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赤道最近的首都:厄瓜多尔·基多

西班牙语的厄瓜多尔就是「赤道」的意思,因为赤道正好横越厄瓜多尔的北部。厄瓜多尔北临哥伦比亚、东南与秘鲁相接、西临太平洋,在南美洲中是第四小的国家。

厄瓜多尔,是一个有趣的南美国家,被秘鲁和哥伦比亚包围,因穿越赤道被称为“赤道之国”,但却没有赤道同胞们“炎热不堪、寸草不生”的困扰,相反它以地球上最丰富的地貌与物种而闻。

这片未被过度开发的纯粹自然圣地,是地理摄影师们钟爱的目的地,是“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之一”,更是让达尔文与上帝说分手、写出旷世巨作《物种起源》的神奇国度。

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是旅居优品真善美国外旅居地,这里有许多古老的教堂、美丽的广场,并依旧保持着原始风貌,也因此被誉为“安第斯大博物馆”。

历史赋予了基多特别的韵味。游走在大街小巷,身侧的古建筑和淳朴的印第安人,无不洋溢着热情的色彩。醇厚的南美风情和鲜明的殖民风格相融合,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穿越回了400年前。

基多是距离赤道最近一国之都,距离市中心仅24公里。基多老城依山而建,城市和街巷随山势起伏,登高看基多,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立体的城市画卷。漫步在起伏的老城街巷,街边的古老建筑和穿行于街巷的各色行人,无不洋溢老城特有的韵味和色彩,西方文化和印第安文化在此完美融合,这正是基多的魅力之所在。

杰出的艺术家阿里斯蒂德斯-萨托里奥曾经说过:“基多是美洲的雅典、是拉丁美洲的心脏”,他用诸多非凡的艺术作品,高度赞美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名录的基多。基多号称是“美洲的寺院”,历史极具丰富性和创造性,保存于城内的雕刻、雕塑、绘画等艺术名作,生动细腻、惟妙惟肖。其中的“基多艺术学派”影响着整个拉丁美洲的宗教建筑艺术,而在这一流派中占相当重要主导地位的“土著人”-印第安人或者说是安第斯山区人,对这些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珍贵的艺术品是他们智慧的结晶。

基多城分南北两城,南部旧城完好地保留着印第安和西班牙文化的建筑风格,透着浓浓历史气息的阳台上鲜花自各式铸铁栏杆后探出头来;而新城大楼商场林立,充满着繁华的现代气息。

在距离基多2小时左右车程的地方坐落着全美洲最热闹、规模最大的印第安集市奥塔瓦洛集市(Mercado Artesanal de Otavalo)。整个集市颜色鲜艳耀眼,如同上帝失手打翻了他的水彩盒一般,以其周六的宏大规模而被人们亲切的称为“星期六集市”。

总统府是基多老城区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同时也是厄瓜多尔政府所在地,总统办公地点修建于19世纪,由当时的基多皇家检审庭检审官Carondelet男爵主持修建,并以他的名字命名。

基多的缆车顺着山坡而建,几乎是贴着山坡草皮缓缓上行的,乘坐缆车的初期脚下是茂盛幽暗的树林,过一会儿,山坡上的植被就变成了灌木与野草混生,再往上,山风越来越大,清晰可闻的呼啸声,夹杂着细长的野草随风而动的沙沙声,声音听得会让你心胆略寒。 从缆车上俯瞰,可以看到群山之中谷地之上,连片的建筑群。如果不是登高俯瞰,你绝对无法想象基多城竟然会这么大。天上浓稠的白云大朵大朵地在基多城上投下了大片大片的阴影,整个基多城完全被笼罩在大片的光斑和阴影之中,像是上帝的一幅大手笔油彩巨制。

出了缆车站,一路向上走,彩石路的尽头是一座小教堂,杂草灌木之中,依山而建,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棕红色的顶与蓝天白云,黄草绿树衬得格外美丽。在这片荒凉广阔的天地里,也许许多复杂的心情和隐秘的历史,都尘土一般沉淀在了小红屋茕茕孑立的身影脚下。

Guápulo小镇位于基多酒店东面,是基多的艺术小镇,有很多的当地艺术家。酒店后面的道路是殖民时期的马道,是基多出城的主要道路之一,道路沿山盘旋,路面是有古典气息的石板路。清晨起来,沿着基多酒店东面的山坡爬下,路旁的围墙和房子点缀涂鸦,咖啡、旅店、小商店,能够感受到小镇独特的艺术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