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之王——班超

说这个传奇人物,我们不妨从他那令人惊叹的家学渊源说起。

班婕妤,一位成帝时有名的才女贤妃。话说班婕妤的三个哥哥也都是以才学著称的朝中重臣。其中三哥班稚又生下一子班彪,成为了东汉著名的史学家。

与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一样,班彪的史学造诣也没有在自己身上结出果实,而是着落在他儿子班固身上。班固所著的《汉书》,成为堪与《史记》比肩的史学巨著,开创了为前朝著断代史的先河,从而为中国伟大的史籍体系奠定了一块重要的基石。

但是班固生前,《汉书》却剩下一点没有完成,还是靠他的妹妹,当世第一女学者班昭整理完成的。尤其是那篇蕴含相当科技含量的《天文志》,绝非常人力所能及。

在当时,班昭之才,名震朝野。整个前朝后宫,均以师礼待之。当朝大学者马融为求指教而跪地相候的故事,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几乎不可想象。甚至对朝野政局,班昭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今日,金星上的一个陨石坑,正是以她命名的,以表达整个人类对这位绝代才女的纪念。

(注:现代天文学界有个一个有趣的习俗,把金星上新发现的每一处地形,都以人类历史上的杰出女子或女神命名。)

一家之中,出了班固、班昭这样一对兄妹,已然是相当惊人的成就了。可上天还嫌不够热闹,在名震史册的“班氏三兄妹”中,还为他家添上了一个异类。

我们的孤单英雄班超出场。

生于书香之家,班超自也是饱读诗书,起初也与父、兄、妹一样,担任文职。但班超生性与此不合,于是就有了著名的“投笔从戎”之举。

公元73年,班超随窦固北伐匈奴,深受窦固赏识,遂被交以重任,出使西域。

两百年前,张骞凿空西域,打通丝绸之路,使汉朝与西域诸国建立了联系。而后汉宣帝建西域都护府,西域正式归属汉朝。然而新莽时代天下大乱,中原政权也彻底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几十年间,西域又出现了小国林立的情况,其中不少国家还与匈奴结成同盟,对汉朝边疆造成不小威胁。

班超出使之时,正是西域形势最为复杂凶险之时。

他首先来到离中原最近的鄯善。鄯善在西汉时期称作楼兰,是一个传统西域大国。当时丝绸之路沿塔克拉玛干沙漠两侧分为南北两道,北道诸强基本上是匈奴的盟国,因而南道相对中立的鄯善、于阗两强,是班超首先要争取的目标。

起初鄯善王对班超一行甚是恭敬,但数日之后,却疏懈轻慢起来。班超极敏锐地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便找来一招待人员,突然诈道:“匈奴使节来了好几天了,现在在哪儿呢?”侍者完全被唬住,只得将匈奴使者的情况一一交代。

班超找来他的属下商议:我们整个使团总共不过三十六人,一旦鄯善国倒向匈奴,我们只能束手就擒,死无葬身之地。而以目前鄯善的态度来看,这几乎是定局!

众人仿佛看见了自己脑袋搬家的未来,手足无措之下,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班超。

直到此刻之前,班超,还只是东汉王朝一名普普通通的使者,一名普普通通的将校。他本来在执行着一项最普通的出使任务。千百年来,无数像他一样的人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最终,化身为史册中的淡淡一笔。

但急转直下的处境,将他逼到了悬崖旁边。这一逼,逼出了一段千古传奇。

时势造英雄。那个常用来造英雄的超级机器,叫做绝境。

绝境之中,班超做出了决定。在魂飞魄散的人群之中,响起了一句属于班超的千古名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是夜,班超率三十六名手下突袭匈奴使团住处。匈奴使团人数数倍于汉,但班超表演了一场微型的以少胜多之战。他派十人持鼓藏于房舍之后,其余人持弩守在门口处。班超寻一上风处放火,火起处,舍后鼓响,声威震天。梦中惊起的匈奴人夺门而出,结果被射成刺猬。

一战下来,匈奴三十余人被杀,剩下百余人尽皆葬身火海,使团全军覆没。

天明,班超直接将匈奴使者的首级扔给鄯善王。见此情势,鄯善王当然知道该怎么做。匈奴那边已经解释不清了,只得一心投靠汉朝。

初行即建奇功。消息传至窦固处,窦固大喜,欲给班超增兵。班超却敬上了一句充满豪气的回答:“三十余人足矣。如有不测,人多反为累赘。”

他竟要用这区区三十余人,平定整个西域。孤胆英雄的神话,正式开始。

下一站,于阗。

匈奴对西域的重视,显然强过东汉。窦固虽然对形势有着极清晰判断,却也只派出一个使团。匈奴却向西域各国同时派出使节。因此,班超到达于阗之时,匈奴使节早已扎根多日了。

为了让于阗国死心塌地追随匈奴,匈奴使者找来一个巫师,让他对于阗王说:“我已探知天意,你若向汉,必然天怒神怨。你须与汉使决裂。今汉使有一匹黄马,你将其捉来祭我!”于阗王信以为真,便派使者来向班超讨马。

由此看来,匈奴的文明程度似乎要比于阗这等西域小国高些。他们都懂得利用巫术了,而于阗却还处在举国迷信的原始阶段。

可是这等事情对班超来说却太好解决了。他对使者的要求满口应承,只是让巫师亲自来取马。那巫师竟还真的来了。结果不问可知,班超又割下了巫师的首级,扔给于阗王。

见到巫师首级的于阗王大为震恐,立即杀死北匈奴使者,归附这位神通广大到可以杀死巫师的汉朝使节。

搞定了鄯善、于阗,意味着塔克拉玛干以南,基本归汉朝所有。但班超并不满足,他又派出他的副将田虑西去疏勒。

疏勒大约位于今天的新疆喀什,临近丝路南北两道的交汇处,地理位置重要,国力却甚弱。当时早已被匈奴的盟友龟兹(qiū cí)国降服。但田虑一去,便巧计擒获驻扎在那里的龟兹大将兜提,助疏勒复国。疏勒随即降汉。

曾几何时,田虑还只不过是鄯善国中那惊慌失措的三十六人中的一个。在班超身边不过数月工夫,竟转变成能以一人之力收服一国的英雄。这不禁令人惊叹,一个超级领袖,究竟可以给身边的人注入怎样的能量。

在班超及其手下以数十人之力为汉朝开疆拓土之际,大将窦固倒也没闲着。公元74年,窦固大军攻破北道强国车师,一举切断了匈奴和它两个重要盟友焉耆、龟兹之间的联系。窦固的西域战略全面告捷,西域初定。汉明帝随即恢复西域都护府,派陈睦为西域都护,召窦固回京。

召回窦固,自是因为他功勋卓著,明帝为他加官进爵,引为朝中重臣。但如此一来,边疆少一大将,为接下来的变乱埋下了伏笔。

第二年,汉明帝崩。刘炟继位,为汉章帝。不料焉耆、龟兹趁汉朝国丧之际,突然引兵攻打西域都护府,都护陈睦被杀,车师重新叛汉,西域局势大乱。汉章帝未敢轻动,一面派兵将被困在车师的汉军救回,一面下旨召班超使团火速撤回洛阳。

想这数十年来,龟兹对疏勒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还是疏勒这些人,还是疏勒这些兵,到了班超手里,就可以逐步蚕食龟兹领地,龟兹却奈何不得。班超真名将也。

但班超雄心,远不及此。他随即上书汉章帝,提出了他的终极设想:不费汉朝一兵一卒,单靠就地取材,收复整个西域。

汉章帝大为振奋。尽管班超不要,他还是给班超派了援兵,可这援兵的数量有点搞笑:一千人。

想来汉章帝也知道,单靠这一千人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基本也就起个仪仗队的作用,大事还是要依靠班超筹划的那个“以夷制夷”之策。

接下来的十年间,班超将此策演绎得出神入化,龟兹、莎车、康居等国多次向班超进攻,皆被班超依靠疏勒、于阗等国兵力一一化解。班超以西域弱国之兵屡胜强国,汉使之名,威震西域。

直到公元90年,班超面临了一场真正的考验。

我们还是从西面新崛起的贵霜帝国说起。

公元75年,贵霜第二代君王阎膏珍去世,贵霜陷入混乱。大将迦腻色迦用了三年时间,击败所有割据势力,重新统一贵霜。在迦腻色迦治下,贵霜迎来了它们两百多年历史中最鼎盛的时代。

其三,就是版图的扩大。迦腻色迦时期,亚欧大陆上真正形成了并排的四大帝国,自东向西为:东汉、贵霜、帕提亚、罗马。贵霜帝国向南囊括了印度河、恒河流域,向西击败帕提亚,伸入伊朗和阿富汗边界,向北登上帕米尔高原,向东……就是我们下面要讲的故事了。

公元90年,贵霜派出使节到西域,找到班超,表示想要迎娶汉朝公主。不料班超请示都没请示,直接回绝。迦腻色迦在整个中亚威风八面,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即刻派兵七万向西域杀来。

西域诸国大都弱小,上万人就已经是大阵仗了,哪里见过如此雄兵。整个西域边境陷入一片恐慌之中。班超却道:“敌军虽众,却是翻越葱岭长途跋涉而来,粮草必然难以接济。我等据险而守,不过数十日之内,敌寇粮尽,必降。”

在此时的疏勒、于阗等地的西域人心中,班超已是天神一样的人物。他既说不怕,人们也就真的不怕了。曾经软弱的西域人,变得同仇敌忾、众志成城。

回想当年,班超率三十六属下以使者身份入西域,历时二十载,未曾调动一次中央大军,竟将整个西域收复。翻开历史地图,东汉王朝全境,也不过西域的五六倍大小。西域三十六国,国情各异,形势复杂,但终都拜服在了班超脚下。三十六人收复三十六国,古今奇迹,莫过于此。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中国远征军军歌

其实班超本还有可能做下另一件名垂青史的事情。公元97年,其时西域已定,生来便具有探险精神的班超非常想看看,世界的更西边,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只听人说过,世界的最西边,有国名为大秦,至于大秦在哪里,大秦是何模样,整个东汉,无人知晓。

可惜的是,当时班超已经66岁了,以此高龄长途跋涉,未免力所不及。于是,班超派部将甘英,向西探查。甘英领命向西而去,穿过贵霜,便来到了另一帝国帕提亚。据甘英自己说,他走到了帕提亚西边边境的海边,船夫告诉他,此海很大,要过海,顺风需要三个月,逆风的话漂两年都说不准,往来入海之人,皆要准备三年的粮食。甘英没那么强的探险精神,他觉得不可能等几年之后再回去复命,便当场打了退堂鼓,回转西域。

借甘英这段半途而废的旅程,我们来分析一下当时的西亚局势。公元1世纪的帕提亚早已今非昔比,在东线,它完全不是新兴的贵霜的对手,领土被大量蚕食;在西线,它也无力侵入罗马,于是它所能保有的领土,基本只限于今天的伊朗、伊拉克地区了。

帕提亚虽然在陆上与罗马直接接壤,但两国局势向来紧张,边境线上肯定有边防军,因此走陆路进入罗马帝国风险较大,所以甘英会去海边。由于叙利亚、犹太地区一直被罗马牢牢掌控,所以帕提亚西边挨不着地中海,那么甘英所到的地方,多半是波斯湾。

我们看看地图,从波斯湾沿水路进入地中海,那可是要绕大大的一圈,船夫所言不虚。许多后人感叹,甘英的无能,使汉朝和罗马两大帝国的相会失之交臂。但就当时形势而言,除非班超亲临,张骞再世,没有大勇气大志向的人,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一贯通中西的壮举。

于是乎,东西方世界的直接对话,又要等上好多好多年。可惜的是,到时候,完成这一使命的不再是中国人了。我们禁不住又会想:要是班超真的年轻二十岁呢?

历史常由英雄所改写,然自古英雄,何其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