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小鸟创始人:我要为北欧硅谷建一条海底隧道

在最近举办的Slush上海科技创新峰会上,愤怒的小鸟之父&Slush创始人Peter Vesterbacka向小编分享了自己在离开效力多年的游戏开发商Rovio Entertainment之后的创业故事。从开发出全球知名爆款IP愤怒的小鸟到研究人工智能与教育的结合,并建造耗资150亿欧元的海底铁路隧道,Peter作为一名企业家的雄心可见一斑。

愤怒的小鸟之父:曾花6年时间开发51款游戏

为了报复偷走鸟蛋的肥猪们,愤怒的小鸟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利用弹弓将自己弹射出去攻击肥猪们的堡垒。这款于2009年12月首发于iOS的休闲益智类游戏在发行后一炮而红,推出的短短3年内全球下载数量就已超过五亿次,2014年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并由此开发出了自己的商业IP,推出了一系列衍生业务包括电影、动画、周边产品、表情包、主题游乐园等,成为了一种全球现象。

而它背后的开发商,成立于2003年的芬兰游戏公司Rovio Entertainment也凭借着该游戏一扫六年窘境,一举成为新一代移动互联网创业之星。但这样的成功并非偶然或幸运,在愤怒的小鸟上线之前,Rovio就已经开发推出了51款游戏,而Rovio当时的策略便是不断地推陈出新,直到打造出一款爆款游戏,再将它拓展至所有合适的平台。

绰号为“无敌鹰”Peter在愤怒的小鸟游戏开发以及品牌推广阶段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Rovio的首席营销官,他通过打造愤怒的小鸟IP将这个芬兰的益智游戏带去了全世界,并因此被称之为愤怒的小鸟之父。

“你需要一直保持一个长期的伟大目标,在设立了这样一个目标后再进行细分布局,一步步去考虑,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短期的计划应该是怎样的。但你也必须知道这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愤怒的小鸟之前经历了)51款游戏,6年的时间。你只需要相信自己总会成功的,而这之前的51款游戏也并非失败,而是成长学习的经验,”Peter说道。

当然,仅仅拥有雄心壮志是远远不够的。与打造愤怒的小鸟这样的游戏类似,若想要创造出现象级的全球爆款产品,Peter认为在产品开发初期,用户体验是至关重要的。我想要带给用户怎样的体验?对于不同的客群而言,是否需要提供不同的使用感受?这些都是创业者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无论是在游戏、教育还是服务业,如何有效地大规模提供高质量的用户体验才是创作出现象级产品的重中之重。

而目前一些独立游戏团队面临着人力少、预算少的困境,因此在品牌以及市场推广方面会稍有弱化。但Peter认为,品牌意识对于一款游戏的成功非常重要。“愤怒的小鸟不仅仅只是一个游戏,更重要的它是一个品牌IP,所有的包含游戏、电影、动画等都是围绕着这个IP去开发的。当每天都有700款新游戏上架时,如果你仅仅只是做一款游戏搭配简单的盈利模式,竞争力远远不够,而打造品牌形象可以很好地帮助你减少用户获得成本。作为一家企业必须时刻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想要塑造的究竟是什么?”

教育是永远的热情:让教师减少枯燥工作

2016年,Peter决定离开一同经历过风风雨雨的Rovio Entertainment,去再次探索自己的创业梦。同很多企业家一样,教育吸引Peter投入极大的热情。

芬兰的教育被公认为全世界最优异的教育体系之一,以其智能教育改革、高等教育福利、超优异师资以及去标准化考试和轻松自由的教学环境享誉全球。

而作为芬兰人,Peter一直想要将芬兰的优质教育带往全世界,并且吸引优秀的中国学生来到芬兰接受优质的高等教育。同时,芬兰在科技行业一直存在人才紧缺的现象,中国学生的到来也能为芬兰的科技公司带来更多的创新型人才。

目前,Peter的团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低龄教育机构Fun Academy, 并且在北京开设了两所幼儿园,依托芬兰的学前教育师资和理念,以趣味学习方法为导向,科学启蒙为特色,志在培养具有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的未来人才,为0-6岁的儿童定制适合的学习和发展计划。

而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下,Peter认为应该将技术赋能教育,通过人工智能来减少枯燥的工作,帮助教师更好地集中在教育本身,例如芬兰目前使用的利用AI在不受人为干预的情形下自主开发设计课程。

150亿欧元海底隧道,梦想构建“北欧硅谷”

2016年5月的一个夜晚,Peter正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一个创业活动上与朋友们一同共进晚餐。从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到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距离很近又很远。虽然仅仅只有86公里之遥,但若想要到达对岸,唯一的办法只有通过轮渡沿着波罗的海的最东面行驶两个小时,费时又费力。连接两地的想法其实早在1871年就曾被提出过,但从未得到实现。而5月的那一个夜晚,Peter做出了一个决定,let’s walk the walk, 他决心实现这个100多年前的梦想。

尽管在游戏届叱咤风云,但对于建设隧道,Peter却是个新手,此前并没有相关经验,也因此受到了许多质疑。

在此前与VICE的采访中,Peter曾表示:“尽管我没有基建方面的背景,但我对此的做法是:这能有多难?”在这个项目中,Peter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为项目带来关注和兴趣并找来资金以及技术支持

从零开始学习基建,Peter大胆的地方还不仅仅于此。作为一项耗资150亿欧元的项目,建设规模以及所需资金链均十分庞大,但Peter却选择将其作为一项私人项目吸引投资,不使用任何公共资金,从创业家的角度思维去完成这样一个庞大的基础建设项目。

赫尔辛基及塔林首都地区有约150万人口,人们由于工作及休闲的原因城市间交通往来包括货运方面十分活跃。该海底隧道是目前在建的全球最长的海底隧道,将跨越芬兰湾,连接芬兰首都和爱沙尼亚首都,成为连接亚洲与欧洲的重点。隧道长度达到103公里,将于2024年12月24日开启第一阶段通车,提供高速铁路运行服务,共设有4个停靠站点,连接了赫尔辛基-万塔机场以及塔林机场。

据官网显示,目前铁路服务单程票价为50欧元,往返票价为100欧元,1年期不限次数搭乘票价为1000欧元。

作为该隧道建设项目负责企业芬兰-爱沙尼亚湾区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Peter透露,公司在2018年年末获得了阿联酋ARJ控股集团的1亿欧元融资,并且与中国点石基金(Touchstone Capital Partners)签署了隧道建设融资150亿欧元的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点石基金提供的150亿欧元资金的三分之一将作为私募股权投资,三分之二作为债务融资。根据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显示,该项目将在运营后的37年开始实现盈利。

点石基金专注于一带一路项目投资,在东西欧、俄罗斯、澳大利亚、南北美洲、非洲等地拥有超过300亿美元的资金。据点石基金官网显示,其在融资上的合作伙伴有中国工商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战略合伙人则有中国交建、中材节能、中国中铁等企业。

“我们正在与中国中铁进行紧密的合作,中国拥有全球领先的铁路建设技术以及隧道施工技术,”Peter说道。“我们像做一个创业项目一样去对待该项目,有不同的融资阶段。我认为公共基础建设的项目可以从做创业者的角度中学到许多,而同时能拥有像中铁这样的行业领先成员加入也是一件很棒的事,这会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但Peter的“野心”并非仅仅一个隧道,未来,他希望能依托铁路的畅通运行,将两个国家连接成一个新的大都市区,并且建立一座能够容纳5万人口的人工岛,在赫尔辛基设立起新的科技中心,为未来构建“北欧硅谷”做基础。隧道的通车将会让两地首都之间的交通时间从90分钟缩短至20分钟,并由此吸引更多的大型科技公司、初创企业以及创新人才来到芬兰和爱沙尼亚。

这个隧道更像是一盘大局中的一颗棋子,我们想要构建的是芬爱湾区,不仅包含了芬兰、爱沙尼亚两国,还有斯德哥尔摩、瑞典、俄罗斯等国家。而在这块地区拥有着一部分全世界最棒的科创企业,例如通讯服务Skype、跨境转账平台TransferWise、诺基亚、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愤怒的小鸟、游戏公司Supercell等等。若能构建出这样的大型科技中心,将会实现加速当地经济增长、维持可持续发展以及大规模开发保障性住房等多个目标,”Peter激动地说道。

从游戏到教育以及基建,Peter在尝试多个跨领域的创新项目上始终秉持着一个理念:“创业的最佳时机就是现在,不是明天,不是后天。你总会遇见各种困难挑战,但不要一开始就去顾虑太多。当然前期需要做一些规划,但兵来将挡,在遇见问题的时候去解决它,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你必须相信自己会成功,勇敢放手一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