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崇华:台湾“绿巨人”

“我在大陆出生,台湾成长、创业,如今事业版图遍及五大洲,看到大陆改革开放40年来的转型升级,台商到大陆投资,精进生产技术,善用劳力密集资源,促进大陆出口贸易,台商对大陆经济成长的贡献,功不可没,两岸合则两利,这是不争的事实。”

——郑崇华

虽然郑崇华出生于1936年,但我们还是决定把他放在本次国庆特别策划“生于1949”系列报道中。

因为对于郑崇华来说,1949年意义非同一般,这既是他起跳的立定点,也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1949,年少的郑崇华跟随三舅去了台湾,从此,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大陆在这头,他在那头。他靠着自己的不懈奋斗在海峡对岸开创了宏伟的产业帝国。从一个十五人的田间小厂,成为全球第一的交换式电源供应商。

70年前背井离乡去台湾的郑崇华,在大陆出生,台湾成长、创业,如今事业版图遍及五大洲。他亲眼见证到大陆改革开放40年来的转型升级,台商到大陆投资,精进生产技术,善用劳力密集资源,促进出口贸易,两岸合则两利,这是不争的事实。

郑崇华始终关注着国家的发展,并将企业的发展融入到国家的时代洪流。

2012年6月,76岁的郑崇华正式宣布退休。

在气氛凝重的台达股东大会上,郑崇华表现得异常平静。倘若抛开所有头上的光环,性情平和的他,和坐在台湾骑楼下喝茶下棋的普通老伯伯并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在台湾产业界,他却是与张忠谋、施振荣以及郭台铭齐名的企业家,这位专注于节能环保产业的先行者被大家称为“绿巨人”。

如今,83岁的郑崇华寄情花草,享受着悠闲的退休生活,只是在偶然间他还是会回想起70年前来到台湾的那一天,回想起自己这几十年的奋斗经历。

70年前的那天,台湾海峡乌云密布,为躲避战乱继续学业,13岁的郑崇华只身随三舅到台湾念书。临别之时,父亲再三叮嘱:务必专心读书,不可妄言政治。只是那时,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35年。

少年时期的郑崇华是孤独的,作为一个外省的孩子,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他常常受到当地小孩的欺负,于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业上,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成功大学的矿冶系,后来又转到了电机系。在夜深人静的晚上,郑崇华时常会坐在学校的大操场看星星、看月亮,想象着海峡那边父母也正看着月亮,不知不觉眼中早已满含了热泪。

创立台达的1971年,郑崇华36岁。

此时的他已经先后在亚航仪器部和美国TRW公司工作了10年,不仅接触到了先进的电子科技,还积累了丰富的工厂生产管理经验。

在这个时期,台湾的电子部件大部分依赖进口,市场的供应缺口非常大。而正好郑崇华的工作也面临瓶颈,有人建议他自己创业

1971年,郑崇华筹了30万元启动资金,在台北新庄民安路的一个田埂边成立了台达电子。

从一个15人小工厂,发展为一个在全球拥有100多个营业据点,41座生产工厂,55家研发中心,并雇佣7万多名员工,年销售额高达7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5%的产业帝国,郑崇华用了41年时间。

纵观台达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堪称是对企业使命的完美诠释,它将承担社会责任作为发展主线,在众声喧嚣的年代“宁静的崛起”,成为将企业效益与履行社会责任完美结合的典范。

台达创立不久,便遭遇了全球第一次石油危机。受此波及,郑崇华失掉了很多订单,没有了订单来源的公司时刻都在破产的边缘徘徊。郑崇华自己已经焦头烂额,为了稳定工人情绪还必须故作镇定。他一方面动用各种关系筹款给工人发工资,另一方面采用轮休的办法减少产量。

就在公司难以为继之时,转机出现了。

老东家TRW向郑崇华抛来了橄榄枝。原来他在TRW任职时曾帮生产经理解决了一个生产问题。后来生产经理换人后,对于同样的问题仍然束手无策。无奈之下,TRW找到了郑崇华。这一次和老东家的合作,不仅让郑崇华度过了难关,也成为了台达电打开国际市场的契机。

但国际市场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战场,想要在里面谋求一席之地,较之在台湾市场的竞争更为残酷十倍,郑崇华的制胜之道是“谋道不谋食”。避免和对手在同质产品市场上的竞争,采用差异化的策略并为客户提供更高的附加值。

凭借独特的经营智慧,RCA、飞利浦、西门子、根德、增你智(Zenith)等美国大公司纷纷成为台达的客户。

尽管在创业的第一个十年就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台达还是实现了五年内营业额突破100万美元,年平均年增长率近七成的高速成长。

1980年代,恰逢个人计算机的普及刺激了开关电源的需求,郑崇华再次次抓住了市场机遇,带领台达电转战电脑市场,切入电源噪声滤波器领域。

凭借着产品优异的品质,台达电很快将Apple、Digital、惠普、IBM、戴尔等世界顶级企业收入自己的客户清单。

郑崇华坚信,产品的质量和竞争力一定是使公司屹立不倒的核心因素。一直以来,台达的产品都是属于技术门槛较高的,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能随便进入的领域。在他的自传——《实在的力量》一书中记载着台达和IBM合作的一个细节:

1981年,台达电开始量产电源噪声滤波器,希望能供货给IBM。产品送过去之后,外壳并未通过环境测试。这个产品已经量产很多,从未有客户抱怨过外壳有问题。后来郑崇华才得知,IBM的标准非常严格,必须接受长达一年的的盐水和湿度测试,在了解情况之后,台达就使用了更为严格的标准,终于拿下了IBM的订单。

不难看出,郑崇华的逻辑是,让挑剔的客户来带动产品的技术能力和质量提升。

此后,台达开启了全面的全球化进程:在欧洲、美国、日本等地设立办事处;在墨西哥设厂,成功打入惠普和苹果的供应体系;在泰国设厂,将生产线转移至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的东南亚地区。

1984年,两岸关系有所缓和。在与父母阔别35年后,郑崇华首次回到大陆见到了年迈的父母。

尽管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但郑崇华一直牵挂着自己的家乡,牵挂着海峡西岸的那片土地。看到改革开放后,旧时贫穷落后的大陆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郑崇华倍感欣喜。“小时候,我们华人常常受到歧视,现在国家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经济、政治实力越来越强,我由衷的感到自豪。”

之后,郑崇华一直关注着大陆的发展。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缓和,1992年郑崇华来到广东东莞,设立了台达集团在大陆的第一家工厂;1999年,台达又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发展先进节能科技。此后,台达不断地加大在大陆的布局。如今,在中国大陆,台达共设有23座研发中心。

21世纪以后,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加上终端电子品牌直接面临的市场压力,2008年台达出现了成立以来唯一一次负增长,营业额下降12%。

郑崇华感到了改革的势在必行。

2009年,郑崇华确定了三个改革策略:第一,利用原先代工技术积累转型先进制造业;第二,利用电子制造业积累的成本优势;第三,培育未来技术。台达自2010年起从ODM代工升级转型为DMS(Design+Manufacture+Service设计+制造+服务)模式,为客户提供光伏系统整体解决方案。

改革后的台达再次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如今,台达的研发据点遍布全球,包括台湾、大陆、泰国、日本、美国及欧洲等地。2015年,台达有超过7,000名研发工程师进行各项全球性的研发计划。

2012年,郑崇华宣布退休的前两个月,马英九来到台南科学园,造访了台达的绿色工厂。这座工厂不仅有阴影变化的外立面,还有结合太阳能光电的绿色生态中庭,以及一片为野鸟、昆虫提供栖息地的原生植物密林与绿地。得知这座工厂被国际机构评为“钻石级绿建筑”,可以节能30%节水50%后,马英九不禁称赞郑崇华为“台湾第一环保狂人”。

这一年,76岁的郑崇华宣布退休。但,由他创立的台达集团仍然在世界的产业浪潮中踏浪前行。

“身为中国人,我爱中国。来到台湾70年,我幸运地遇到了勤劳善良的台湾人民的帮助,我也爱台湾老百姓。”

今天,郑崇华已经完全退居幕后。回顾自己的一生,他时常感叹,大陆原乡和台湾家乡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际遇都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是它们共同造就了一段人生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