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怼巴菲特,45年内年化收益31%!他是威震全美的华尔街之狼

前言:华尔街有一位声威赫赫的投资者,他是让美国上市公司高管们瑟瑟发抖的激进收购者,人称“企业掠夺者”;他曾在 2014 年力怼巴菲特在可口可乐发行巨额股票筹资给高管派发激励一事上的不作为;他在 1968-2013年这 45 年间年化收益率高达 31%,而同期巴菲特收益率“仅” 20%;

2019 年 3 月,他以 174 亿美元财富排名 2019 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 61 位,而同期索罗斯个人财富“仅” 83 亿美元,富豪榜排名第 178 位。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杠杆收购祖师爷,真正的华尔街之狼——卡尔伊坎

说到卡尔伊坎,尽管在美国被称为“华尔街最危险的人”,但国内并不知名。毕竟国内股民更顶礼膜拜的是股神巴菲特、查理芒格、霍华德.马克思、彼得林奇等人,这些伟大投资者的许多理念确实帮助到了数以万计的股民。另外金融大鳄索罗斯由于其在外汇市场的呼风唤雨,也颇为人们熟悉。

看了伊坎在耶鲁公开课的演讲后,这位老人的风趣幽默与睿智深深吸引了我,而且我发现其投资理念也特别有启发性。

他声称自己进行激进收购的核心逻辑是,绝大多数公司管理层平庸至极,只会做价值毁灭的事。这一点我非常非常认可,从身边的工作和生活来看,管理有方的企业实在是太少了。

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卡尔.伊坎传奇般的投资生涯,相信会带给大家许多启迪。

一、1961 年懵懂中入市大赚,次年却亏光了一切

依坎 1957 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医学院,大学毕业后进入军队服役,在部队里靠打扑克牌赢了 2 万美元后,1961 年进入股市,适逢牛市,他通过杠杆投资大赚了一笔,在两个星期内赚的钱比自己的父亲两年赚的还多。

当时年少多金的他买了一部超炫的敞篷跑车,并交了一个漂亮的白富美模特女友,似乎一下子就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可惜好景不长,1962 年美国股市崩盘了,一夜之间伊坎就亏光了自己所有的钱,而漂亮的模特女友也开着他的跑车悄然离开了他。

输了江山又输美人,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恐怕莫过于此!

惨痛的失败,让伊坎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其后伊坎成为一个期权投资专家,专门做套利交易。从此之后,他的投资生涯进入了开挂之旅。

二、成为期权交易专家,1968年成立伊坎公司

在股市的初次征战一度辉煌,最终却惨遭滑铁卢后,伊坎明白了短线交易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他想到可以利用自己的数学天赋,在不断的学习研究后,伊坎成为了华尔街对期权交易最在行的专家。利用期权从事套利交易,通过诚实可信的服务,逐渐积累了大量忠实的客户。

伊坎艺高人胆大,1968 年向叔叔借了 40 万美元成立了伊坎对冲基金公司,在纽约交易所买了一个席位。在做套利交易时,又从银行大量借钱,杠杆最高达到 10 倍。由于他做的套利交易当时几乎没有风险,他开始赚大钱了,一年能赚150~200 万美元。(注:当时可是 20 世纪60-70 年代)

漫长的整个 20 世纪 70 年代,伊坎都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上。当时华尔街对期权有所了解的人寥寥无几,也很少有人做这种交易,因此伊坎通过期权交易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伊坎做套利交易的主要手法是,购买几种可转债,同时卖空标的股票进行对冲操作。套利交易至今依然是伊坎主要的业务之一。

三、进军纽约曼哈顿,初尝收购的甜头

1、初次出手收购,翻倍离场

1977 年伊坎第一次出手收购,目标是家电企业Tappan。这家创立于 1880 年的公司主要产品是烤箱。伊坎在 8 美元的价格大量买入,希望公司能够被出售。公司CEO一开始拒绝了,毕竟这可是祖传三代的宝贝。

但伊坎很快在董事会得到一个席位,最终迫使这家公司以 18 美元的价格接受外部投资者的收购。伊坎投入的 140 万美元飙升到 270 万,巨大的收益,激励伊坎此后接连不断的进行激进收购。

2、收购辉门公司获利 20 倍

1980 年伊坎将办公室搬到了纽约曼哈顿,手头资金充裕的他野心也更大了。

伊坎敏锐地察觉到,当时不少传统产业都存在迅猛发展的机遇,但是由于公司治理和其他种种原因,许多企业股价长期低迷。因此,如果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将企业优化整合,将会有惊人的回报。

这个时候,他找到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一家拥有悠久历史的汽车零配件制造供应商辉门公司,当时濒临破产。伊坎再次展示了他的坚决果敢,通过自有资金加上杠杆融资,筹集到 8000 万美元收购了这家公司。

随后重金聘请麦肯锡等国际专业顾问公司为企业的战略、管理方面提供咨询,将它从“连准确的财务报表都交不出来”的极度混乱的公司,成功改造为一家管理规范的现代公司。几年之后,伊坎卖出它时,获利达到 20 倍!

3、在菲利普石油公司腾挪,再次大赚上亿美元

伊坎是一个冷静的近乎冷酷的家伙,他买入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赚钱,而最终的结果似乎总是如他所愿。

1985年初,伊坎再次相中了一家“基本面和股价严重背离”的投资对象:菲力浦石油公司。伊坎得出结论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的石油储量超过 10 亿桶,以每桶 30 美元的市价计算,公司的资产不应低于 300 亿美元,而公司的市值仅为 126 亿美元。

另外石油行业当时成长性良好;整个大背景更是利好,1979 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石油产量从每天 580 万桶骤降到 100 万桶以下,油价则从每桶 15 美元上涨至 35 美元。而且经济发展使石油的需求量每年以 10% 以上的速度在增加!

这样的好机会当然还有其他大佬注意到,而当时的伊坎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吃下整个菲利普石油。

竞争对手很快就来了,另一个财团以高出 10 亿美元的价格发起收购要约,伊坎被迫迎战。在双方不停提高收购价后,伊坎近乎崩溃,此时的他若按市价收购,资金缺口将高达 80 亿美元。

就在伊坎快要绝望的时候,有“垃圾债券之王”称号的著名金融家米尔肯为他提供了融资手段,为伊坎将杠杆加到了极限。

得到资金的伊坎将收购战进一步推向白热化。很快,竞争对手发现自己快扛不住了,伊坎看起来马上就要赢了。

出乎意料的是,伊坎最终选择了放弃收购,反而将手中的股票全部抛出。

事后有人问及原因,伊坎笑道:“菲利普石油公司要来何用?股价都已经涨那么多了!”在这次短短不到半年的交易中,伊坎成功获利上亿美元

四、声名鹊起,成为华尔街的“企业掠夺者”

还是在 1985 年,伊坎在对环球航空公司(TWA)的恶意收购中一战成名,从此成为威震全美的“华尔街之狼”。

当时伊坎发现刚刚完成业务拆分的环球航空公司的股权结构存在漏洞,只需要拿到51% 的股票就可以完成控股收购,而此时包括CEO在内的管理层一共持有的股票仅 1.1%。

伊坎迅速出手,在股价只有 10 美元的时候大量买进,当持股量达到 5% 的披露临界点时,伊坎短短数日将持股比例提高至 16%,华尔街投资者纷纷跟进,公司股价迅速飙升至 19 美元。

伊坎此后放出消息,表示自己无意控制TWA,股价很快回落并稳定下来。TWA公司管理层察觉到了危机,于是向纽约法院提起诉讼。伊坎却一边打官司一边火速将持股比例提高至 52% 以上,完成了绝对控股。

这场恶意收购最终以伊坎和其合伙人大获全胜而结束。1988 年伊坎通过管理层收购拥有公司 90% 的股权,完成TWA私有化。伊坎本人获利约 4.69 亿美元,却给这家公司留下 5.4 亿美元的债务,后来伊坎又以 4.45 亿美元变卖了TWA最有价值的伦敦业务。

2001 年TWA被美国航空收购,这家成立于 1925 年的老牌航空公司就此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在这次收购中,伊坎也是足够的心狠手辣,一共投入了其资金总量的 80%。

此后,伊坎在媒体的形象成为了冷酷的企业掠夺者,媒体认为他从不关心企业的长远发展,只关心如何利用收购和出售盈利,美国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们更是对他敬而远之。

然而,财富杂志却称他为股东权益的保护者:“不管你信不信,伊坎为股东赚的钱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

理论上来说,恶意收购者进入公司后,积极参与公司的管理,将垃圾资产抛售、更换CEO、回购股票等手段,的确可以实现股东的利益。

这样的收购案例还有很多。2000 年到2006 年间,伊坎收购了4 家赌场,并以3 亿美元买下了拉斯维加斯的“云霄塔”赌场酒店。2008 年 2 月,他又以 12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

2006年,伊坎以财大气粗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为后盾,动用数十亿美元收购了时代华纳,此后时代华纳的股价连续 6 个月上涨,伊坎抛出了自己持有的时代华纳股票,获利 8.8 亿美元。

伊坎的攻击目标都具有相同的特征:那些基本面依旧稳健,但是管理却十分不力、业务混乱而导致股价低迷的公司。

伊坎直言:“人们很少认识到美国上市公司的管理是多么的糟糕,大多数企业CEO都应该卷铺盖滚蛋!”他不仅是这么说的,还是这么做的。

从我的生活和工作经历来看,伊坎的观点和做法我绝对同意,大多数企业的管理真的都是混乱不堪。

五、新的时代,进军高科技公司

从 2006 年开始,伊坎将目标转向了科技行业的上市公司。时代华纳、摩托罗拉、苹果、微软、雅虎、eBay都是他的目标。

科技股通常估值水平更高,在转向狩猎科技公司后,伊坎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旗下的Icahn Enterprises股价曾一年飙升了超过 50%,伊坎投资基金 2013 年回报率超过 30%。

接下来我们一起看一下伊坎在科技行业的代表作:

1、入主摩托罗拉,分拆手机业务获利13.4亿美元

2008 年,伊坎趁摩托罗拉销售额下降 18%、股价徘徊于最低谷的绝佳时机,连续 5 年增持,最后持有 11.36% 股票成为最大股东。其后极力主张拆分手机部门,并号召股东支持由他提名的 4 名候选人进入董事会,形成新的管理团队。

摩托罗拉股价应声大涨。2013 年 10 月,摩托罗拉溢价 63% 将手机业务出售给谷歌。伊坎本人从这笔价值 125 亿美元的交易中,获利 13.4 亿美元。

2、分别操作奈飞、苹果,一共赚取超过40亿美元

2012年10月,伊坎以 58 美元的价格买入了NetFlix 10% 的股份;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伊坎大手笔买入奈飞后,曾想炒掉管理层。当时奈飞管理层带伊坎看了由奈飞自主拍摄、即将上映的《纸牌屋》,老辣的伊坎立刻改变了主意,转而全力支持管理层。

可见伊坎并非不分青红皂白就肆意凌辱管理层的投资者。

此后《纸牌屋》上映引发奈飞注册会员飙升,奈飞的股价也一飞冲天。一年后伊坎出售了其中半数股份,此时奈飞的股价相比伊坎的买入价上涨接近 500%,伊坎这次卖出获利超过 8 亿美元。

2014 年伊坎又两次减持奈飞,获利 4.5 亿美元;2015 年 6 月将奈飞清仓,进一步获利 8.7亿美元。伊坎一共从奈飞盈利超过 21.2 亿美元,是其获利最多的交易之一。(伊坎清仓至今,奈飞股价上涨约 210%)

在减持和清仓奈飞的同时,伊坎从 2013 年开始大力购买苹果公司股票,2014年 1 月,在苹果发布令人失望的财报后,伊坎公开表示苹果股价被低估,再次购入 5 亿美元的苹果股票,总持仓达到 20 亿美元。

2016 年 4 月伊坎将苹果清仓,据报道伊坎在苹果股票上至少赚取了 20 亿美元。有意思的是,在伊坎选择卖出后,股神巴菲特开始了对苹果的建仓,并持有至今。2016 年 4 月以来,苹果 3 年半的时间股价涨幅达到 190% 左右。

3、成为戴尔公司第二大股东,力图阻止创始人廉价私有化却失败

2013年 8 月,伊坎大量买入戴尔公司 8.3% 的股票成为第二大股东,试图阻止创始人迈克尔·戴尔报价 244 亿美元私有化公司的交易,认为这一报价低估了戴尔公司的价值。

疯狂的伊坎甚至打算自己筹资买下戴尔公司,虽然他的计划最终失败,但成功抬高戴尔股价依旧给伊坎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4、收购eBay,提议拆分Paypal,一度和解最终成功分拆

2014 年 1 月大量买入eBay 4600 万股后,伊坎要求eBay分拆旗下支付子公司Paypal独立上市,并要求eBay董事、硅谷知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辞职。

伊坎的理由是,当年安德森曾说服eBay以 27.5 亿美元的低价出售Skype,而安德森本人就是收购财团的一份子。而且在安德森出任eBay董事期间,他至少已经投资了五家与eBay存在竞争关系的公司,其中包括PayPal的竞争对手移动支付公司Dwolla与Boku。从董事利益回避的角度来看,伊坎的理由完全是成立的。

分拆PayPal 的计划一度中止,伊坎与管理层在 2014 年 4 月达成和解,但伊坎当时说未来分拆是有利的。2014 年 10 月,PayPal业务正式分拆成功。

2015 年 7 月,PayPal上市总市值 450 亿美元,到 2019 年 11 月,总市值达到1200亿美元左右,涨幅达到 166%,而未拆分前eBay的市值不到500亿美元,分拆上市果然实现了公司的价值和股东利益。

很显然,伊坎也从此次交易中大赚了一笔。

六、力怼巴菲特不作为

2014 年,可口可乐折价发行新股,筹资额达到 240 亿美元之巨,主要目的只是为了给高管们股权激励,作为可口可乐的最大股东,虽然巴菲特不赞同该方案,但仅仅投了弃权票。

卡尔.伊坎在《巴伦周刊》上猛烈抨击可口可乐这项股票发行计划,还批评巴菲特没有投票反对公司这个举动,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可口可乐的最大股东,巴菲特也是可口可乐董事会成员。

“太多董事会成员都把董事会当作大学生联谊会或者俱乐部了,在那里你一定不要批评别人。”卡尔·伊坎写道,“正是这种不得罪人的态度助长了管理层的平庸。”

正如我们所知,巴菲特一向都十分厌恶给高管派发股权激励,对此事巴菲特的回应是:他放弃了投票,但他是反对这个计划的,他已经平静地跟管理层谈过了,付给管理层的股权激励过高,应该降低,但是巴菲特在这个问题上不想和可口可乐“开战”。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就连巴菲特这种德高望重的投资大佬,也会由于各种原因而放任管理层的胡作非为,不去坚决抵抗可口可乐管理层损害股东利益的做法,而是选择了妥协。可见在企业治理层面,上市公司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太多太多了!

七、如何评价卡尔.伊坎?既是贪婪的魔鬼,也是善良的天使

对于伊坎的评价,外界并不统一:

既有“激进投资人”、“维权投资者”等带有褒奖意味的称谓,更有“吸血鬼”、“企业掠夺者”等具有谴责性质的标签。

在批评者看来,伊坎只关心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而从不关心企业的发展;

不仅如此,由于董事会往往考虑的是企业战略问题,但伊坎所关注的是短期收益,其不当的干扰行为势必危及公司的长期发展。更值得一提的是,伊坎有时会伤害到那些本不应该受到攻击的CEO们。(参考差点下课但机智的躲过一劫的奈飞管理层)

《华尔街日报》评价:“他把对上帝的敬畏引入管理以让人们按他的意思行事,这可能对迅速提升一个公司的股价有用,但可能不是公司持久盈利的最好之计。”

但另一面,伊坎也是股东利益最坚定的捍卫者。

伊坎:“我必须以股东的利益为出发点,而我就是最大的股东。”

由于信息与身份及力量的不对称,分散的小股东联合起来与现有管理层进行谈判不太可能,而对一个拥有公司大部分股权的大股东来说,用公司治理的正式程序给管理者施压还是很有可能的。

因此,客观上说,伊坎这样的激进投资者利用自己的号召力团结小股东,并以他们代表的角色监督企业管理层的行为,有力的促进了企业管理层专注于为股东创造价值。

资料显示,最近几年里伊坎曾经“染指”过的公司市值增幅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伊坎说自己的行为已经使得更多的中小股东获益。

1988年,伊坎在石油公司Texaco的年度股东会议上慷慨激昂地表示,“有很多人为反抗暴政而死去。至少我可以投否决票。

总结:

《财富》杂志称伊坎为“美国最热门的投资者”,“不管你信不信,现实中的伊坎是一个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人——他为股东赚的钱可能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

伊坎所“掠夺”的公司,基本都是管理存在严重问题的企业。而伊坎通过对管理构架进行改良,将其变身为一家家有价值的企业,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正是那些大企业的官僚主义者所缺乏的。

伊坎给美国上市公司治理带来了深远影响,尤其是在股东权益方面:促使越来越多的活跃董事开始挑战企业的高管。

那么,伊坎的故事对普通投资者有什么启示意义呢?

我们需要明白的有两点:

第一,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都非常腐朽无能,他们最擅长的往往是钻营关系,而非对企业进行卓有成效的管理,大多数CEO最常做的事是毁灭价值而非创造价值;

第二,我们不可能像伊坎那样,成为左右上市公司管理层的人,因此对大多数的公司,最好的选择就是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