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竞争激烈 雅马哈宣布将退出汽车行业

​1,市场竞争激烈 雅马哈宣布将退出汽车行业

据外媒报道,在今年的东京车展上,雅马哈将不再推出令人惊叹的概念车。这家日本企业参加今年的东京车展是为了宣布一个消息:该公司将退出汽车行业。

该公司发言人Naoto Horie对媒体表示:“汽车不再是我们长期计划中的一部分。这是公司总裁Hidaka针对可预见的未来而做出的决策,因为我们无法找到一种方法,让我们所推出的两款车辆可以在严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他所提到的两款车,是该公司在2015和2017年东京车展上推出的概念车,第一款车的名字为Sports Ride,其重量只有1650磅(约748公斤),车身尺寸与马自达MX-5 Miata接近,采用了低底盘设计,其制造过程使用了Gordon Murray借鉴了F1赛车技术所开发的iStream生产流程。另一款车名为Cross Hub,这是一辆紧凑型皮卡,其设计目的是为了承载两辆摩托车。

汽车行业内一直有传言称,雅马哈的设计研究已经接近于实际生产,但是该公司所推出的概念车最终并未变成实际产品。雅马哈和Murray认为,他们无法在利润上与其它汽车制造商一比高下,尤其是在汽车设计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

Horie总结称:“作为汽车爱好者,跑车对我们曾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当前的市场环境异常艰巨。我们现在看到了其他的机会。”他并未具体说明哪些新机会,但是外媒称雅马哈希望专注于与自行车类似的概念。除了汽车之外,雅马哈拥有许多其他业务,例如摩托车、乐器和水上摩托车等等。

在做出此决定之前,雅马哈在过去数十年中都在经营汽车业务。雅马哈曾帮助丰田开发在1965年推出的2000GT车型,并且在1967至1970年间负责这款车的生产工作,该公司一共生产了351辆2000GT。该公司还在2005年至2011年间为部分沃尔沃车型生产4.4升V8发动机,包括第一代XC90和第二代S80。(来源:盖世汽车 星云)

2,提前三年 本田计划2022年在欧洲实现全面电动化

据外媒报道,日本汽车制造商本田的一位主要高管10月23日表示,该公司将在欧洲只销售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的计划提前了三年,当前的目标为2022年。

上个月本田表示,该公司将会在2021年在欧洲市场上停止销售全部柴油车型,转而销售电动化车辆。

今年3月该公司还曾宣布,他们计划“在2025年之前将其在欧洲所销售的车型100%转移到电动化动力系统上。

本田汽车欧洲公司高级副总裁Tom Gardner说到:“我们相信可以在2022年实现全系电动化,并且交付一些非凡的产品。”

Gardner在阿姆斯特丹给出了上述言论,同时本田还在这里针对欧洲市场推出了新款Jazz车型,该车型在美国市场上的名字为Honda Fit。

Gardner说到:“我们在欧洲看到了巨大的变化,今天我们所宣布的消息就是针对这个变化所作出的回应。”

“我们还感觉到,周围的市场正在扩大。很显然,围绕环境问题的立法也在变得越来越清晰。我们将沿着这条轨道开发新的纯电动产品线。”

欧盟已经对汽车制造商制定了新的规则,要求车企从明年开始减少车辆的二氧化碳排放,否则将面临罚款。(来源:盖世汽车 星云)

3,维宁尔下调销售预期 第三季度亏损好于预期

据外媒报道,瑞典汽车技术集团维宁尔(Veoneer)10月23日下调了全年销售预期,并对全球汽车产能保持悲观态度。但是,该公司第三季度营业亏损少于预期,这一利好消息为该公司的股价提供了支撑。

汽车产量的巨大滑坡对维宁尔和整个汽车行业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迫使该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不得不通过融资来支撑其资产负债表。

维宁尔CEO Jan Carls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汽车行业经过了一个动荡且充满挑战的季度,在我们大部分主要市场中,7月份轻型汽车的产量都低于预期。在我们看来,行业所面临的充满挑战的环境还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过去12个月中,维宁尔的股价已经缩水一半以上。截止到格林威治时间10月23日11点39份,该公司当日股价上涨2.3%,在很大程度上,投资人考虑了市场需求的低迷情况,并将注意力放在了该公司稳健的成本管理上。

维宁尔的产品包括用于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的雷达、视觉系统以及软件。该公司表示,其季度运营亏损从去年同期的5800万美元上涨到1.22亿美元,好于Refinitiv所做出的1.33亿美元的平均预测。该公司表示,他们目前预计其2019年有机销售额的下降幅度将为“低两位数”百分比,而该公司此前预测的下降幅度为“高个位数”百分比。

10月22日,与维宁尔存在部分竞争的大陆集团计入了25亿欧元(约28亿美元)的资产减值,并且称未来5年内,全球车辆的生产情况不会出现实质性改善。

维宁尔表示,预计今年第四季度该公司的运营亏损相对于第三季度将会有所收窄。Carlson对媒体表示,他预计公司2020年将再次迎来增长,尽管一些客户发布新车型的计划可能会有所延迟。

Carlson透露,除了今年早些时候获得的6.27亿美元之外,该公司没有进一步融资的打算。但他也指出:“在这样的市场上,什么都无法保证。”(来源:盖世汽车 星云)

4,加入丰田、戴姆勒等阵营 雷诺推出氢燃料电池物流货车

据外媒报道,今年年底之前,雷诺即将推出KANGOO Z.E.氢能源汽车,而公司也计划于2020年推出MASTER Z.E.氢能源汽车。

雷诺除了推出搭载可充电电池和燃料电池货车之外,还效仿戴姆勒将推出一款燃料电池SUV,且可利用电池将分散不均的燃料补给口连接起来。

氢燃料电池Kangoo ZE的售价为48,300欧元起,续航里程达到370公里。自2014年进入测试以来,雷诺汽车集团与米其林集团子公司Symbio合作研发了氢气技术。这些车辆配备了增程式燃料电池,可额外提供10 kW的电力和热能。

即便行业大多支持用锂离子电池驱动的电动车,但坚持利用燃料电池作为驱动力也使雷诺加入丰田和现代等阵容。相较于纯电动车而言,氢燃料电池续航能力可提高近三倍,且补充燃料时间仅需5至10分钟。

鉴于欧洲地区减排新规日趋严格,欧洲车企在推出零排放汽车领域面临较大压力。尽管很多车企优先研发电动车型,但诸如宝马等车企在燃料电池领域投资已有数年。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排放物仅为水蒸气,而作为一项存在已久的技术,因成本高、存储困难及基础设施缺乏等问题一直被搁置。丰田和现代也相继推出了氢燃料轻型商务车。(来源:盖世汽车 Johnson)

5,林杰:领克与吉利不会”内斗”做汽车要耐得住寂寞

“大家都认为领克是一个“潮牌”,它在整个外观方面以及品牌表达方面过强,也使得大家相对忽略了领克内在特别优秀的品质底子。” 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领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杰这样说。

前不久,领克01智能科技版在金川火星1号基地发布,20多台领克01也在中国第三大沙漠丹巴吉林里玩了次沙漠越野。一直被看做都市SUV的领克01,展示了自己优秀的越野新能。与此同时,领克01率先提供了京东“快递到车”服务,来解决网购用户的快递收取困扰。

领克与吉利品牌不会“内斗”

2019年9月,领克汽车实现销量13,613台,环比增长24%。其中,领克01、02、03三款车型,分别取得了4,774台、2,311台和6,528台的销量。林杰表示:“整体中国车市在第四季度有所回暖,我们感觉12月可能会有一个小高潮。所以不用太悲观,市场肯定是要竞争的,但是像以前一样的增量市场是不可能的,肯定是优胜劣汰的时代。”

市场整体下行与国五国六切换等因素,导致汽车品牌价格战激烈。领克品牌的售价一向比较坚挺。近期,外界注意到有部分领克品牌经销商降价了。

林杰表示:“领克是新品牌,在车型销售初期,经销商会通过大量进货的方式保证产品交付,但在实施过程中,有经销商对车型配置、颜色等方面预估失误,出现了库存积压的情况,从而导致了经销商调整库存的促销活动。”

他强调领克品牌与吉利汽车并未因此出现“内斗”的情况。现在领克主销价段特别是领克01还是在17万区间,哪怕经销商有让利的话和吉利的价格相差比较远,吉利主要售价区间在12万左右,目前领克跟吉利品牌交叉度并不高。

其次,吉利集团也在时刻监测用户群体是否重叠。在产品打造上,领克和吉利在造型风格上是截然不同的路径和方向,领克走的国际化潮流设计的趋势,吉利符合中国大众审美。从用户调研看,二者的用户群体并不冲突。

“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内斗的困扰。”林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