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中世纪的贵妇杀手:铅汞化妆品

如果我说中世纪死亡率最高的阶层是骑士,我想大家都会非常认同。因为在那个黑暗时代,人们只有依靠武力才能获得生存空间,而这些人往往要付出最沉重的代价:生命。

但是,如果我说有一个阶层比骑士还危险,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会摆出一张黑人问号脸。

没错,这个阶层就是欧洲中世纪的贵妇,而她们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有毒的化妆品。

中世纪的化妆习惯有多危险?

几个世纪前,上流社会的女性和今天的女性一样都热爱美容和化妆。然而,它们的原料却截然不同。

为了拥有完美无瑕的皮肤,文艺复兴早期的贵妇人会使用含有矿物、醋、砷、氢氧化物以及碳酸盐的化妆品。她们还会使用水银粉底,并在上面撒满含砷的粉末。

尽管这些重金属化妆品给了中世纪女人梦寐以求的雪白肤色,但同时也将瘫痪、痴呆和死亡带到了她们身边。

历史上最著名的化妆品中毒案例很可能就是伊丽莎白一世女王。

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使用含砷、汞和铅等化妆品超过40年的伊丽莎白女王一世极有可能患有重金属中毒。

因为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女王失去了食欲,精神以及健康的身体状态。她经常会和佣人们发脾气,有时还会向她们扔化妆品和刷子。

女王的教子,约翰·哈林顿爵士( Sir John Harington),曾注意到她“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沉稳,但……她似乎能比以往更为直率地对待自己。”

虽然伊丽莎白一世一生都在采取明智的措施,以确保她的人身安全。但就像所有中世纪的君主一样,她表现的傲慢又偏执。她经常说,耶稣会士企图暗杀她。

约翰·哈林顿爵士还回忆道:“在伊丽莎白晚年时期,她会在密室里来回走,一听到坏消息就用脚急跺地板,还不时愤怒地把生锈的剑刺进挂毯里。

也许正是致命的化妆品加速了她的死亡。

随着众多老朋友的去世,女王变得越来越孤独和沮丧。最沉重的打击发生在1601年,当时她的年轻追随者,埃塞克斯第二伯爵罗伯特·德韦罗(Robert Devereux),因叛国罪被处决。威尼斯大使乔瓦尼·斯卡拉梅利(giovanni scaramelli)报告说:“她突然变得孤立无援,她不愿意过得如此难过,尤其是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她的日子似乎还有很多,但现在她不允许悲伤战胜自己了。”

但就在女王余生的最后两年里,她常常会坐在黑暗中哭泣。伊丽莎白都铎,一个狡猾、精力充沛的政治家,却变得优柔寡断、爱发牢骚,似乎失去了对权力的控制。

她周围的人认为她只是变老了,但也许正是恐怖的有毒化妆品才急速了她的死亡。

如果说你认为伊丽莎白一世的例子不够典型,那么接下来我们要介绍的这位贵妇,是已经被证实因化妆品中毒而死亡的确切例子。

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是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和其子亨利二世在位期间,一位重要的宫廷贵族女性,后来成为亨利二世的“首席情妇”。

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在16世纪法国权倾朝野的情妇死于重金属中毒,因为她每天都要喝一瓶液态黄金来“保持青春”。

这位可爱的金发女郎曾不顾一切地想变年轻,因为她比亨利二世大19岁,为了保持年轻的容貌,她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措施。

当法国研究人员在2008年发现波迪耶的遗体时,他们检测到她的尸体中含有过量的黄金,以至于其中一些已经渗入到尸体周围的地下。

她遗体的汞含量也极高,这些金属的毒性损伤了她的肾脏,引起神经系统疾病,还导致其骨头变得异常脆弱,并使她的大小肠子都发炎了。

总而言之,金属中毒杀死了这位美女,而罪魁祸首就是她赖以生存的化妆品。

diane de poitiers

一本来自十六世纪的医学书中曾出现了一个饮用黄金的配方,它建议患者每月饮用一次黄金,能够永驻青春。但据一位拜访过波迪耶的作家说,她每天都会喝这种液体黄金。尽管这种致命的药水为她提供了梦寐以求白皮肤,但也最终带走了她的生命。

面膜

此外,16世纪还流行由水银和松节油制成的面膜,人们会将它们放在皮肤上八天,然后用蒸汽和面包擦掉。

祛除伤疤

为了使丘疹变干,女人们会在脸上抹上一层厚厚的牛粪。她们还会从镇上的刽子手那里获得人体脂肪来填补天花的伤疤。

护手箱

还有,为了获得柔软、白皙的手,中世纪的女人们会把它们塞进刚被杀死的动物内脏里。她们认为,鲜血是最好的护手霜。

美白牙齿

当然,为了获得一口漂亮的牙齿,中世纪女人也是不余遗力。人们会碾碎谷物、浮石、芦荟、醋、蜂蜜、肉桂、珍珠、象牙碎片、以及核桃,然后用银或金箔将其煮熟。随后,他们用一块布把这些混合物涂在牙齿上。

其实,这里的银箔和金箔一点用处都没有,而磨砂状的粉末才是真正能去除牙釉质的关键。但由于中世纪的科技十分落户,人们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所以才在不知不觉中丢掉了性命。

染发

关于头发,中世纪的女人也十分讲究。

在伊丽莎白时代,大多数英国妇女都会模仿女王,所以红头发是时尚的顶峰。

宫廷妇女会用硫磺和红花花瓣制成的粉末给假发上色。不过,硫黄的毒性很强,会经常导致头痛、恶心和流鼻血。

所以在16世纪,作家迈斯特·亚历克西斯(Maister Alexis)又为女人们研究了新的方法。这其中就包括对红矾、石矾、锑和硝石的使用,亚历克西斯称这些物质“能安抚大脑和记忆。”,并让秀发”金光闪闪”。

事实上,如果使用锑、碱液、红矾、石矾和硝石这几种都有毒性的物质染发的话,我们不知道它们的量是否足够致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很大概率上,她们一根儿头发也不会留下。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们愈发想要一头华丽且浓密的头发。后来,在1675年,有人建议用“山羊粪的灰烬”涂抹头部。秃顶的男人们还会把老鼠的粪便和蜂蜜、洋葱汁混合在一起,涂在秃顶上。

1561年意大利畅销书《伊莎贝拉·科尔特斯夫人的秘密》(《 Secrets of Signora Isabella Cortese》)中,曾建议:“取四五勺生石灰粉,两便士含金氧化铅,两便士银,把它们都放在研钵里,然后研磨。”,“再把普通的水烧热,将它们倒在水里边,然后用它洗头。”

砷和老虱子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虱子一直是个棘手问题,从最肮脏的小屋到最宏伟的宫殿,人们都拿它毫无办法。

17世纪的英国内科医生罗伯特·佩梅尔(Robert Pemell)在他的一本关于儿童疾病的专著中,曾建议将砷、水银和白喉(一种致命的花)的混合物涂在头皮上,或者将头发与浓汞水和砷混合洗涤。

16世纪的法国皇家医师Ambroise par也建议人们应用速溶的银和黄油混合在头上涂抹,以达到抗击疾病的效果。对于身上的虱子、跳蚤和臭虫,他建议病人穿一条沾有水银和猪油的布条,直接把它们放在腰部皮肤上,就像皮带一样。

他认为水银会毒害昆虫,油脂会使它们窒息,尽管这种条状物的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此外,砷不仅用于去除身上的虱子,还用于去除毛发。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尽管女人的胳膊和腿总是被厚重的衣服覆盖着,但有些女人仍然喜欢光滑的腿和腋下。

所以,作家亚历克西斯还为女人们提供了一些脱毛的建议。其中就包括一种“使毛发从身体任何地方脱落的药膏”,它要求混合8个蛋黄,1盎司砷硫化物,部分蛋白和碱液。

“把你要掉头发的地方抹上一层油,”亚历克西斯说,“然后把药膏放在上面一刻钟或更长的时间,再用温水把地方洗干净,所有的毛发都会掉下来。”

综上,我们不难看出,中世纪乃至16、17世纪的化妆品都含有极强的毒性。

所以说贵妇是最危险的阶层一点也不为过:她们追求美的初衷是对的,但是,因为时代的局限,认识的局限,让她们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手段来获取美丽,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