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同龢与左宗棠初次见面,一身豪迈之气可俯视一世,真神人

有人说,晚清的政坛是一个女人利用众多男人之间的矛盾进行博弈的“战场”。女人胜出成为主宰,男人却始终在女人的脚下争争吵吵。

翁同龢,一生敬佩的人的不多,甚至连曾国藩也不放在眼里,更别说李鸿章了。翁李在晚清政坛就是一对冤家,两位中堂见了面就掐仗。晚清四大名臣中,唯一让翁同龢敬佩的就是左宗棠。

李鸿章

左宗棠一个举人,曾连续三次会试不第,却能被大清最为清高的状元翁同龢所敬仰也是奇事一件。两人初次正式见面,是在1881年,翁同龢五十一岁,而左宗棠六十九岁。那一年,左宗棠奉召到京,商量日本吞并琉球,中日会商交涉的事情。到京后的左宗棠住在旃檀寺,并先入觐了两宫皇太后和光绪帝。3月3日,翁同龢慕名前去拜访左宗棠。左宗棠的大名对于翁同龢来说早已如雷贯耳。

翁同龢

早在二十多年前,左宗棠在太平天国之战中,已经名满朝廷。咸丰六年,翁同龢夺取一甲第一名,成为人人艳羡的状元,春风得意,风光无限。而此时的左宗棠却遭到了人生大劫,因为打了总兵樊增祥父亲的耳光,差点遭遇不测。幸亏曾国藩、胡林翼、潘祖荫上书为其说情,胡林翼曾大赞其“横览九州,无才出其右者。”其中潘祖荫的话更为掷地有声,他向咸丰帝大赞左宗棠:“国家一日不可无湖南,湖南一日不可无左氏。”此话一出,左宗棠之名名震环宇,而身在京师的翁同龢也已耳闻。此时,他正状元及第,名气大盛,认为左宗棠的名气只不过是吹出来的,充其量只是一介武夫。

翁同龢手迹

二十多年过去了,两人都已年过半百,翁同龢由当年的状元郎成为两朝帝师。那个曾经在心中只是一介武夫的左宗棠却让他越来越刮目相看。太平天国被剿灭,左宗棠因功被封爵,三年后,担任陕甘总督剿灭回民起义,光绪六年,左宗棠力排众议,亲率大军带着棺材亲征,迫使俄国交出新疆伊犁,此次犹如虎口夺食,左功劳最大。翁同龢与左宗棠的这次见面就在左出征之前。

1881年3月3日,翁同龢的日记中记叙了他与左宗棠的初次会面。“访晤左季高相国,初次识面,其豪迈之气俯视一世,神人一般。微不足者,思之深耳,论天下大势山河皆起于西北,故新疆之辟,实纯庙万古之远猷。”翁同龢认为左宗棠“微不足者,思之深耳”。但这正是左宗棠高翁同龢和李鸿章等人一筹之处,当时的朝廷无一人能有像左宗棠那样深谋远虑的。

曾国藩

有人说,左宗棠在政见上高人一筹,远超李鸿章,与曾国藩不相伯仲。曾国藩富于伦理之学,而左宗棠为安邦靖国之才。左宗棠未出山前,与曾国藩、胡林翼交,气陵二人出其上,中兴诸将帅大都曾国藩所推荐,皆信服曾,而唯有左宗棠能与之抗衡,不屈服。

翁同龢与左宗棠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光绪十年,此时左宗棠已经患有严重的风湿病,还有严重的目疾。翁同龢在日记中记载:左宗棠左眼渐渐模糊,甚至导致了失明,健忘也越来越严重。原本,左宗棠应该休致,颐养天年,但又逢中法交战前夕。对于法国的侵略,毫无疑问左宗棠坚决主张抵抗,这与翁同龢的意见不谋而合。当时也遭到了很大的阻力,李鸿章和曾国荃认为此时和法国开战时机不成,而恭亲王为首的军机处也对是否开战摇摆不定。左宗棠在朝廷中的威望可以说无人可敌,李鸿章也畏惧三分。最终,朝廷还是采纳了左的主张,向法国开战,并把左从两江总督调任闽浙总督。

曾国荃

左宗棠前往福建督师,临行前,特意同翁同龢道别。翁同龢在日记中记载:左侯来辞行,坐良久,意极倦倦,极言辅导圣德为第一事,默自寻醒,愧汗沾衣也,其言衷于理而气特壮,曰凡小事精明必误大事,有味哉!有味哉!最后翁同龢劝左宗棠要和沅帅(曾国荃)好好相处,同心同力,左点头答应。没想到,这是翁同龢和左宗棠最后一次见面。

左宗棠

1885年9月5日,左宗棠在福州病逝,次日,翁同龢闻讯,心情沉痛不已。在这一天的日记中,翁同龢记载:闻左相竟于昨日子时星陨于福州,公于予情意拳拳,濒行尚过我长揖,伤已,不仅为天下惜也。后来,翁同龢专门为这位好友寄去挽联:

盖世丰功犹抱憾,临分苦语敢忘情。

而相比于12年前,曾国藩去世,翁同龢显得平淡许多。1872年3月10日,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去世,几天后翁同龢在邸报上得知,在日记中淡淡地写下“大学士曾国藩卒于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