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的“比丘尼肉身菩萨”——仁义师太的传奇一生

她本是富家千金,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为伴,却自幼潜心向佛,接济寺院,出家为尼。

她本是普通女尼,却毅然参加抗美援朝,用自己的三寸金莲脚,救回无数志愿军战士。

她本是中医大夫,却从不以此谋生,免费为人治病,一生行善,治病救人。

入世行医,出世求法,她就是仁义法师,中国唯一的女性肉身菩萨!她的人生就是一个圆,从五台山出家到搞美援朝再到九华山,她一生念佛,一生行医。

出 生

1911年,辽宁沈阳一个富裕家庭里一位女婴呱呱坠地,父母视若珍宝取名姜素敏,带着父母对她大家闺秀的期望,素敏自幼被送至私塾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比起千金小姐该干的事,七八岁的素敏更喜欢偷偷去附近庙里听和尚诵经念佛,跟随庙里的和尚学习中医,也一度从家里取粮食接济寺庙,耳濡目染的佛法熏陶下,15岁的素敏出家的念头逐渐清晰和坚定。

父母得知她要出家的想法有如晴天霹雳严厉拒绝,并迅速的为她寻得一门亲事,在父亲的严厉和母亲的哀泣下,素敏远嫁吉林通化。此时的素敏开始潜心学医,主攻针灸,这也为她今后的行医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出 家

天意弄人,婚后十来年,素敏未能生一儿半女,加之丈夫的早逝,素敏深藏心底出家的念头再次萌发且不可收拾,这时29岁的素敏终于开始踏上了自己心灵的归属。1940年,素敏直奔五台山,在显通寺削发出家,法号“仁义”。

出家后的仁义法师严持戒律,难行能行。和现在一般的女尼不同,仁义法师的修行是农禅并修,农禅并修是一种非常纯粹的修行方式,也就是我们说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是古代禅宗修行的一个法门,现在因为社会的浮躁和功名利禄这种农禅并举的修行已经逐渐被遗忘和淡出。在出家修行的这段时间,仁义法师还潜心学医,常年携带一个200来斤的石磨盘研磨草药为人义诊。1942年,仁义法师入沈阳中医学院钻研医学4年,她的医术已经有了极高的造诣。

从 军

仁义法师不仅是一个忘我的修行者,她还是一位医术仁者,更是一位大无畏的爱国者。

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仁义法师毅然报名参加志愿军进入战场,很难想像曾为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的仁义法师,靠着她的三寸小脚,是如何背着药箱在枪支弹雨中,九死一生穿梭救治无数的伤残军人,她的左手腕在战场上被子弹击穿,这位瘦小而伟大的女性,她强忍疼痛口念大悲神咒,简单迅速的包扎完自己又冲入弹林。

她手腕上的枪伤,是她爱国报国的永恒印记!

战争胜利回国的仁义法师,在医术这条修行路上,她又走了30年。

修复通林禅寺

1983年,仁义法师朝圣九华山,先后住甘露寺、菩提阁最后往通慧禅林。通慧禅林背倚东崖巨峰面朝地藏塔基,环境清幽意境古雅,但禅院年久失修残墙断壁破败不堪,仁义老师太发愿重修古寺重振道场!

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凭着三寸小脚,凭着超乎寻常的愿力和毅力,用尽她一生辛苦劳动省吃俭用、挖草药做药丸行医看病、变卖农产换来的所有钱财,内外忙碌,奔波操劳,让通慧禅林宝地重光,道场复兴!

她留下的是一个禅林,更是她爱教忘我、爱寺忘已,无私奉献的精神,是巨大的佛教精神财富!

行 医

仁义法师一生行医,一生行善,从不收取出诊费,为数以千计的病人带来健康和福音。

在漫条的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无论她行至哪里,总是随着携带着一个约二百来斤的石磨盘。有人劝她出行带石磨太麻烦不要带,仁义法师说:“病人哪里都有,病情需要随时调制药,没有石磨子,我怎么去制药?”

有时候仁义法师会遇到一些有可能传染的病人,有人劝告她远离些注意点,她答复说:“救死扶伤是天经地义的,医生为人治病怎能有所保留? ”

也不乏有人不懂她并不缺钱花为什么还要如何辛苦又看病又治药,这位老师太微笑的说:“如果我要赚钱那我出家干什么呢?健康就是最大的福报!”

圆 寂

85岁时,仁义老师太圆寂。临终前告诉弟子她要走了,走后不要火化,要坐缸。弟子们问她坐缸有把握吗,要是三年开缸不能成就反为一缸臭肉岂不让人笑话吗。师太十分平和的说:我去过兜率天了,我已修成菩萨果位,未来教主弥勒佛封我名号为悦殊菩萨,我去后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1995年农历十月初七晚七时,仁义师太在弟子们口念南无阿弥陀佛的圣号中脸带微笑,面目慈祥安然示寂。弟子们按她的遗愿坐缸放置半山坡。

1999年1月2日在她圆寂后三年零二个月,弟子思尚法师和修贤法师打开存放仁义师太的坐缸,当时的情景在场人都惊呆了,仁义师太端坐缸内,脸面栩栩如生,黑白头发长出寸长,牙齿完好,皮肤毛孔清晰,尸身存有弹性,然而女性特征已无存,用佛教学说解释修成正果已没有男女之分。让人惊奇的是她的左手指稍抬高做针灸捻针姿势,这是她几十年来为病人扎针的手势!

仁义师太,一位平凡的女性,一位平凡的医者,一位普通的僧人。过着简单朴素的日子,几十年如一日虔心向佛,为病者医治身体,为祖国还俗从军!

这座九华山唯一一尊女肉身,中国佛教史上出现的首尊比丘尼肉身,她是比丘尼的骄傲,是九华山的骄傲,更是中国佛教界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