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塞尤是二战中攻击效率最高的飞行员,但他不是杀手,而是骑士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涌现出很多王牌飞行员。其中有空中战术大师波克雷什金元帅,伦敦之鹰阿道夫·加兰德中将,黑色死神埃里希·哈特曼上校,但在驾驶技术和射击能力上,众多飞行大神比起一个人来要略逊一筹,他就是马尔塞尤。

1919年12月13日,马尔塞尤出生在柏林郊区一个军人世家里。在那个时代,每个男孩的童年都会受到德国军事导向的影响,但马尔塞尤却是个异类,他从小就顽皮捣蛋,不服管教,扮演野孩子的角色,他的母亲对他毫无办法,这塑造了他日后的狂野独立的性格。

童年的马尔塞尤

无比叛逆的天才少年

1938年7月11日,马尔塞尤正式加入德国空军。三个月的基本素质的训练后,他带着“优良”的评语来到维也纳空军学校学习飞行。在这里,他将狂傲不逊的本质展现的一览无余,第二次单飞的时候,因为想小解,便将飞机降落在柏油马路上,把几十辆车堵在道路中间,他却没事人似的下飞机跑到树下撒了一泼尿,然后又飞回基地,要知道这种行为足以上军事法庭,但在教官的爱护下只给他停飞一周的处罚。

1940年8月,航校成绩合格的马尔塞尤以候补军官的身份调入教导联队进行实战磨合,为什么是后补军官?这是对他平时目无纪律的惩罚,可惜,这个惩罚对马尔塞尤毫无影响。他经常驾驶着Bf-109战斗机违反纪律,不服从指挥,私自接敌作战,虽然他获得七次空中胜利,并被授予铁十字勋章,但他的指挥官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十分厌恶他。然而这个天才的飞行员带给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的“惊喜”远不止如此,只要有机会,马尔塞尤就会展现出桀骜的性格。

当几位将军来观摩飞行联队训练的时候,马尔塞尤因飞行技术最好而被安排在最后进行压轴表演。一开始出场,他便离地两米超低空飞行,紧接着飞机冲向场中央的一根柱子,他要用机翼挑飞柱子上的手帕!身经百战的将军们看到这惊险的表演,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危险的动作,稍有不慎就会机毁人亡,当飞机接触到手帕的一瞬间,马尔塞尤拉起飞机,手帕掉落,飞机驰骋天空,全场掌声雷动,久久不息。当然,这次完美的飞行换来的是五天禁闭。

以一敌七,一战成名

1941年,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终于将毫无纪律的马尔塞尤送到了第27战斗机联队。1941年4月中旬,该联队被调往北非,去支援缩在基地里,被英国打得不敢出来的意大利空军。在这个部队,马尔塞尤过得很开心,不但收获了友情,更是将自己的才华向世人展现。1942年,马尔塞尤驾驶Bf-109E出任务后返回基地时,遇到了7架突袭基地的英军P-40战斗机,七架飞机开始围攻黄色的14号战机,当所有人都认为马尔塞尤凶多吉少时,这个天才飞行员带给大家一场高水平的个人表演。只见Bf-109E战斗机拉起后迅速点射,打爆一架英军飞机,然后扭头加速就跑,英军飞机为了袭击基地,并没有继续追击,马尔塞尤转身飞回,又冲进英军机群打掉一架,在英军飞机追击他时,马尔塞尤将飞机减速,轻飘飘的慢了下来,后边的英军飞机猝不及防,飞到了马尔塞尤的前面,瞬间被干掉。几分钟时间,在7架敌机的包围中打下来三架,剩下四架为了避免全部折损在这里,快速撤退,马尔塞尤以一敌七,“非洲之星”一战成名!

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

1942年2月,马尔塞尤斩获50架战机,6月6日,战绩升到75架,6月15日达到91架,6月17日战绩过百,101架。在9月份他共击落54架,这是他效率最高的一个月,在9月2日这一天,他三次出击,击落了17架,其中有8架在10分钟之内被打掉。直到9月26日,马尔塞尤的战绩达到了158架,并获得德国最高等级的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

马尔塞尤取得如此战绩,除了靠他的天赋外,还有后天的刻苦努力

为了研究英国人的“环形防御大阵”,他冲进圈中被乱枪打穿,报销了4架Bf-109战机。

环形防御大阵

英国人的“环形大阵”可以使每架飞机的尾翼被后方的友机覆盖,这样的阵型让所有飞机的视野没有死角,任何敌机都会被己方飞行员发现而击落,这种战术非常有效。为了破解英国人的飞机大阵,马尔塞尤以身犯险,在损失四架飞机后终于开发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术。马尔塞从高空俯冲到防御阵型的圈子中间,穿过“圈子“后拉起,翻个跟头,掉转机头,在急转弯时使用短距离高角度偏转射击,这种近距离的极端机动使飞机变得“隐形”,让对方无法发现,尤其在圈内攻击盟军飞机时,马尔塞尤常常大幅降低油门,以降低速度来缩短转弯半径,这种非常规操让敌人在战斗过程中根本无法预料,防不胜防。

马尔塞尤俯冲拉起的过载达到7个G,转弯时还会产生巨大的离心力,普通人在此时已经出现“黑视”状况了,而他却能保持高精度射击,这是怎么做到的?

一般情况下,健康的成年男性,能承受的过载极限不超过6.5个G,在5G时就会眩晕、恶心,到了6.5G就会出现昏迷,而健壮的运动员一般在 7.5G 也会昏迷。战机在做加速、爬升、转弯等动作时,速度变化快、方向不定,产生的过载会更大,造成飞行员大脑缺血,出现黑视或晕厥等现象。马尔塞尤为了提高身体的适应能力,制定了训练计划,他疯狂的加强腹部和腿部肌肉,让他的身体可以承受巨大的加速度,在过载的环境下坚持更长时间。不仅如此,他还训练眼睛。马尔塞尤为了让他的眼睛适应沙漠中强烈的阳光,他摘下太阳眼镜,将眼睛暴露在阳光下,不再喝酒而喝牛奶,为眼睛补充营养。就这样,在强烈光照的环境中,他的眼睛可以看得更远,使他快速发现对手,更早采取行动。马尔塞尤在身体和战术的双重加持下,让自己处在理想的攻击状态中,成为具有超强能力的战斗机飞行员。

一架新飞机导致的悲剧,传奇结束

马尔塞尤以极高的效率不断刷新战绩,如果以这个速度发展下去,黑色死神埃里希·哈特曼的王者宝座就要换人了。可惜,一场意外,夺去了这位绝顶天才的生命。9月27日,马尔塞尤收到了一架新的bf-109战机,起初马尔塞尤并不想更换,但在南方战线最高指挥官阿尔贝特·凯塞林的命令下,他才在三天后使用这架新飞机。

9月30日,马尔塞尤执行战斗任务时,新飞机的发动机冷却系统发生故障,发动机开始起火,驾驶舱内充满烟雾。在同伴们的鼓励下,马尔塞尤继续坚持飞行了三分钟,当他到达德国控制区时,马尔塞尤已经毒性缺氧,视线被驾驶舱内的烟雾阻挡,他的飞机失去动力,开始下坠。当他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向空中时,被湍急的气流卷向后边,胸部左侧与战斗机的垂直稳定器发生碰撞,这种撞击是致命的,让他彻底失去意识,没有机会打开降落伞。在同伴的注视下,马尔塞尤如同流星坠落地面,当场死亡,非洲之星从此陨落。

马尔塞尤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他击毁敌机的效率之高举世罕见,然而面对杀戮,他却充满了迷茫与愧疚。

1940年8月,马尔塞尤首次与英格兰空军进行战斗,战斗中,他击中对方飞机,飞机坠入英吉利海峡,这是他的第一次胜利,但他没有丝毫的喜悦,充满了悲伤。马尔塞尤在致母亲的一封信中说:“今天我击落了我的第一个对手。我一直在想,这个年轻人的母亲得到她儿子死讯时的感受,我应该为这次死亡负责,我很伤心,而不是对第一场胜利感到高兴”。

在此之后他如同骑士一样带着仁慈之心对待敌人,在他看来,击落是目的,而不是杀人,当对方驾驶员出现生命危险时,他有义务去帮助他们。为了让受害者有更多的生存机会,马尔塞尤总是瞄准敌机的引擎,避免对驾驶舱射击。当他看到对方因受伤而无法从驾驶舱窗观察地面环境时,他会与敌机伴飞,试图引导他的受害者进行安全着陆。他甚至在敌方机场上空飞行,冒着被防空炮火击落的危险,将带有坐标位置的信件丢给敌人,来传递战斗中被击落的盟军飞行员的消息,以便能够找回他们的人。

1941年9月16日,马尔塞尤飞向澳大利亚在利比亚设立的机场,在防空炮火中,用信件传达了一个信息:他在前两天击落的飞行员佩特斯中尉正在利比亚的一家德国医院接受治疗。1942年2月8日,他飞过敌方机场时投下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飞行中士哈格里夫斯被抓获并且没有受伤。

他认为这是一种忏悔,即使违反军纪,也要坚决执行。据统计,被他的击落的飞机中,大部分受害者都幸存下来,保守估计超过130人。

虽然身为德国军官,但他不喜欢纳粹,更反对种族屠杀

马尔塞尤不是纳粹党的成员,也不喜欢纳粹党。当被问及是否会考虑加入时,他玩世不恭的回答:“如果是一个值得加入的政党,我会考虑,但必须有很多美女”。

在德国军人狂热的崇拜希特勒时,马尔塞尤却很反感他,对他的种族理论不屑一顾

作为一位有天赋的钢琴演奏家,马尔塞尤应邀在Bf-109的设计师梅塞施密特博士家中演出,参加聚会的嘉宾有阿道夫·希特勒,纳粹党主任马丁·博尔曼,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马尔塞尤根据指示,演奏了希特勒最喜欢的贝多芬钢琴曲,美妙的音乐给在座的嘉宾留下深刻的印象,紧接着,马尔塞尤在一众大佬面前演奏美国爵士乐,这是希特勒最痛恨的曲子,却是马尔塞尤最喜欢的。希特勒脸色铁青的站起来,摆摆手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听够了”,然后离开了房间。

马尔塞尤与他的朋友爱德华·纽曼谈论过这次见面。纽曼回忆说:“马尔塞尤认为希特勒是一个古怪的人(Marseille said the Führer was a rather odd sort)。面对希特勒荒谬的种族理论,马尔塞尤更是不屑一顾,他甚至与南非黑人战俘成为好友。

为了不再帮助纳粹制造杀戮,他选择当逃兵

当他被召回到德国时,注意到周围已经没有犹太人了。他的邻居、他的犹太家庭医生都消失了。当他从同事口中听到消灭欧洲犹太人的计划时,十分震惊。马尔塞尤在意大利获得墨索里尼奖后便失踪了,为了不再帮助纳粹制造杀戮,他躲藏起来。然而,德国的盖世太保抓到了他,以他的未婚妻作威胁,迫使他返回了部队,部队的战友们看到马尔塞尤情绪非常不好,满脸的沮丧。

结语

马尔塞尤是一名军人,有军人的天职,他只能服从国家的命令,尽管这个命令是侵略的、非正义的。但这并不代表马尔塞尤没有良知,在不断取得胜利的同时,他的内心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最可悲的是,他无从选择,就连放弃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他能做的只有尽量减少杀戮。对整个战争而言,马尔塞尤的拯救行动无异于杯水车薪,但让世人看到了他的骑士精神,拥有怜悯和同情之心,这是整个二战战场上几乎消失的人性光芒,相比较其他空战中,互射飞行员的行为,更显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