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寺——选址隐秘、佛寺恢宏,扑朔迷离的传说让人感觉神秘诡异

从河南拜访金灯寺(现已叫龙滤山景区)大约有这么几条线路:

一、从林州的石板岩、猪叫石到山西的宑底村,沿石玉线到达龙滤山,这是距离最近、风景最好的一条线路;

二、自林州的合涧镇,经八达村、花园村有30多公里的砂石路到达金灯寺。这条路近,但十分难走,道路未修时大坑连小坑,小石伴大石,只有硬派越野车才能通行;

三、绕道平顺县,从杏城镇到玉峡关村,而后到金灯寺。

四、从林州的红谷山景区,直接爬山可上金灯寺,但那是几乎垂直攀登的几十里山路,非当地村民或久经考验的铁杆驴友,一般人恐怕难有如此的体力和耐力,此道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除此之外,应当再无路可通。于是我的金登(金灯寺地处金登村)之行围绕着这几条路,开始了长达几年的艰难探索,一次次眼睁睁看到它就在眼前,但一次次却都被无情地“拒之门外”似乎此生再与它无缘。

无数次从安阳的朋友那听说金灯寺,而且捎带着一大堆扑朔迷离的神秘传说,未见其容,先闻其声,更加增加了我的好奇心与向往。

金灯寺建在悬崖峭壁上,上看不见、下看不见、左看不见、右看不见,只有到了跟前才能看见。金灯寺为何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每到月朗风清之夜,站在对面的山上遥望,就能看到一盏灯烛在山间飘忽移动,似磷火、似萤虫,忽明忽暗,忽前忽后,忽高忽低神秘诡异……

据传金灯寺是某朝某代被废除的皇帝为躲避追杀而来此落发建寺,所以选址隐秘、佛寺恢宏。听了这些传说,赴金登朝拜的心理愈加迫切。

一、一访金灯寺

那还是九十年代初,林州、平顺一带的林虑、龙虑山间都没有像样的铺装路面,山路极为艰险,走在上面就如同走在河道中,大小石块时刻都能把你颠到车顶棚上。

那几年单位给我配了一辆北京吉普,四轮驱动加钢板弹簧加工字大梁,越野能力那是远超什么霸道、路虎、牧马人,可惜太过简陋粗糙,现如今道路上已难寻其踪影,但那时候有个北京2020是相当牛逼,也相当实用的。第一次去金登我把车交给朋友开,我坐副驾驶,至于当年走的哪条道我已浑然不知,我想大约应当是合涧、八达、金登线。那朋友是个车疯子,一握上方向盘就变成了魔鬼,在那样的崎岖颠簸的山路上,车开得像赛道飙车,而我们坐在车内的人则翻江倒海五内俱焚。车开得有多疯狂?后备轮胎都被他颠掉了竟浑然不觉……

车到一处岔路口停下,朋友指指上面说,从这拐进去就是金灯寺了。看看更加陡峭、更加崎岖、更加坑洼的羊肠小道,想想自己的胃,看看自己的车,我再没勇气走下去,还是打道回转去寻找那只备胎吧,要不回去如何交代?我果断夺回驾驶权,慢悠悠沿来路下山,失落的备胎在10公里开外的树杈上才找到,幸亏这路上几天也见不到一个人影,一个礼拜回来找也不会丢失。第一次拜访金灯寺就此无功而返。

说点后话,回来后老觉得我的北京吉普有点不对劲儿,哪不对劲儿也说不上,后来发现,原来左后车轮的钢板弹簧在那次爬山越野中颠断了一根,路有多难走,朋友开的多疯狂,就可想而知了。

二、二访金灯寺

大约七八年后,真正是机缘巧合,或者说无巧不成书,我那位安阳的朋友居然工作调动到了濮阳,新交的女朋友娇艳无比,又无比爱玩儿,于是再访金灯寺就又被提上了议程。

这次人多,四个家庭开了三辆车,两辆桑塔纳加我的奇瑞旗云(发动机与宝马迷你同款,动力强劲且省油)。行进路线是自林州红旗渠沿202省道进入山西改324省道经石城镇、阳高乡、北耽车乡,改325省道到平顺县,自平顺县到杏城镇,到玉峡关村。这一大圈绕了300公里,如果从合涧镇、八达村走,最多150公里,整整短了一半。但道路的艰险让我们开轿车的人不敢尝试。

当天天气酷热,室外温度35度以上,加上湿度很大,即使行驶在山路上也要全程开空调。但到了玉峡关村,刚一下车就被冻得连打寒战,带着厚衣服的人纷纷穿戴个严实。那时外出旅游较少,没有多少户外经验,没带任何防寒用品,穿着短衣短裤那叫一个冷,鸡皮疙瘩、外加哆嗦、外加上牙磕下牙!幸好在这么偏远之地居然还有一家小饭馆,点了他们所有能做的鸡鸭肉蛋,一顿胡吃海塞,才勉强顶住了“严寒”。

吃过饭由店老板介绍,把我们分别带到农家去挤,就是让农家把自己的床让出来让我们睡,他们到别的屋去将就一晚。可是太冷了,我们没带衣服的连门都出不了,老板到我们的住家去借了毛衣、棉袄穿上才得以分别去各农户,连村里啥样都没看,就直接钻进了被窝,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床被子足有半尺厚,钻进去翻身都困难,但一夜却睡得十分惬意,要知道这可是炎热的7月份,在家里即使最寒冷的三九天,我们也是一床薄被(当然是有暖气的),在平顺到底有没有夏天,冬天这里会冷到什么程度,真是难以想象。

回来查查资料,玉峡关村海拔仅有1529米,按每增高1000米海拔,温度降低6度算,玉峡关村比我们平原的温度低10度左右,35度到25度,仅是凉快许多而已,不至于冻得我们出不了门呀?我感觉当时的温度绝对在15度以下。想想,玉峡关村坐落在一条很深的峡谷内,几乎是三面被大山包围,一天中只有下午太阳光可照进来,日照时间短、植被超好应当是夏天温度奇低的原因吧。

第二天早上不敢早起,等农家把饭做熟了喊我们方才爬出被窝。吃了顿地地道道的农家玉米糁稀饭、玉米面窝头加咸菜,准备出发,身上的毛衣脱不下来,给主人商量能不能穿走,回来时再还给人家,主人说,这种破衣服给你们也不要,但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东西,不是怕你们穿走不还,是怕你们不从原道回来。我们问还有其他路可以回河南吗?农家说有,那就是我们以后会写到的合涧镇、八达村、花园村到金登的那条近道。

金登固然名不虚传,千难万险来到金登更是感觉不虚此行,风景绚丽独特,古寺幽闭神秘,石窟独一无二(后面专章叙述,此不赘言)。

石窟为南北朝的后赵时期作品,雕像古朴呆萌,时代特色独树一帜。最标新立异的还是石窟的格局,它是在一面石壁上先将表面不规则的石面凿平,形成石屋的墙和门窗,然后将里面掏空,形成三开间大小的石屋,而后在石屋中雕琢佛像,成为全石头的水陆殿。它不像其他石窟我们熟悉的样式,或覆盆式屋顶,或中心柱式石窟,似是而非,不伦不类,但又标新立异不同凡响。

原先石洞中有泉水流出,创建石窟者居然奇思妙想,将石窟凿成了一座储水库,泉水流出后储藏在石窟底部,大约1米多深,石窟的四面石壁上雕凿佛像,要拜见佛祖,需要在石窟内搭建的石条阶上谨慎挪步,否则有跌入水中之虞。要给佛祖进香的话,那就只有在石窟外进行了。

进石窟时,一位看庙的女居士就告诫我们,不要在石窟内的水中洗手、洗脸,因为石窟里的泉水是寺庙内的饮用水,更是敬佛的圣水,不可玷污。我们都尊言谨行,正当我来到佛像前细细观察罕见的后赵雕塑时,身后发生了不愉快。原来朋友带来的那位娇滴滴还是蹲在水面上的石条上,无所顾忌地撩水洗手、洗脸,此举被偷偷观察我们举动的女弟子发现,几句指责在所难免。

可以理解,食用水不容玷污,有言在先毋庸置疑,还要强行破规矩,理亏人愧,按说道歉几句也就完了,没成想,那位朋友为了保护娇滴滴,居然再次将手伸入水中,那女居士并未勃然大怒,疾言厉色,而是双手合掌,连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接下来不说你也能想到,一群人旅游兴趣一扫而光,原先计划的吃斋饭、夜宿等等都无心再做,收拾行装,匆匆离去,心想如此仙境佛国,不能心神不安地游下去,今后自己再来,好好享受这世间罕见的绝美之地,谁知,此去一别几乎成了诀别,再想去金登竟比登天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