事实上,欧盟对苹果开出的130亿欧元罚单,并不是爱尔兰发起的,甚至,爱尔兰不想要这笔钱,以争取苹果在爱尔兰设立阿萨瑞数据中心项目等投资。但是,在欧盟的要求下,2018年,爱尔兰政府不得不收取苹果公司的130亿欧元补交税款(欧盟委员会竞争总署认定苹果在爱尔兰非法逃税)——如果拒不执行,欧盟会将爱尔兰告上欧盟法院。欧盟坚定认为,苹果在爱尔兰设立项目,目的是避税。

今年7月18日,欧盟宣布对芯片巨头高通处以2.42亿欧元罚款(相当于高通2018年营业额的1.27%),原因是高通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为了让英国的Icera退出市场竞争,以过低的定价方式,伤害竞争对手。“高通的行为,妨碍了市场竞争和创新,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维斯塔格说:“根据欧盟反垄断规则,这是违法的。”这是高通最近一年半时间以来,第二次受到欧盟的反垄断处罚。

高通

在2018年1月,欧盟对高通开出9.97亿欧元巨额罚单,原因是高通花钱买通苹果,要求苹果在手机和平板等产品上,独家采用高通的芯片,这一策略,显然是针对英特尔这一竞争对手的,旨在垄断市场。

被欧盟痛罚的还有谷歌,因为捆绑销售,掌控搜索结果,排挤竞争对手等行为,谷歌遭致欧盟重罚,在最近不到两年时间里,被罚没了82.5亿欧元。最大的一张罚单高达43.4亿欧元,这是欧盟2018年开出的,原因是谷歌捆绑销售,通过操作系统,强制预装自己的应用,排斥同类应用软件。今年3月,谷歌又因为违反在线搜索广告规定,被欧盟罚款14.9亿欧元。

2017年6月27日,维斯塔格宣布,谷歌滥用自己在搜索引擎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对其开出24.2亿欧元罚单。事实上,在7年的调查间,欧盟对谷歌的处罚意见不一,维斯塔格的前任长官,相对较为温和,他主张与谷歌达成谅解协议。不过,维斯塔格上任后,一切都变了,她加快了对谷歌的调查。

维斯塔格指出,谷歌利用自身平台,设置相应的规则,比如,通过设计排名系统引导流量,这种方式会导致一些企业及产品不被找到。不仅如此,谷歌还会制定游戏规则,将一些用户排除在外。谷歌以类似的方式,控制市场竞争。所以,欧盟对谷歌出手也很重,并且,调查此起彼伏。最近有消息称,欧盟还要对谷歌进行再调查。

欧盟“铁娘子”

玛格丽特·维斯塔格是铁腕派,主要职责是负责欧盟的反垄断和竞争执法,被她盯上的企业,一般都难逃重罚。为了保持欧洲市场的竞争力,维持市场竞争秩序,维斯塔格推行强硬的反垄断执法,让美国科技巨头们为之害怕。

“有这么一个人,她一直在起诉我们美国企业,起诉所有人,她比任何人都要讨厌美国。在此,我就不指名道姓了。”特朗普这里所指的,就是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认为她是憎恨和报复美国。

维斯塔格是美国科技企业最忌惮的一个欧盟官员,她领导的欧盟委员会竞争总署,让硅谷巨头们为之色变。2018年5月,欧盟还出台GDPR,全称为“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即“一般数据保护法规”,该法案严格限制科技公司收集或滥用用户数据,一旦碰触,等待的将是巨额罚单。

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GDPR法案在欧洲产生了深远影响,对科技公司形成了掣肘,很多美国科技企业都被欧盟盯上。日前,欧盟的数据监管机构表示,脸谱、推特、微软、苹果、博通等美国科技公司,都或多或少违反了GDPR,调查正在进行中。

脸谱拥有超过20亿用户,今年第一季度,脸谱的月活用户数高达23.8亿。脸谱预计,每天有超过21亿人使用过公司的应用。由于脸谱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大规模数据收集的基础上的,也是GDPR的重点监管对象。

GDPR被誉为“史上最严数据保护法案”。谷歌旗下的社交网络Google+,去年12月也被曝出安全漏洞,影响了5250万用户的信息。微软旗下的领英,也通过调查分析用户行为,来定向投放广告,已被欧盟盯上。

谷歌

7月17日,欧盟反垄断部门宣布,已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主要关于亚马逊如何在其平台上使用商家的数据。当消费者搜索特定商品并点击购买时,竞争对手的商品不会出现。该调查可能最终导致巨额罚款,或迫使亚马逊改变业务模式。维斯塔格也强调,亚马逊不公平地利用了平台数据,展开低价销售。

维斯塔格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一般数据保护法规”的施行,将会形成一股潮流,企业要做好合规设计,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竞争的边界在哪里。她认为,企业的合规其实并不难,可以通过产品的优势去竞争,而非走操纵市场、进行勾结定价等违法的捷径。

禁止“藻类式”繁殖

2019年6月3日,维斯塔格在一个峰会上发表主题为“未来数字经济中的竞争”的主题演讲。她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欧盟花了很多精力,去理解数字化对竞争的意义,并处理了一些案件,如对谷歌展开三次调查。这些典型案件告诉我们,在数字经济时代,这些强大的企业,是如何伤害市场竞争的。

维斯塔格最喜欢莱昂纳德·科恩的一首歌,里面有这样一句歌词:“每样东西都有裂缝,光线就是这样进来的。”在她看来,即便是大型科技公司主导的市场,仍需要有一些小的缝隙,让创新的力量进来,使得创新的小企业,可以通过正常的竞争,获得应有的市场地位,保持新鲜血液的流动。而事实上,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往往使出非市场的手段,迫使创新力量退出市场,赶尽杀绝。

苹果CEO库克

维斯塔格说,她的工作是确保大型的科技公司,无法封闭这些裂缝。换句话说,她的工作主要就是审查谷歌、微软、高通、苹果、亚马逊、脸谱、推特这些公司——它们在欧洲市场几乎形成了垄断,以非市场手段,扼杀创新力量。比如,谷歌就以捆绑销售的方式,排挤竞争对手的应用。高通则以低价策略,将竞争对手逼上死胡同。它们最终的目的,是要维持垄断地位。

今天,微软、谷歌、苹果等,都凭借操作系统建立了自己的生态系统,这种生态,看似开放,其实不然。它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双重角色”身份,让它们在参与竞争的时候,又自己制定游戏规则。对待竞争对手,他们总是用各种手段逼其就范。维斯塔格强调“互操作性”——这些大型的平台在向新市场扩张时,不得破坏市场竞争,不能像藻类一样,在繁殖的时候,杀死其他种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