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统一建国后第一位国王

玛丽女王夫妇没有后嗣,威廉三世去世后,玛丽女王的妹妹安妮继承王位,成为英国斯图亚特的第二位女王。

安妮是一位虔诚的新教徒,她对父亲詹姆斯二世采取的政复天主教的措施极为不满,在1688年的政变中,加入了反对父亲的行列。国会规定她的姐夫威廉三世终生统治英格兰,如果无嗣继位才能由她继承。安妮虽然不满,但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作为补偿,她得到一笔5万英镑的年金,并搬进柯克皮特宫(今唐宁街所在地)居住。

安妮出生于1665年2月6日,由于她继位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几乎没有接受过有关如何安邦治国的正规教育和训练。她的母亲叫安妮·海德,姐姐则是玛丽二世女王。安妮在1683年与丹麦王子乔治结婚,婚后生有17个儿女,但相继夭折,没有一个能够活到而立之年。她的丈夫乔治亲王是一个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的人,伦敦社交界描述他“异常肥胖,喜欢新闻、奶瓶和妻子”。

安妮女王画像

结婚之前,安妮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萨拉,她后来与马尔博罗伯爵约翰·丘吉尔结婚,并一生侍奉在安妮左右。玛丽女王统治时,约翰·丘吉尔因阴谋反对国王而被撤职囚禁在伦敦塔,但安妮拒绝辞退萨拉·丘吉尔,同她仍象从前一样亲密。女王大为恼怒,从此姐妹俩的关系开始紧张。安妮不肯作出让步,便带着萨拉离开了白厅宫,与国王和女王断绝关系,不相往来。

玛丽女王死后,威廉主动与安妮和解,并任命约翰·丘吉尔为军队总司令。安妮对待萨拉的孩子如同己出,在萨拉的长女成为大臣西德尼·戈多尔芬的儿媳后,安妮、丘吉尔夫妇和戈多尔芬便形成四人集团。安妮登基后,立刻任命萨拉为后宫总管、戈多尔芬为财政大臣,丘吉尔也身居要职,她甚至说:“直到死神用无偏私的手杀掉我们,我们4个人决不分离。”

国会中的托利党人对女王任人唯亲的作法极为不满,指责掌握兵权的丘吉尔率英军出征欧洲时没有发挥海军优势,致使陆战消耗巨大。一开始,女王还对托利党人主张王家特权和支持国教抱有好感,但听到他们的批评后极为不快,她立即封丘吉尔为公爵作为反击。1704年丘吉尔取得布莱尼姆大捷,安妮又赐给他一座王家庄园,同时还革去许多托利党人的官职。

安妮当了女王以后,萨拉的态度仍象以前一样,有时甚至非常放肆。1705年萨拉向安妮施加压力,让她任命自己的女婿为驻维也纳大使,她自己也一直掌握着许多官职的任命权。另外萨拉经常流露出一种优越感,因为她有4个健康的女儿,而安妮没有一个儿女能够活到成年。女王不能继续容忍昔日女友的放肆,几次争吵过后,她于1711年初解除了萨拉的一切职务,马尔博罗公爵也因此丢掉官位。萨拉留下了大量有关安妮的记录,其中多数是她与女王闹翻后所写的,因此对安妮性格的描述往往失之公允,但后世的传记作者却多引用这些材料。

安妮统治时期发展完善的政党政治,对后来的英国政治制度产生了深远影响。女王先是支持一个两党联合政府。随后又支持由辉格党和托利党分别组成的一党政府,她起用托利党人哈利,并根据马尔博罗和戈多尔芬的建议吸收辉格党党魁入阁,以换取该党对议会的支持。哈利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为统一苏格兰作过重要贡献,对女王的决策也有很大影响。但女王对哈利的宠幸,使她原来的亲信马尔博罗和戈多尔芬大为不满,他们之间矛盾日趋激化。女王权衡利弊,觉得不能失去马尔博罗的军事才能,于是下决心将哈利革职了事。

在君主立宪政体的环境下,女王所厌恶的辉格党于1708年5月成为下院的多数党并组织内阁。在很多场合中,女王自己也被卷入政党斗争。例如在1710年大选中获胜的托利党主张结束英法战争,为了确保和约能在国会获得通过,就说服女王册封12名托利党人为贵族,以增强托利党人在国会中的力量。1713年,女王亲临国会通报签订对英国有利的乌得勒和约的消息。女王统治期间取得的政绩,除了统一苏格兰、对外扩张奠定大英帝国的基础外,议会选举和政党竞争也具有实际意义,为以后的政党政治树立了典范。

安妮女王身体一直不好,登基时就处身于病痛之中。与丈夫乔治亲王一样,她也肥胖异常,由于行动不变,平时要靠轮椅或拖车才能活动。长期患病使她养成玩纸牌的习惯,牌友之一就是萨拉·丘吉尔。女王对品茶的兴致也不低。但她不喜欢户外活动,讨厌新鲜空气,又听不进医生的劝告。她在位的12年,多数时间在与病魔打交道,加上婚后25年中接连生育子女,一生几乎没有过几天舒心日子。1708年乔治亲王去世,他们夫妇一生相亲相爱,由于丈夫的死,安妮的心情坏到了极点,6年后她也患了不治之症。

女王没有子女,王位继承问题变得非常严重。她坚决反对信仰天主教的异母弟弟詹姆斯·爱德华为继承人,同时又不指定继承人,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以致舆论莫衷一是。辉格党人控制的枢密院先发制人,说服女王任命她的老朋友、辉格党成员希鲁兹伯里伯爵为首席大臣,即实际上相当于首相的财政大臣,并发动政变推翻博林布鲁克为首的托利党人内阁。

1714年8月1日清晨,在经过长期病痛折磨之后,安妮女王与世长辞。她在临死之际还为政党纷争所苦恼,感到精疲力尽、事不从心,御医对她的死有如下评价:“就象困乏至极的旅行者需要大睡一觉一样,死亡对她正是时候。”英国王位由詹姆斯一世的外孙、一个“日耳曼小地主”乔治·刘易斯继承,称乔治一世,是为汉诺威王朝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