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小卖奶为生,24岁当上厂长,32岁借100万干到600亿

当经济非常高昂的时候,站在浪潮之巅的人会非常多,有些是被趋势推上去的,有些可能是被吹风机吹上去的,而在经济低落期,大潮退去,才能看出谁是勇敢者。

——吴晓波对冷友斌的评价

今年11月13日,中国最大的奶粉企业中国飞鹤正式登陆港交所,总市值为665亿港元。

提起国产奶,大家永远都忘不了一个词“三聚氰胺”。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轰动全国,国产奶粉从那时开始被钉在耻辱墙上。

因为受害人是婴幼儿,这直接触动了人类最柔软、最脆弱、最敏感的神经。

三鹿奶粉事件之后,消费者对国产奶粉尤其是婴幼儿奶粉彻底失去了信心。而来自荷兰、新西兰、爱尔兰等地的生产的进口牛奶,则备受国人追捧。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飞鹤奶粉却实现了逆袭。

2017年,飞鹤奶粉问鼎全球婴幼儿奶粉亚洲第一品牌。服务消费者累计近2000万,飞鹤粉丝突破500万。摘得“世界食品品质评鉴大奖”金奖三连冠。

飞鹤奶粉到底做对了什么?它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实现逆袭的?

飞鹤奶粉从被国人的质疑和不信任,到成为国产奶粉的标杆,再到今天被人认可和惊叹,这巨大的转变,离不开董事长冷友斌的坚持和引领!

1

24岁当上厂长

冷友斌出生于黑龙江北安市,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农垦场。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他从14岁就学会养牛、挤奶。

小时候,他们家里主要靠养牛卖奶为生,冷友斌常常拎着自己亲手挤出的牛奶,送到农场去卖,赚到的钱拿来补贴家用。

一手交奶一手交钱的生活,让冷友斌感到格外满足。那时,冷友斌就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学有所成,积极投身于奶粉事业。

于是,冷友斌选择跑到上海学习乳业相关知识,毕业以后就自告奋勇去了赵光农场当技术员。

兴趣,是成事的前提。热爱自己当下所做的事,才能真正做成大事。

他从小卖奶为生,24岁当上厂长,32岁借100万干到600亿

冷友斌对乳业非常感兴趣,他为了帮助赵光农场提升收益,经常跑去做市场调研,到处收集信息。

别人觉得苦,他认为值得;别人嫌麻烦,他不在乎。

经过一番调查,他发现那时候全国市场基本上没有婴儿奶粉,有一些用豆子做的婴儿粉,卖得也不好。冷友斌预测:未来婴儿奶粉的需求量很大,要是能够研发出这样的特色产品,肯定能让农场获得巨大收益。

在冷友斌和团队不懈钻研和努力下,赵光农场推出了婴幼儿奶粉,22岁的他也因此被赵光农场破格提升为副厂长。

婴幼儿奶粉成功上市后,因为销路问题,赵光农场的效益并没有太大提升。

那时候还没有超市和母婴门店,所有奶粉产品的营销路径非常单一,全部靠供销社和柜台来进行销售。

销售路径单一,销量提不上去,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打破局面呢?

经过和团队的探讨后,冷友斌决定结合自己所学的营销知识,去为奶粉做广告、利用市场宣传活动来提升产品销量。

于是冷友斌建议农场成立了自己的销售团队,在渠道奶粉市场比如山东和河南等容量较大的地方开拓市场。

后来,冷友斌这种超前的营销思路,也为赵光农场打开了市场,埋下坚实的基础。

1993年,24岁的冷友斌正式升为了厂长。

2

32岁借100万艰难创业

中国飞鹤的前身实际为赵光农场乳品厂,隶属黑龙江农垦总局。

2001年,正当冷友斌带领赵光农场走上正轨之时,黑龙江农垦总局突然决定对旗下乳制品企业进行整合,赵光农场也在其中。

为了保住“飞鹤”品牌,时任厂长的冷友斌带领一班人马到克东县另谋发展,背负着原厂1400万债务,重新开始创业。

搬厂之前,冷友斌和大家说:“此行犹如打仗,从头开始,前途未卜。你们想走,我送安家费,咱们兄弟一场,不能亏了大家。”

结果大家都说,不离开冷友斌,大家一起干。

可没有钱怎么办呢?总不能让兄弟们跟着一块吃苦吧。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冷友斌为钱发愁之际,一位朋友主动找上门说愿意借给冷友斌100万元渡过难关。

怀揣着向朋友借来的100万元,他开始了艰辛的创业历程。

建厂初期是艰辛的,一切从头开始,看着杂草丛生、破烂不堪的厂区,许多人都劝冷友斌放弃,可他却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拿着这一百万,冷友斌打算先改造厂房。三伏天,他和工人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工地上人手少,他就亲自指挥,监督施工。

经过三个月的改造,他把那个破烂不堪、濒临倒闭的工厂,硬生生的变成了一个花园式现代化企业。加工能力也从之前的每天处理鲜奶 40 吨提高到 100 吨。

飞鹤由危转安后,冷友斌的奶粉事业迈上新的台阶。

3

历经三聚氰胺事件的阵痛

深陷“洋奶粉”围攻困境

经过几年的扩张、营销,冷友斌的奶粉事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

2001年至2005年,短短四年时间里,飞鹤由原来销售额不足1亿元上升至近5亿元,由原来走到了破产边缘变成了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可惜好景不长,谁也没想到,正如日中天的中国乳业,竟因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一则消息而一落千丈。

2008年9月16日的新闻联播,通报了震惊全国的三聚氰胺事件,22家企业69个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三鹿、熊猫、圣元、古城等一批批全国知名品牌纷纷落马。

这件事,轰动全国,令中国乳业蒙羞,波及国内所有奶粉生产制造的企业。

自三聚氰胺事件后,国产奶粉一度让国人失去信心,中国人在日韩、欧洲、美国等全球各地抢购洋奶粉的现象,一度成为外国人嘲讽中国的笑话。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中国奶粉市场开始不断被洋奶粉所蚕食,国产品牌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即便飞鹤在三聚氰胺事件中检查没问题,也难逃负面认知的严重影响。

为了生存下去,飞鹤只能打折贱卖,买四送一、买三送一,甚至买二送一……

中国乳业身陷囹圄,总要有人出来扛起这面大旗,否则,中国婴幼儿的口粮就要被国外品牌所垄断。

三氯氰胺事件打死了一批人,也让一批人活了下来。虽然飞鹤活了下来,但任由洋奶粉蚕食下去,飞鹤迟早也会完蛋。

冷友斌知道飞鹤能独善其身一时,不能独善其身一世。

于是,冷友斌决定站出来反击,把中国奶粉行业丢掉的尊严和场子找回来。

从2016年开始,冷友斌主导着飞鹤做出更全面的改革,他提出“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产品口号,直击外国品牌痛点,冷友斌为中国乳业争回了一口气。

有心人,天不负。经过一系列的布局和改革。

2016飞鹤奶粉跃升为国产婴幼儿奶粉第一品牌。

2017年飞鹤销售增长超200%。

2018年销售额突破100亿。

2019年11月13日在香港上市,总市值为665亿港元。

是的,冷友斌为中国乳业找回了场子,让中国宝宝的奶瓶重新回到了中国人手中。

如今,冷友斌带领飞鹤在港上市,进行国际化战略布局,谋求更大市场。

既要警惕国外品牌对市场的瓜分,又要守住国内奶粉江山。

在内忧外患之下,冷友斌还能否牢牢将中国宝宝的奶瓶护在手中?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4

回顾冷友斌带领飞鹤逆袭的历程,我们看到了他数十年不忘初心的坚持,看到了他身上那种东北人骨子里特有的憨厚劲。

这种直面挑战,勇于承担的精神令我们佩服,也令董明珠感动。

对于冷友斌的创业精神,董明珠在《赢在中国》评价说:“撕开狼性看到的是爱心”。

在董明珠眼中,冷友斌恰是守护中国宝宝奶瓶、振兴中国奶业的勇敢者。她认为一个心有大爱的人,是能够做好奶粉的人。

董明珠直言:“等我以后有孙子了,就让他喝飞鹤奶粉。”

相信有了董明珠的撑腰和支持,冷友斌在中国制造这条路上会更加有信心地走下去!

同样,我们也希望冷友斌能带着国人对中国乳业的这份厚望继续负重前行,创造更大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