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为啥叫西伯利亚?其名与中国鲜卑族有关,与俄罗斯人无关

提示:可以看得出来,在莫斯科公国建立之前,中国的北方草原上基本没有俄罗斯人的什么事,而俄罗斯东扩也发生第一位沙皇加冕之后。想都能够想得出来,这之前生活在西伯利亚的人们,不可能让这片广阔的区域没有名字。所以,我们认为包尔罕、冯家升的说法是对的,即西伯利亚的名称出于鲜卑,古代鲜卑分居在那里,中国史书上的鲜卑不过是这个民族南迁的“散姓”。

鲜卑族是继匈奴之后在蒙古高原崛起的古代游牧民族,今天有很多人都认为他们融入了中国各民族,消失了,其实不是,他们不仅给今日中国留下了一个少数民族名称,也为俄罗斯留下了一个庞大和广阔的地名——西伯利亚。

鲜卑族为我们留下的少数民族名称是锡伯。锡伯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原居东北地区,乾隆年间清廷征调部分锡伯族西迁至新疆以充实当地。今锡伯族多数居住在辽宁省和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和霍城、巩留等县,在东北的沈阳、东港、开原、义县、北镇、新民、凤城、扶余、内蒙东部以及黑龙江省的嫩江流域有散居。

锡伯族

锡伯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满一通古斯语族满语支,是在满语基础上发展形成的一种语言,跟满语很接近。锡伯文是1947年在满文基础上稍加改变而成的。新疆的锡伯族至今保持着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兼用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东北的锡伯族在语言、衣食、居住等方面同于汉族。

锡伯族,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Sibe”。在汉文史书中,不同时期曾有几十种不同译音译法,如须卜、鲜卑、犀毗、犀比、悉比、失比、失必尔、师比、西卑、室韦、失韦、斜婆、西伯、史伯、洗白、西北、席白、席北、锡北、锡窝等, 直到明末清初时才统一为锡伯。贺灵《锡伯族源考》:“锡伯之名最早见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一般认为锡伯族名是以锡伯族长期活动的地区命名的。”(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

通过“须卜、犀毗、犀比、悉比、失比”等等,不难看出锡伯其实就是鲜卑的谐音,明万历二十一年后才初步将这一名称统一了音译的规范。至于锡伯族的族源,占主流的是鲜卑说,还有女真说,持女真说的学者还具体指出锡伯族源于女真瓜尔佳氏苏完部,此外,也有学者认为,锡伯族最早起源于高车人色古尔氏,发源于贝加尔湖南部的苏古尔湖,公元429年,北魏太武帝远征高车后,始迁嫩江流域。

锡伯族

说法有这么多分支或者不同,并不奇怪,最重要的是,今天,有很多研究民族的人,通常会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那就是常把一个民族集团当作一个民族来研究。打个比方,匈奴是我国北方的民族集团,匈奴的一部人或者统治阶层管理着这个集团,我们可以把他们叫匈奴族,但不能把他们管理的这个集团全部称为匈奴族。匈奴在这种管理里就是一个部落联盟或者政权,有着很多很多的民族。后来,历史上出现的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等等都是这么个道理,而且,他们之间是有传承关系的。

这一点,没有什么好争论的,锡伯族的族源更是如此。女真说和高车说,若再往上推都会推到鲜卑、匈奴的部落联盟里。更何况,历史上的女真有那么多派别的存在,他们也曾以政权的形式出现过,今天的满族不过是其中的一支而已。至于高车人即是敕勒人,4世纪中叶,生活在阴山一带的他们大都已鲜卑化。著名的《敕勒歌》就是北齐时敕勒人的鲜卑语的牧歌。敕勒人在北魏时期大量参加北魏的战争,其中大部和鲜卑人一起逐渐融入汉族。至于西迁今新疆吐鲁番一带建立高车国的高车人,则在公元541年,被柔然灭国,而柔然最高统治部落可汗郁久闾氏本部,也是鲜卑别部的一支。

鲜卑人

这样一来,就基本上可以锡伯是鲜卑谐音的问题确定了下来,即使中间还有一些细节需要研究论述,但大致的方向一定不会有错的。那么,鲜卑族起源于什么地方呢?请注意,我们说的是鲜卑族,而不是鲜卑部落联盟或者北魏政权。

对于鲜卑的民族起源,史学界还没有定论,但基本认为鲜卑为中国古代北方民族转化而来。这中间,鲜卑族源于东胡是最广泛的说法。《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和《十六国春秋》均说鲜卑就是东胡的余部。晋代王沈编纂的《魏书》与司马彪的《续汉书》等史籍也提到,鲜卑与东胡有密切的渊源关系。《史记索隐》引东汉胡广云:“鲜卑,东胡别种”,更证明鲜卑来源于东胡。

我们倾向将鲜卑民族按地域划分,即:按照分布地域不同,分为西部鲜卑、中部鲜卑和东部鲜卑。其中西部鲜卑主要指河西鲜卑、陇西鲜卑,包括吐谷浑部、乞伏部和秃发部等;中部鲜卑包括拓跋部和柔然等;东部鲜卑包括宇文部、段部和慕容部等。

西西伯利亚风光

西部鲜卑大体更接近于匈奴,史书里也有本是匈奴的他们换名号称鲜卑的记载,所谓“匈奴余种留者十余万户,皆自号鲜卑,于是鲜卑渐强”。草原上的这种更名和更迭,让中原的王朝常常弄不清他们到底是谁,东汉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鲜卑作为民族实体第一次被中原王朝所知,当时的皇帝刘秀就说:“鲜卑……是谁呀……这个好像没听说过!”

中部鲜卑拓跋部和柔然,在今日中国的正北方,从地域的角度讲,他更接近于匈奴+东胡;东部鲜卑来自于东胡,他们虽然在血缘上显得相对“纯”一些,但东胡仍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个民族部落的联盟。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对于鲜卑的民族起源,史学界很难有定论,而所谓的鲜卑族也有着东部、中部和东部的分别:他们就是一个名号下的三个大部落,三个大部落之下,又有着不同民族的众多的小部落。所以,《三国志》、《后汉书》、《晋书》和《十六国春秋》虽说都记载“鲜卑”族名是“依鲜卑山,以山为号”,《魏书》记载为“大鲜卑山”,但这些说法也不知道是就哪一支鲜卑而言的。尽管,据今天的学者考证,鲜卑山即为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中旗的蒙格罕山;而大鲜卑山则位于发现有嘎仙洞的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境内的大兴安岭北段(这也是一种假说,原因是鄂伦春旗有个嘎仙洞),依然存在着一个不知道是哪一支鲜卑的问题。

北魏石窟

同时,鲜卑这个民族不管是西部、中部还是东部,在历史上都建立过或大或小的政权,相同的族名与不同的政权名称,又让鲜卑的起源地更加混乱和模糊了起来,要把它局限于某一地实在是有些牵强甚至是错误的。这种牵强和错误可能是这样的:对东部鲜卑来说可能是对的,但对西部鲜卑和中部鲜卑就不一定,反之亦然。所以,鲜卑的起源应该是中国北方(包括西北、正北和东北)这一广阔区域内的存在,而不能局限于某一地。

现在可以回到西伯利亚这一北亚地区的一片广阔地带上来了。在学界还有一种说法,大鲜卑山在俄属伊尔古斯克省北,通古斯河南。历史上的鲜卑族派繁衍,部落极多,分布在西伯利亚各地,所以就用鲜卑的族名,给这片土地起名。包尔罕、冯家升在《西伯利亚名称的由来》一文也称西伯利亚的名称是出于鲜卑,他们认为,古代鲜卑分居在西伯利亚,中国史书上的鲜卑不过是这个民族南迁的“散姓”。

北魏壁画

西伯利亚西起乌拉尔山脉,东至杰日尼奥夫角,北临北冰洋,西南抵哈萨克斯坦中北部山地,南至蒙古、外兴安岭,面积约1322万平方千米,绝大多数被俄罗斯控制,只有西南有一小块在哈萨克斯坦。依据地形可分为三部分:西西伯利亚平原、中西伯利亚高原、东西伯利亚山地。

今天,很多人都说,“西伯利亚”意为“宁静之地”,名称源自蒙古语“西波尔”(泥土、泥泞的地方),古时西伯利亚就是一片泥泞的地方,住在这里的蒙古先民以地形为这个地方取了名字,当俄罗斯人来时,将此音译为“西伯利亚”。

我们认为,这多少有些臆想,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国之前,蒙古先民当然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但那时候并不会有所谓的蒙古或蒙古语,蒙古先民分明还有着其他的名称,蒙古语当然也有着其他的叫法。至于俄罗斯则是一个在中国元朝时才有的国家,他们的祖先为东斯拉夫人罗斯部族。

鲜卑人长相复原

公元882年—公元911年,罗斯部族形成了一个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国家——基辅罗斯,但到了12世纪30年代以后,统一的罗斯国家已不复存在,罗斯历史进入封建割据时期。13世纪初,蒙古帝国入侵,在东欧建立了钦察汗国,罗斯人臣服于钦察汗国。此后,罗斯人的发展中心转移至东北部莫斯科一带。

1283年莫斯科公国正式建立,这个时候是中国元朝的开国皇帝忽必烈在位的时期。1547年,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加冕称沙皇,建造克里姆林宫,莫斯科大公国逐渐发展为东北罗斯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领导其他公国摆脱了蒙古鞑靼的统治,使俄罗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而这一年是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伊凡四世只有仅17岁,成为俄国第一位的沙皇。

可以看得出来,在莫斯科公国建立之前,中国的北方草原上基本没有俄罗斯人的什么事,而俄罗斯东扩也发生第一位沙皇加冕之后。想都能够想得出来,这之前生活在西伯利亚的人们,不可能让这片广阔的区域没有名字。所以,我们认为包尔罕、冯家升的说法是对的,即西伯利亚的名称出于鲜卑,古代鲜卑分居在那里,中国史书上的鲜卑不过是这个民族南迁的“散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