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士兵在战争中需要什么?面包肉食是生命,烟酒是他们的灵魂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论在古代还是在近代,只要打仗,后勤就是不能忽视的。二战中的苏军,则素以英勇无畏著称。不过,就算是英勇无畏的苏军,后勤也是必须注意的事情,不然士兵也无法打仗。今天我们就看看,二战苏军的后勤趣事,了解一下苏军后勤到底如何。

一.黑面包不可缺少,就是难以入喉

如果说在苏联,什么物资需要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士兵来看管,那一定是他们的黑面包。是的,对于苏军,黑面包可谓是最为宝贵的物资。对于苏军战士,伊尔2、空气和黑面包是他们不可或缺的存在。

毕竟黑面包是苏联的传统主食,就和中国人吃馒头一样。但是话又说回来,其实战争时期吃的黑面包,和我们现在买到的俄国大列巴,可不是一回事。

传统的黑面包,其实并不好吃,又咸又酸,它是由裸麦和面粉制作的,含有更多的膳食纤维。就算是你吃多了,也不至于和白面包那样,导致血糖过高,是中欧和东欧的传统饮食。

不过这口感可太次了,不仅硬还没什么味道,白面包你含在嘴里一会儿就软了,这个你只能咬着吃。牙口不好的人,还真不适合吃这个呢,因为你吃起来会特别不舒服。

但是战时的黑面包,就更不好吃了。原材料复杂无比,不仅添加了麦芽,木屑,可能还添加了一些麦麸,稻壳之类的玩意。味道不仅更差,而且更硬了。

甚至于如果是冬天,这些黑面包能被冻的更为坚硬,硬到可以抵挡子弹,或是挥舞长条的黑面包用来打人。如果你把这些黑面包垒起来,它们甚至可以作为掩体使用了。

但既然这些黑面包难以下咽,那么苏军战士显然不能和这些硬邦邦的面包硬碰硬,如何将其软化食用就成了首要问题。

所以苏军士兵通常的做法,就是煮汤,煮点茶水用来和黑面包混着吃。因为热汤,热茶是可以把黑面包泡软,这样也方便于食用。当然如果没有热汤,那就只能硬咬着吃了。

诚然,热茶,热汤还是不管饱的,充其量也就是过个嘴瘾。所以如果条件准许,材料重组,苏联士兵就会煮粥喝。这是一种被称为库列什的哥萨克传统美食,也是最普遍的一种食物。

民间有句俗语叫做,库列什,不可多食。这不是说这玩儿意不好吃,而是说它太管饱。严格说,这玩儿意不是粥,简单说就是肥肉和小米粥的黄金组合。

但是对于前线的士兵来说,这玩儿意真是异常得好,因为它的热量极高。而对于前线的士兵而言,他们最匮乏的就是热量了。

而且它的制作也很简单,传统的库列什是由小米加上肥肉制作,而战时苏联士兵就干脆把找到的任何东西扔进去乱炖,比如把小米,土豆,胡萝卜,洋葱,肉罐头扔进去一起炖。

等到食物出锅,一份美滋滋的库列什就做好了。

二.苏联士兵的副食

尽管黑面包有这样或是那样的缺点,不可否认的是它在战争中维持了苏军的战斗力。但是光有如此坚硬的面包,显然不足以保证士兵所需的热能和营养。尤其是黑面包在当时属于紧俏物资,毕竟苏联一开始因为一连串失败,失去了自己传统的大粮仓。

因此苏军必须竭尽所能的保证士兵的饮食。马肉肠,就成了苏军的首选。毕竟苏联的矮脚马还是很多的,这些马不仅能够拉补给,更可以成为苏军的肉食来源,为苏联官兵提供营养。

严格说,马肉并不好吃,味道很差,肉质粗糙。但是对于当时的俄国人来说,马肉却是不可多得的。因为当时纳粹德国占据了苏联大片的土地,俄国的畜牧区和农业区大多落入敌手。

近一年纳粹就能从苏联领土上掠夺近千万吨的谷物,两百万吨饲料,三百万吨土豆,两百万多只牛,四百万只猪以及近四百万只羊。

在这种困局下,苏联士兵能得到的副食配给就少得可怜。在苏联士兵常常食用的圆白菜汤,红菜汤,煮荞麦汤里,肉食的影子几乎少得可怜。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士兵几乎把能找到的任何肉食扔到了锅里去煮,任何还能找到的蔬菜也都扔了进去。这样才能勉强保障副食的需求,当然仍旧十分匮乏。

事实上这对于部队是一个可怕的情况,一个健壮的苏联士兵,每天消耗的热量在4000大卡以上,就这点可怜的黑面包和肉食根本不能提供足够的热量。而且副食的短缺,也容易造成士兵的身体虚弱。

苏联一度因为副食的匮乏和粮食的短缺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比如士兵们因为副食的短缺,无法摄取维生素,唯一的自救方式是将松针煮水,以获取维生素。否则他们就会大量出现坏血病。

而当租借法案开始将苏联囊括在内后,来自美国的物资就大大缓解了食物的压力。其中来自美国的斯帕姆罐头无疑是苏军上下最为喜欢的,苏军士兵往往将斯帕姆放到锅里煮成糊,然后将其抹在黑面包上,撒上盐再配上洋葱头,一顿美味的俄式三明治就完成了。

尽管相比于真正的三明治,它显得十分寒酸。但是在冰天雪地里,一份这样的三明治,再加上一杯热茶,这已经是最大的享受了。

三.不可短缺的烟酒

但是对于一个苏联士兵而言,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用自己手头的烟草和酒去兑换粮食的。事实上对于前线官兵而言,吃不上饭确实是个麻烦,但如果没有香烟,官兵们可能会不堪重负而崩溃。

尽管听起来很难以理解,但这是一个事实。

高强度的战斗下,士兵的精神很容易长期处于紧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士兵会变的非常脆弱。如果翻开二战的书籍,我们不乏看到,士兵因为紧张而误击友军的情况。

而香烟则是缓解士兵压力的一大法宝,如果说士兵手中的枪械是士兵的第二生命,那么香烟一定是苏联士兵的第二灵魂。

曾有苏联士兵说过“在战争中,我最关心的生活方面的事情,就是烟草的质量。”二战中,苏联很少配发生产好的香烟,一般是军官特供。对于前线的士兵一般配发烟草,也就是马合烟。

这种烟是需要士兵自己卷的。士兵们如果没有烟斗,那就必须自己卷烟,运气好的士兵或许能得到租借法案里,美国提供的烟纸。

运气不好的人就只能自己到处找纸卷烟了,通常来说真理报和红星报是士兵标准的烟草用纸。战斗结束后,来一根卷烟,无疑能够大大缓解士兵紧张的情绪。

而香烟对于苏军的作用如此之大,以至于在最严酷的情况下,苏军也会想法设法的保障士兵的烟草供给。在列宁格勒围城战里,一切可以寻找的替代品都被苏军找了出来,蛇麻草,干枫叶,甚至是枯草都会被拿出来使用。

士兵们会把这些烟草或是烟草代用品,和枯树叶,枯草混合在一起。这种烟会异常呛人,但就算是这样,对于士兵也是宝贵的。

甚至于苏军士兵在战斗中,也会抽空点上一根,一名苏军老兵如此说道:“坦克向我开过来了,我想,我完蛋了。坦克越来越近,突然燃烧起来。我对自己说,是他完了,不是我。于是我顺便卷了五支烟。是的,也许那不是卷烟的时候,但我不想对你撒谎,那时候我确实卷了并抽了五支烟。在战斗中是这样的,你可以把枪放下,点一支烟,只要时间允许,战斗打响后你也可以抽烟。但你不能忘记你的目标,一旦你忘记了,你就再也不需要烟抽了。

同时酒对于苏军士兵来说,也是不可缺少的。毕竟对于一个俄国人来说,酒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勇气的来源。毕竟自古俄国就是个寒冷的地方,一年就两个季节,夏天和冬天。每年冬天都会轻轻松松的突破零下三十度,在这样的温度下,他们就习惯于喝酒。

到了战争中更是如此,喝了酒的苏军官兵如同神明附体,德军最是害怕喝了酒的苏联人。因为他们会端着枪,不畏弹雨冲过来,德军往往吓得腿都发软。要是被他们冲进战壕,那等待德军的就只有被打死的命运了。

而对部队配发酒水,也有助于军官维持部队的士气。往往在进攻前,苏军突击部队会遵循古老的俄国军队传统,先各自喝上一杯烈酒,然后将酒杯砸碎在地上,接着勇敢的对德军发起冲锋。(这个确实是俄军传统,自15世纪就开始了。)

而斯大林也曾下过著名的“一百克命令”,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士兵有一百克的酒水配给,违者严惩不贷。于是苏军就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保证酒水供给。部队自行酿酒,将缴获的酒水就地喝掉,甚至于空军的人还把工业酒精和蓝莓汁勾兑喝掉。

当然喝多了的苏联人,自控力极差,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这也让苏军多次蒙受损失。比如有飞行员因为喝多了勾兑的“蓝莓酒”,而在天上错把僚机当做敌机击落。

也有苏军军官在喝多了的情况下,带着同样喝多了的部队冲击德军,以至于损失惨重。更有喝的五迷三道的苏军,一枪崩了自家将军的悲剧。不过饶是如此,抽着烟,揣着酒瓶子的苏联人仍旧把红旗插到了纳粹德国的心脏,柏林。

结语

二战中,士兵的后勤,总是最优先保障的。即便是在苏联最困难的时期,苏联也竭尽全力的保证了士兵们的后勤补给。

尽管这些补给粗糙,简陋,甚至于很多难以让人满意。但是苏军士兵仍旧凭借这些,将法西斯从自己的国土上赶走,并最终将纳粹德国这个邪恶轴心消灭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