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治病和还债创业,把小作坊做成大集团,他说困难永远会被征服

「我始终觉得,应该做我们懂的,不能机会主义,看到哪里好赚钱就哪里有我们。」

1985 年,一场大病落在了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的身上,当时恰巧他的父亲徐传化也被迫下岗了。万般无奈之下,为了治病和还债,徐冠巨和父亲选择创业。靠着一口大缸、一辆自行车,从家庭小作坊起步,他们打造出了一家涵盖化工、物流、农业、科技城、投资五大事业板块的多元化现代企业集团,公司年营收超 600 亿。

作为浙商的代表人物,徐冠巨入选了《改革开放 40 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他还曾担任过浙江省政协副主席。

多年来,徐冠巨一直在为民企和实业「呐喊」,传化集团也一直在坚持实业。他说,「民企的发展很不容易,社会各界要多多呵护;实业是经济的基础和脊梁。」

传化集团

1980 年,在连续参加三次高考都失败后,徐冠巨进入了鲁冠球的万向节厂做会计。

1985 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徐家的生活轨迹。徐冠巨得了一场大病——溶血性贫血,同时,徐传化工作的磷肥厂倒闭了。为了给徐冠巨治病,徐家一下子负债累累。待徐冠巨稍微恢复健康后,徐传化父子在被逼无奈下走上了创业路。他们靠着 2000 元借款创办起了生产液体皂的家庭作坊(传化集团的前身)。

徐冠巨回忆说,「我们完全是草根。传化一开始最大的痛,一是没钱,二是没技术,但好在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徐冠巨的厂房就是自家的房子,没有反应锅,就用水缸来替代。当时作坊里的技术活主要依赖从外面请来的「星期日工程师」——每周日来一次。

每次,「星期日工程师」在液体皂工序快完成时,都会拿出一包粉末倒入配料中,液体皂就会变得黏稠;但是没有这包粉末,液体皂就会又清又稀,无法出售。出于「商业机密」,这位师傅一直拒绝告知徐家粉末是什么东西。

为了不再长期受制于人,经过讨价还价后,徐家花了 2000 元买下了这个「商业机密」。然而,让人吃惊的是,这个神秘粉末竟是一勺再普通不过的家用食盐。 2000 元买了一勺盐,让父子俩都深受震动,也触动了重视技术和创新发展的决心。

那时候,徐家父子晚上搞生产,白天骑自行车载着液体皂到各村各户去叫卖,不论风吹雨打,所有的业务都是自己跑出来的。

1988 年,徐家不仅还清了债务,更令人惊奇的是,徐冠巨的病原本很难治,但在那年却大有好转。由于液体洗涤剂供不应求,徐家也盖起了厂房,安装了锅炉,进一步扩大生产。

说起这一段「因祸得福」的经历,徐冠巨表示:我的病好了,吃药是一个方面,但精神的转移也是一个方面。其实人求生的意志是最本能的,如果一天到晚想着病,也许好不了。人太敏感不好,精神是支柱和力量。

在推销液体洗涤剂时,徐传化偶然发现浙江的纺织印染企业正在迅速发展,而国内去污能力强的印染洗涤助剂市场几乎完全由外资企业占据,于是徐传化让儿子立刻开发去污能力强的洗涤助剂。

当时仅有高中学历的徐冠巨一方面看专业相关的书籍,一方面请教工程技术人员,在做了上千次试验后,最终在 1990 年发明了「 901 去油灵」,获得了北京国际发明与专利展览会金奖等多个国家级大奖,令许多化工界专家惊叹。据多家印染厂测算,使用「 901 去油灵」,使织物印染前处理成本减少一半。因此,徐冠巨与传化一下子名声大振。

从 1992 年起,徐传化父子将企业从家族化走向社会化。为传化引入了技术专家和大学生,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开始精细化工自主研发之路。

徐冠巨说,「一路走来,我一直觉得,企业要能够实现持续发展,对于自主研发、创新、技术的重视是第一位的。」如今,传化化工已拥有全球性生产及供应网络,业务涵盖功能化学品、石油化工等多个领域。

杭州传化公路港

90 年代末,一天学都没上过的徐传化退出了公司一线,传化完全由徐冠巨打理。 60 岁的徐传化开始学习二胡、口技、魔术等艺术,下乡进行公益演出。

外界对传化的了解几乎都和化工有关,但事实上,传化物流堪称徐冠巨的经典之作。

随着化工产业做大,原料采购、产品销售两头在外,传化开始自建物流, 1995 年组建了运输车队, 1997 年独立为杭州传化储运有限公司。

通过在物流业界多年的摸爬滚打和储运公司改革的启发,徐冠巨有了建「公路港」的想法。主要围绕人(司机)、车、货服务,把原本散乱的物流公司引入公路港办公,发布货运信息,货车司机在这里寻找配货信息,提供停车、住宿、餐饮、汽修保养等配套服务。

2003 年,传化的第一个「公路港」在杭州正式营业。一个民营企业要为中国公路网配上「公路港」的梦想也开始一步步成为现实。徐冠巨说:创业初期,许多人无法理解这个项目。有人问,一家本着脱贫致富的朴素目标起步的企业,为何又进入到很多人认为「吃力不讨好」的物流领域?用传化人自己的话说就是,「传化做的事情,是国家认可的、社会需要的、我们能做的。」如果用一个词来归纳,其实就是责任,从一个父亲对家庭的责任,到一家企业对行业、对社会、对国家的责任。

根据中国物流学会的统计,中国约有 750 万家从事物流的企业, 3000 万货车司机,其中公路货运量约占我国物流总货运量的 76.9% 。但公路物流业与空运、海运、铁路运输相比,不论是在市场主体还是站场平台建设方面都存在不足。中小型物流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竞争力弱、产业整体水平低。传统货运市场布局散、秩序乱、环境差、市场信用缺失,车辆等物流设施设备资源更是呈现无组织化状态。

徐冠巨感慨道:中国物流的发展水平很低。我们的商品,物流费用占比要达到 30%-40% ,发达国家只有 10%-15% 。大量的费用和成本,都被物流成本吃掉了。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过去忽视了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你看我们消费物流、快递物流,除了企业努力外,有政府公共的服务,政府引导、大力支持,现在老百姓都感到非常便捷。但是,大量的货运物流被忽视了。我们的城市有机场、码头、铁路,有城市规划、有空间规划、有交通规划,就是没有一个物流的布局规划。这就造成交通工具没有互联互通。很多制造业企业差不多是信息孤岛,上下游之间、内部外部之间不够衔接联通,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

2006 年,传化杭州「公路港」全年实现营业总额达到 23 亿元,上缴税费 8000 多万元,降低当地物流成本 40% 左右。在杭州取得成功后,徐冠巨开始全国化复制,逐步升级为「公路港全国网」。

2015 年,徐冠巨在「公路港全国网」基础上,相继建设成智能信息系统、物流服务系统和支付金融系统,探索出「物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模式,致力于打造一个中国智能物流供应链服务平台。

截至 2018 年底,传化智联业务已覆盖 27 个省市自治区,累计为近 26 万家物流企业、 430 万辆货车提供服务,为所服务的制造业企业降低物流成本 40% 以上。

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徐冠巨表示,「我并不担心竞争对手进来,反而担心他们不想进来,因为这个行业太苦了,我们服务的是穷苦司机朋友,服务的是制造业。这个领域太需要服务了,人来得越多越好。有竞争对手是好事,就像是在太平洋里捕鱼,只有一条船,没味道,一定要有个船队。」

徐冠巨

徐冠巨说,「我没有什么才能,如果说有一点才能的话,相对来讲就是善于和人相处。小时候,我特别想当木匠,那个时候手艺人比较吃香,现在很难实现了。不过,我仍然坚信,有智慧、有毅力、勤奋和勤俭的人更容易成功。」

在徐冠巨眼中,「企业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载体。拥有财富更多是一种责任,要为企业和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

当被媒体问到:假如突然变得一无所有,您第一件事情做什么?

徐冠巨答: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我没有钱了至少还有健康。我每时每刻都在工作,即使没有钱也能养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