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唯一的维吾尔人亲王

从清代新疆的民族分布看,在清朝统一新疆之前,北疆地区主要为漠西蒙古人(即明代瓦剌人、清代卫拉特人)的居住地,主要生产方式为游牧;南疆地区主要为维吾尔族的居住地,主要生产方式为农耕。在南疆和北疆之外,还有一个独特的东疆区域,即哈密一带。很难将哈密单纯划分为南疆或北疆。张穆在《蒙古游牧记》里这样形容哈密:“南通吐鲁番,为天山南路之咽喉,北通巴里坤,为天山北路之冲要。”哈密地处南疆和北疆的交汇处,为南疆北疆的通衢。终清之世,哈密回部首领始终忠于清朝。在清代的史料中,“回部”一词多指新疆维吾尔族聚集区。

哈密归附清朝与噶尔丹有什么关系

哈密一带早在西汉时即已纳入中原政权统治,彼时西汉称哈密一带为伊吾卢。西汉之后,东汉、北魏、隋朝、唐朝、元朝、明朝等朝代皆统治过哈密地区。明朝后期,因国力衰弱,明朝放弃了在哈密的统治,明朝的西北边疆萎缩到嘉峪关内外一带。明清鼎革之后,清朝入关后的前四十年,清廷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南方,即顺治朝时灭亡了大顺、大西和南明,康熙十二年至康熙二十年平定三藩之乱。就在清朝忙于平定三藩之乱的时候,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逐渐统一了漠西蒙古地区,哈密回部亦为噶尔丹所控制。

漠西蒙古势力的东移,不可避免地同清朝的甘肃地区产生了联系。康熙二十九年,侵入漠南地区的噶尔丹军在乌兰布统草原同清朝的八旗精锐相遇,之后大败而归。康熙三十五年,清军在昭莫多获得大捷,噶尔丹元气大伤,无力再威胁清朝的北部边疆。彼时,噶尔丹陷入极端困境,东有步步紧逼的清军,西有其侄策妄阿拉布坦占据漠西蒙古腹地,噶尔丹进退失据,不得不依靠哈密回部的贡赋来维持生活。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疲于供应赋役的哈密回部开始摆脱漠西蒙古的控制,决定归附清朝。康熙三十六年,哈密回部首领额贝都拉抓到噶尔丹子色布腾巴勒珠尔,将其献给清廷,希望哈密能纳入清朝统治,故康熙三十六年,哈密“其地始内属”,成为清朝疆域的一部分。此后,一直到清末,哈密回部始终在清朝版图之内。

从康熙三十六年额贝都拉归附清朝,直到清末,哈密首领一直由额贝都拉及其后裔担任,先后有额贝都拉、郭帕伯克、额敏、玉素卜、伊萨克、额尔德锡尔、伯锡尔、卖哈莫特、沙木胡索特九任首领。从清前期到清后期,哈密首领的爵位也逐步升格,爵位从第一代首领额贝都拉时的札萨克一等达尔汗,逐步升为伯锡尔时的亲王。

综观整个清代,哈密始终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首先,哈密回部是第一个归附清朝的维吾尔部众,康熙三十六年即已归附。哈密归附清朝有什么样的意义?一方面,清朝疆域拓展了,哈密从漠西蒙古进攻清朝的桥头堡变成了清朝防御漠西蒙古的前沿;另一方面,哈密归附后,清朝善加安抚,树立了清朝在西域统治的样板,增强了清朝对其他维吾尔部众的吸引力和向心力。正如哈密首领额贝杜拉所言:“给臣敕印,俾有恃以无恐,以保我疆土,且使叶尔钦、吐鲁番等闻之,必共欣羡,各思向往。”此后吐鲁番归附清朝,亦或多或少受到了哈密的影响。其次,哈密回部在清朝所有回部中地位最高。清朝在哈密没有实行伯克制,而是参照蒙古设立了扎萨克旗,而扎萨克旗的自治权要多于伯克制,体现了哈密回部的独特地位。同时,哈密回部首领是所有回部首领中唯一一个晋封亲王的首领,地位不可谓不高。哈密回部备受重视,一是源于哈密回部是主动归附清朝的,正如额贝都拉所言:“我诚附天朝非迫而然也。”也因此,清朝皇帝对哈密回部另眼相待、更加重视。二是源于该部一直忠于清朝,甚至该部第七代首领伯锡尔因帮助清朝恢复新疆而罹难。同治六年,清朝“赠哈密殉难扎萨克郡王伯锡尔亲王,建立专祠”。

哈密首领为何始终忠于清朝

哈密忠于清朝,历史渊源和“德”的因素十分重要。

首先,源于哈密地区同中原的历史联系。且不论汉唐时期,即便是明代,明廷亦曾在哈密封王设卫,关于明代哈密的历史,清代哈密首领是知道的。正如哈密首领额贝都拉所言,“臣白帽族,贡中国(中原)久”,强调了哈密同中原的历史联系,这是哈密决定归附清朝的重要原因。

其次,源于清朝君臣以德待之。如康熙三十二年,昭武将军郎谈上疏建议攻击哈密,以免哈密成为噶尔丹的后勤基地,但康熙帝认为事关重大,不可妄行,后又认为哈密为噶尔丹供赋是身不由己、其情可怜,故放弃了对哈密用兵,并让俘虏返回哈密宣传清朝的宽容政策。正因为康熙帝未对哈密采取强硬政策,才有康熙三十六年哈密回部的主动示好和归附。

再次,源于清朝皇帝对哈密首领的培养。乾隆三十七年,乾隆帝命哈密首领伊萨克赴伊犁学习处理政务和军务,提到伊萨克“可写蒙古文折子,伊亦会说满洲话”,伊萨克满蒙维三语兼通,且有具奏权,表明其无须翻译即可同乾隆帝顺畅沟通,有利于增强其在清帝心中的亲密度。第七代哈密首领伯锡尔甚至略通汉语,末代哈密首领沙木胡索特亦有一定的汉语水平,曾给自己取汉名“西屏”,即中原的西北屏藩之意。

哈密首领如何帮助清朝管理新疆

哈密首领是维吾尔人,且哈密地处甘肃和新疆之间,故哈密首领是清朝经略新疆的重要依托。

首先是哈密首领直接领兵配合清军作战。如雍正十年,漠西蒙古兵攻袭清朝统治下的哈密,“额敏简健卒设伏城外御之”。其次,哈密首领利用身份和语言优势、协助清朝管理新疆。乾隆二十三年,清朝在进军南疆过程中,哈密首领负责协助管理新统一的回城并安抚维吾尔群众,正如乾隆帝所言:“前因额敏和卓、玉素卜皆回部旧人,若令伊等更替驻札办事,于新疆有益。”再次,捐资助饷,为清军提供后勤支持。清朝在经略新疆时,首先面临的问题便是粮草供应,一旦新疆出现突发事件,清朝从内地挽输粮草往往缓不救急。哈密为内地通往新疆的要道和通衢,且该地有一定的回屯,故终清一朝,哈密首领为清朝绥定新疆提供了重要支援。康熙五十四年,漠西蒙古出兵侵袭哈密,哈密首领额敏即率回众在塔勒纳沁地区屯田,并以所收青稞助清朝军饷。咸丰十年,伯锡尔因输捐饷银一万两,咸丰帝“著加恩赏用紫缰,并在御前行走”。

也正是因为哈密首领始终忠于清朝,故清朝统治者给予了哈密首领更高的政治地位和更多的自治权力。到清末时,新疆回部中仅有哈密首领保留了王爵,且为亲王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