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波罗的海小国——首都里加被誉为北方巴黎

这里虽然曾是社会主义国家,

却又不失古典欧式风情,

首都里加被誉为北方巴黎,这里有被列入联合国文化遗产的老城古街,脚下的每片石板可能都有着千年历史;这里的国土50%都被茂密植被覆盖,中世纪的城堡星野罗布,遍地都是古迹。

伦达尔宫

伦达尔宫是拉脱维亚最典型的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建筑,其附近的法国洛可可风格花园是波罗的海地区最大、最华丽的花园。

这座宫殿的内部和外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当时的建筑风格。宫殿里装饰奢华,摆满了不计其数的油画、雕刻、家具、挂毯、瓷器、玻璃、银器和许多其他文物。

伦达尔宫有一座10公顷的玫瑰花园,里面有一片特别的区域,被称作“蓝玫瑰”,这片花田由四种玫瑰花按照花朵绽放的形状栽种。这个玫瑰园是波罗的海地区最大的,玫瑰品种多达2600余种。

里加圣彼得教堂

里加圣彼得教堂(St. Peter’s Church, Riga)是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一座高耸的教堂,高123米(战前高136米),始建于1209年,15世纪初由罗斯托克石匠扩建。

目前的钟楼完成于1746年,历史上曾遭雷电袭击,其中两次造成坍塌(1666年和1721年)。二战以前,这是欧洲最高的木制建筑。战争期间,屋顶和钟楼毁于大火。1970年代,苏联工程师重建教堂,并安装了一部电梯,使人们可以在70米高处眺望里加风光。

里加圣彼得教堂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不论墙还是塔都是越往上越玲珑,装饰也越多,而且顶上都有锋利的、直刺苍穹的尖顶,这是老城的最高点。

整个教堂处处展示着向上的冲力,这种强烈的向上动势是教会弃绝尘寰的宗教思想的体现。在教堂顶端上有一个生铁铸成的公鸡,鸡身一面为金色,一面为黑色。这只公鸡也叫风信鸡,有着辨别风向的作用,当金色一面对着城市时表示顺风,海上的船只可以进港;当黑色一面对着城市时,表示逆风,船只不能进港。

拉脱维亚国家历史博物馆

拉脱维亚国家历史博物馆的永久展览主要展出反映拉脱维亚历史至1940年的历史文物,一些单独的展览则更加具体的展示了有关拉脱维亚历史上特定主题的展览。

博物馆每年会举办四到五次的临时展览,很受游客欢迎。

锡古尔达城堡

锡古尔达城堡通常被人们称作锡古尔达新城堡,主要是为了区分其旁边坐落的建于19世纪末的锡古尔达中世纪城堡遗迹,它们都坐落于拉脱维亚的锡古尔达(Sigulda)地区。

锡古尔达是位于拉脱维亚维泽梅地区的一个小镇,距离拉脱维亚首都里加53公里。锡古尔达城堡是一栋石筑建筑,整体建筑风格大气典雅,它曾经见证了多个时代的变迁。在1878-1881年,它是科柔颇肯(Kropotkins)大家族的庄园。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这栋建筑则服务于拉脱维亚绘画协会,主要作为作家和记者休闲娱乐的地方。在1935-1937年间锡古尔达城堡得到了重建,在1993年至2003年期间,锡古尔达城堡是锡古尔达市议会中心,而现在则是锡古尔达区议会中心。

采西斯城堡

采西斯城堡位于拉脱维亚最美丽的古老城镇之一采西斯,经历了多次毁灭与重建,现在的采西斯城堡可追溯至16世纪早期,当时的立沃尼亚骑士团的首领Wolter von Plettenberg下令建造新的城墙、护城河和塔楼来加固防御工事。

采西斯城堡曾经是立沃尼亚骑士团最坚固的堡垒,经受过历次战争的考验,如今是拉脱维亚保存最完好的城堡遗迹,同时也是波罗的海诸国最宏伟的城堡遗迹。

陶格夫匹尔斯

陶格夫匹尔斯位于首都里加东南方约230公里的道加瓦河两岸,被多个湖泊包围,与白俄罗斯和立陶宛接壤,是拉脱维亚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拉脱维亚北部的重要文化中心,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如数量众多风景宜人的湖泊、美丽的冰宫、古老的陶格夫匹尔斯要塞、积极活跃的各类文艺活动等,堪称一座国际性的、美丽的旅游城市。

凯麦里国家公园

凯麦里国家公园位于拉脱维亚著名海滨城市尤尔马拉(Jūrmala)西边,建立于1997年,以381.65平方公里的覆盖面积而位居拉脱维亚第三大国家公园。公园内分布着众多的森林、湿地和沼泽等,其中,森林占地达公园总面积的57%,沼泽占24%,草地占6%,温泉、河流、湖泊等水域面积占10%,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广阔的凯麦里沼泽地。

公园内的湖泊都是数千年前波罗的海从这里退去留下的泻湖,这里的开捏瑞斯(Kaņieris)湖泊是受国际保护的拉姆萨尔湿地。公园里的天然温泉和泥浆非常受欢迎,几个世纪以来,这些温泉都具有非常好的天然养生疗效,在19世纪的时候,温泉周边建立了许多酒店、浴场和疗养所。

凯麦里国家公园分布的的动植物亦非常丰富,除了繁茂的森林和沼泽地里的芦苇之外,这里还生长着苔藓植物、兰花等,动物主要包括当地的蛇、蚌、鹳、水獭等。可以划着小船在园内游荡,自由自在的享受满眼的自然美景。

里加被人们称为“北方的巴黎”,这或许是对这个城市建筑、艺术、文化等领域的最大褒奖。远远近近,全是五颜六色的古老建筑,一时间让人仿佛穿越到几个世纪前的欧洲。

我感觉,倚靠着波罗的海,里加古城有一种既美丽又忧伤、遗世独立的气质,让人联想起《诗经》里那位在水一方的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