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陈湖雄:造一支中国人自己的好笔

上海晨光文具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 陈湖雄

辍学创业,进入文具行业

1970年,陈湖雄出生于广东汕头。他回忆说:“那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因为家里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人多地少,全家五口人共分到半亩多一点。初中的时候,我是班里吃不起食堂的五六个人之一,自己打包带稀饭,骑一个小时自行车到学校,冬天没有任何保温措施,饭很早就冷掉了。”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中学辍学出来打工做推销员。扛着一箱箱样品,比如小电器、日用品之类的百货,跑到全国各地去推销,推销员的过程中,他与上海市、广东省、江苏省新华书店有了业务,新华书店有一个全国体系,书店与卖文具的基本是挨在一起的,而且门面位置都是城市改造之前最好的,在跟新华书店接触以后,发现文具这个行业相对比较稳健刚需。一方面是学生需求,一方面是办公需求,而且不变质不腐烂,就一直专注于这个行业的,第一桶金也可以说是从新华书店起家的。

“在创业初期,没有资本,没有背景,没有品牌,总之什么都没有,完全要靠双手去创造。”陈湖雄说,“刚开始真的只是为了活着,为了吃饱饭。”

就这样从1989年起,他一头扎入文具行业,从推销员到文具销售代理,以及文具品牌的全国总代理,代理韩国台湾的一些文具,通过八年创业,大概做到了两三个亿的年贸易额。

没有了货源,那就自己造

转变发生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很多国外文具供应商的工厂倒闭了。没有了货源让陈湖雄焦虑万分,无奈之下,他做了一个决定——要造自己的笔。

他选择来到上海建立工厂。“上海是中国的商业中心,很多老牌制笔企业都在这里,当时又恰逢民营企业蓬勃发展的机遇期。”陈湖雄说。

1998年左右,陈湖雄在上海浦东六里建立了筹备厂,1999年在奉贤买下6亩地正式建厂,正式进入生产销售一体化的实业阶段。20多年时间,晨光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中性笔生产商,光中性笔的产量一年就超过50亿支左右。

开始生产后遇到的一系列问题让陈湖雄意识到,必须要在技术攻关上下功夫,不能老是依赖进口。“墨水和笔头以前是依赖日本、韩国、德国等进口,其实几年前我们已经攻克了笔头生产的技术难关。”陈湖雄说。

中性笔、圆珠笔等是人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文具,然而很少有人会想到这种常见文具背后蕴藏的科技含量与技术难度。

2016年初,一则“中国居然造不出圆珠笔头”的新闻引起人们关注。文章提到,虽然中国有3000多家制笔企业,20多万从业人口,年产圆珠笔已达400多亿支,但是核心部件笔头却只能依赖进口。

“一支笔看似简单,单笔头的制造就有20多道工序,别看笔头上这一个小小的球珠,我们有一整个科研团队在研究它,加工精度和加工难度不亚于精密手表零部件。”陈湖雄说。

某种程度上,书写水笔的笔头技术含量比手表零部件还要高。首先是加工难度大。实验条件下,一支水笔,书写1500米的长度,笔头和笔头座的摩擦就达到30万次,要确保二者的匹配,精度要求非常高。同时,由于材质是钨钢,硬度高、耐磨性强,加工难度大。其次是质量检测难。手表的零部件是实心的,外部加工差,可以通过测量器检测出来,而笔头是空心的,检测难度大,只能通过远红外线加50倍显微镜检测。

想要生产出质量始终如一的笔头,必须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在加工过程中,刀具的磨损、机器体温的变化,都会影响笔头的加工参数。如何消除刀具磨损及机器体温变化所带来的影响,需要适时对笔头加工参数进行微调。比如要保证笔头球珠与球座体间隙在3微米之内。

想要造出中国人自己的好笔,必须在科技研发上下功夫。从2002年,K35和GP1008两款产品问世,中国人首次用上了自主研发的按动式中性笔,到2012年,晨光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研发机制,不断攻克笔头油墨核心技术,打磨生产工艺,并承担了各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实现了笔头、油墨的自制国产化,摆脱了对进口品牌的依赖。中国制笔工业基地、中国制笔中心、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以及中国轻工业制笔工程技术重点实验室均落户晨光。

晨光笔头机

笔头加工在生产工艺过程、操作人员的技术水平、检测技术和生产管理等方面要求很高。全球中性笔笔头加工设备均产自瑞士,晨光引进瑞士笔头加工设备后,经过多年的工艺改进、笔头油墨的匹配研究、产业工人的技能提升等,产品品质获得了不同程度的突破和提升。目前,晨光的笔头生产规模和笔头加工核心技术在中国制笔业处于领先地位。

一支好笔,除了性能卓越外,舒适度也很重要。面对产品的多元化竞争,晨光研发出缓解书写疲劳、预防中指书写茧的“舒适握杆”系列。针对油墨污染纸张和手的情况,研发出告别“小黑手”、让纸面更干净的“速干”系列。“悦写缓冲”中性笔,首次在中性笔中加入了前置缓冲弹簧结构,有效减轻书写疲劳,提高舒适性,产品斩获2019德国iF产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