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达赖的传奇故事

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唐时在西藏地区广泛传播,元朝时,忽必烈极为推崇。格鲁派(黄教)是藏传佛教中最后兴起的一个教派,1578年,土默特部首领阿拉坦汗和黄教领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会晤,会晤后,阿拉坦汗赠给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的尊号,从此始有”达赖”这一称谓。后人将这一称谓追赠于黄教的前两位领袖,根敦珠巴为一世达赖,根敦嘉措为二世达赖,所以索南嘉措称为三世达赖。

1582年,阿拉坦汗去世,索南嘉措受邀前往土默川为阿拉坦汗诵经和祈祷,1585年到达归化(今呼和浩特),1586年到灵觉寺(今美岱召)为阿拉坦汗举行了第二次葬礼,并居住在专门为他修建的行宫里(今美岱召达赖庙)。1588年明廷派使节到土默川,代表万历皇帝赐三世达赖”执金刚”称号并邀请他到北京讲经说法,接受邀请的三世达赖在进京途中圆寂于吉嘎苏台(今内蒙古正蓝旗境内)。临终前他告诉侍从,自己将转生于蒙古地方。据肖大亨《北虏风俗·崇佛》中记载:”达赖每指今松木尔台吉所居曰:’此地数年后有佛出也。’后达赖卒,不一年,至万历十六年,松木之妻孕矣,孕尝袒,腹中有声,众僧曰:’此当生佛。’比产时,儿果自言曰:’我前世达赖喇嘛也。’……达赖生时乘马,念珠及经一册,顺义西还,以此数者示儿,儿果曰:’此我之马也。’于诸物品中,独取念珠与经,曰:’此我之故物也。’……成号曰小活佛”,”小活佛”即阿拉坦之孙松木尔台吉之子虎督度。

虎督度1589年正月初一出生于今土默特右旗苏波盖乡苏波盖村(一说今乌兰察布市商都县的察哈淖尔)。据《绥远通志稿》记载,该村建有一塔,塔高10米,内供四世达赖像,是达赖喇嘛的埋胞塔,蒙古语称塔为苏波勒格,其村即以塔为名,塔后有护塔寺庙,本地人称苏波盖召,也称白塔召。《萨拉齐县志》也记载:”白塔召,在县城东苏波罗盖村,清乾隆十六年建”,”文化大革命”时被毁。

1592年,由高僧巴丹嘉措率领的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代表团,按照藏佛高僧法位继承仪规,确认虎督度为转世灵童,并赐名云丹嘉措(意为功德海),由席力图召一世活佛教授经义。由于父母对儿子十分疼爱,西藏僧众几次邀请入藏,都被婉言推迟。只到1602年,西藏三大寺派出正式代表团迎接四世达赖入藏,土默特部派5000骑兵护送,沿途受到青海、西藏等僧俗的隆重迎接。1603年云丹嘉措到达西藏,在藏北热振寺举行了坐床典礼,后到拉萨,住进哲蚌寺,被迎请上甘丹颇章的法座,举行了出家仪式,接受了沙弥戒。为管理蒙古地区教务,云丹嘉措派迈达里活佛赴蒙古地区代表自己掌教。1606年,迈达里活佛来到灵觉寺为弥勒佛像开光,从此在该地坐床20年之久,这也是今天美岱召寺庙和村名的由来。1607年云丹嘉措向罗森却吉坚赞(后成为四世班禅)学法,1614年又将其请到哲蚌寺举行拜师仪式,受比丘戒。同年,任哲蚌寺第13任池巴并兼任色拉寺第15任池巴。明朝政府为云丹嘉措颁发了法印并赐予”持金刚佛陀”法号。1616年12月25日,圆寂于哲蚌寺,年28岁。1617年,四世班禅为他举行法会,遗体火化,据说从心、舌、眼三处和头盖骨上出现了许多舍利。法会后,土默特部的罗卜桑丹津扎木苏奉心脏舍利而归。

五世达赖在《四世达赖喇嘛传》中对其一生作了较为客观的评价,他认为,四世达赖作为格鲁派最高宗教领袖,没有利用贵族身份影响其他教派,在当时红教和黄教斗争异常激烈的情形下,尽量保持与各教派之间的友好关系,维护了西藏地方的安定团结,这是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四世达赖对黄教在蒙古地区的传播也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特别是西藏的天文历算、医药、建筑艺术和宗教哲理等对蒙古社会文化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