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开拖拉机到卖冰糖,再到生产泡面,在行业萎缩之际却逆势增长

从2013年开始,中国方便面市场开始走下坡路,尽管最近两年的销量有所回升,但前景仍然不容乐观。以康师傅为例,过去五年时间里其市场份额下滑近10%,由2014年的57.1%降至2018年的48.8%;统一的处境也很相似,尽管2018年的营收止跌回暖,但主要靠的是饮料板块。

不过,2018年今麦郎方便面的营收却逆势上涨20%,超越统一成为仅次于康师傅的行业老二。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今麦郎是怎么做到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来了解一下今麦郎的创始人——范现国。

一、勤劳致富

范现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他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幼年的贫困生活带给他最初的理想。20世纪70年代是中国经济最困难时期,他对生活的第一感受就是贫困和饥饿。小时候听母亲说家里用来盛放小麦的200多斤缸从未装满过,这激发了他对创造财富的渴望。

1978年,他到农机站学开拖拉机,用农机站最老的车创造了最好的效益。后来再到建筑队当小工,利用别人休息时间,自学抹灰、砌墙,乐此不疲。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勤劳才能致富,他也在这种潮流下开始了自己的创业。1992年,时年32岁的范现国靠着卖“老冰糖”积攒了20万元的积蓄。

二、独辟蹊径

在1994年3月,范现国和股东共同出资218万元成立华龙集团(今麦郎的前身),其中范现国持股24%,并拥有企业经营决策权。当时的背景是,全国有大大小小1200多家方便面企业,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华龙集团却选择另辟蹊径,将目光转去了三四五线和农村市场,以低价策略切入市场。在这样的指导下,华龙集团推出了五毛一包的华龙红烧牛肉面。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针下,2001年华龙的年销售额突破了15亿元,总资产达到了30亿元,产品覆盖18个省近2000个县城。

但是,正所谓“成也低价,败也低价”。由于华龙方便面一直扎根于小城市和农村市场,加上采取的低价策略,产品的低端形象可以说根深蒂固。2002年,为了彻底摒弃低端的品牌形象,华龙正式改名为“今麦郎”,以期望完成“最后夺取城市”的发展目标。

至此,今麦郎在一二线城市与康师傅、统一发生正面碰撞。在70%的市场份额被康师傅、统一瓜分的背景下,今麦郎押注“弹面”这一新概念品类,在邀请明星做代言的同时,”弹面才好吃”这一消费主张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受。

三、合作共赢

与其同时,范现国也开始寻求与外资的合作。2004年,今麦郎与日清食品株式会社合资,成立了华龙日清食品有限公司。靠着全世界第一家生产方便面企业的调味技术和制面手艺,今麦郎弹面在市场上大获成功,销售势头强劲。

2006年,华龙日清食品有限公司与统一合作,成立今麦郎饮品公司,正式跨界进入饮料行业。靠着技术、品牌和渠道三方面的优势,今麦郎不仅拓宽了涉足的领域,而且在方便面市场也开始威胁到康师傅的统治地位。

2014年,范现国全力聚焦零售1.5元的大今野系列方便面。除了精心挑选的好食材之外,大今野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在于,主打加100g面饼的实惠包装。正是靠着这种“看得见”的实惠,大今野一经推出就成为了今麦郎的爆款。到2015年,今麦郎的销售额超过了100亿元;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超过了200亿元。

关于范现国的故事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