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与时:下嫁破产少爷,蜗居五年当家庭主妇,相守60年成人生赢家

自古美女多磨难,民国名媛圈里人生高开低走的千金大小姐有很多,但最终能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智慧女性却少有。席家“七仙女”之一的席与时当属一位。

你以为她持宠而娇,殊不知她在几年间体会到的成长代价,在不得意的年月里,她硬是把苦熬成了甜。

但她在流转的光阴里并不常被提起。幸而从流传下来的故事中,仍可以窥探她是这样一个人——在事业上不忘初心,在婚姻上不论贫富,在生活上静水流深,最终获得美满幸福,成为人生赢家。

席与时

1930年,上海席家花园迎来了第五个女儿席与时。由于她还有一位哥哥,所以如果是男女混排的话,她就排行第六。

从小家境优渥的席与时生活在上海东平路1号的席家花园,住的是老式花园洋房,占地有三亩多,三层楼,红顶黄墙。而屋内的装修设计也是当时极顶级的,凡是有木质的装饰,就少不了雕花。就连小楼底层的内廊用的两根柱子都是大理石的。

席与时小时候的许多快乐时光都是在屋外的草地上度过的。那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上面散置着休闲的遮阳伞,精致的竹质椅子,还有小孩子的各种玩具。更不可思议的是,草地旁边还有一个网球场,要是朋友们来家里做客,在那里拉上网子就可以打球了。

席家花园的豪华程度真是难以言喻,席与时分明就是一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说到她的出生,想必在当时那个年代也是连许多名门之后都羡慕的。

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席与时的曾祖父席正甫是近代中国最大的外资银行汇丰银行的买办。在她的父亲席德柄出生时,苏州东山席氏家族的实力已经很雄厚了。

当时席与时的父亲席德柄留学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读的是工科。但是由于席家在金融界的地位,他回国后就转入了金融界。

家世之显赫已经足够羡煞旁人了,可是还不够。席与时还继承了她母亲的高颜值。她的母亲黄凤珠出生于江南的大户人家,天生带有江南女性的美貌和气质。席与时比各位姐妹长得更像母亲,天生就是美人胚子。

除了优越的生活条件,席家人就如同平常人家一般,平平淡淡地享受幸福。父亲上班,母亲在家料理家务,孩子便去上学。工作和学习一天后,回到家中,有说有笑地一起吃晚饭。

席家花园

到了周末,母亲就常常带着席家姐妹乘车去街上购物。让席与时没有想到的是,本是和平常一样上街买点心的日子,却对她的后半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席与时九岁的一天,她和姐妹们像往常一样乘黄包车外出买点心。当她们买完点心正准备上车回家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群衣不蔽体的脏小孩。他们抢走了席与时手上捧着的点心,顿时把她吓呆了,甚至让她恼怒得想打人。

可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此后她又三番五次地被那群熊孩子抢走了心爱的点心。只是后来被抢的次数多了,她发现那群孩子真的太可怜了,他们也是饿得不行了才来抢她的点心的。

让席与时更心疼的是,那一群孩子当中,还有些是盲童,他们的眼睛看不见,就只能在一旁乞讨,有些也会和同伴一起过来抢食物。

看着这些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席与时虽然还无法理解为何这些孩子会没有大人照顾,但是她的心里已经暗暗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她将来一定要当老师,而且还要当盲童老师,开办盲童学校。她希望能让这些盲童像正常孩子一样念书,过上开心的生活。

民国时期的流浪孩童

然而席与时的快乐童年很快就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无情地抹杀了,原本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等她从悲痛中缓过来时,整个席家早已变得支离破碎了。

在那个特殊时期,上海的局势越发紧张不安。父亲席德柄去了重庆,哥哥席与文则前往美国留学了,只留下她姐妹几个和母亲待在家里。

当时席与时的大姐已经病逝,而三姐席与昭也嫁了人,剩下的几姐妹都还在读书。母亲考虑到女儿们的学习与安全,千方百计地要把几姐妹送出国去留学。

由于眼下条件不允许,母亲只能安排年长的席与明和席与萱先乘船去美国。本来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却没想到在两姐妹走后不久,就传来了美国邮轮被炸的消息。

无奈那时候的消息不像现在这样灵通,席与时她们根本无从得知被炸的那艘船到底是不是姐姐们乘坐的。一时之间,母亲瘫软下来,仿佛老了十岁。

直到确定了美国那艘被炸的邮轮并不是席家姐妹乘坐的那艘时,席与时的母亲已经病得太严重,再也无法康复了。再加上那时的医疗药物紧缺,她的母亲最后还是医治无效,死于伤寒。

母亲去世那年,席与时仅仅十二岁,她还来不及敬孝,母亲就早早地离开了。办完母亲的丧事,席与时就搬到了三姐席与昭的家中住下。

后来父亲席德柄回到上海当上了上海阜丰面粉厂的总经理。原以为生活就此能够平静下来,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的生活将席与时推向了更深的黑暗中。

1948年,席与时的父亲带着妹妹席与韵,还有后母欧阳氏,以及几位亲戚朋友一同开车去常熟旅游。当汽车开到太仓县的时候,极其不幸地发生了车祸,结果车上的人五死两伤。

经过了这接二连三的丧亲之痛,席与时也渐渐变得成熟起来,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只需要保持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她看到了现实生活的黑暗面,从前的幸福已经回不去了,剩下的需要自己去争取。

前排右三起是席与明、席与萱、席与景、席与时、席与昭

战争使整个家分崩离析,席与时从中看懂了许多事情。1948年,18岁的席与时离开了席家花园,留学美国。

来到美国,家境大不如从前,但是无论生活变成什么模样,她心里都一直惦记着那些无家可归的盲童,当初自己下的决心,她始终没有忘记。

读大学的时候,席与时选择攻读社会学和心理学。等到毕业以后,她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学习了两年,考到了教师资格证。她深信自己一定会将梦想坚持下去,后来她又去学习了盲文。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句话在全力以赴追逐梦想的人心里就是真理。席与时的所有付出终于等到了花开的那天,后来她果真在美国纽约当上了一名盲童老师。

虽说席与时只是盲童们的老师,但她对他们无微不至的照料,仿佛更像是他们的母亲一般。她每天都住在学校里陪伴这些孩子,不仅传授知识,更多的是照顾他们,尽可能地鼓励他们变得更好。

席与时所做的一切,孩子们和当地人都铭记于心,他们认为她是一个极温暖的中国女性。甚至当地报纸也为她作了报道,并赋予了一个闪亮的标题——《她给了孩子更好的未来》。

对于孩子们来说,席与时就像是他们的眼睛。尽管世界是黑色的,但因为有了她而变得五彩斑斓。早先因为盲而被亲生父母遗弃,可是席与时让他们看到了人间的善良和温暖。

位于上海东平路1号的席家花园

席与时这样一位从痛苦中成长的女人,选择了将温暖传递给身边的人,她的善良也一直在引领她走向了正确的轨道。

眼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家人就开始为她介绍对象,希望她能嫁一个好人家。偏偏最后她选中了一个破产人家的穷少爷张南琛。

1954年,席与时奋不顾身嫁给张南琛的时候,正是张家最衰落的时候。家人看到这般情况,说什么也不同意席与时嫁过去。

可是席与时和家人想的不一样,比起金钱地位上的门当户对,她更看重两人思想上的契合。最后,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张南琛。

由于席与时与张南琛结婚时,正逢张家在美国宣布破产,张家已到了家徒四壁的地步了。就连两人婚后度蜜月也不得不向别人借钱。

婚后,从小锦衣玉食的席与时过起了普通妇女的生活。曾经住在花园洋房的她,如今却和张南琛蜗居在两个小房间里。为了照顾家庭,不惜辞去了她喜欢的工作。就像当初追逐梦想一样,她爱丈夫也是爱得深沉。

张南琛家族曾经风光时合照

儿子出生后,席与时与张南琛这个家变得更加拥挤了。儿子的小床没有地方放置,就架在浴缸上,但这丝毫不影响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席与时在张南琛最艰难的时期选择拿出首饰贴补家用,同时拿出钱来支持张南琛的事业。她知道这些钱有可能就此“打水漂”,不成功便成仁。但是她对丈夫有十足的信心,她甘愿那么做。

好在张南琛并没有辜负席与时,他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就闯出了一片天地,成为了著名的金融专家,之后又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一直到80岁才退休。

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因为钱而变坏,他秉持着振兴张家,让妻儿过上好日子的信念做到了极致。而等到生活条件改善后,席与时又重拾梦想,继续担任盲童老师。

众人都感叹席与时慧眼识人之时,却没有看到她那五年的生活。若不是她,或许不会有后来的张南琛,若不是他,或许后来的席与时也会不同。婚姻就是如此,总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

2004年,席与时与张南琛已经一起走过了50年。孝顺的三个儿子带着孩子们一起为他们举办了盛大金婚典礼。可爱的三个孙子一起献上了一个特大奶油蛋糕。三代同堂,一家人其乐融融。

如今的席与时与张南琛恩爱如初,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她依旧宛如春风,不带一丝忧愁。度过了数十年风风雨雨,从一无所有到儿孙绕膝,在席与时看来,当中的苦痛都不算什么。

席与时的人生虽然历经坎坷,她却始终明白什么是自己该放弃的,什么是自己应该紧紧抓住的。面对疾风之刃,她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以柔克刚,用善良与爱驱散了所有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