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十二兽首,150多年的漂泊,已有七尊回到中国

海晏堂是圆明园里一处西洋建筑。

“海晏”一词取意“河清海晏,国泰民安”,而包括海晏堂在内的圆明园正是毁于越海而来的英法联军。

从1860年,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将园中精品掠往海外,至今已经159年。最流行的说法是近150多万件圆明园文物流散在外,但由于缺乏记录以及私人收藏等原因,统计圆明园失散文物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究竟有多少圆明园文物流散在外,如今依然是个谜。

而海晏堂的十二兽首,在它们身上的历史讯息,就是圆明园文物的一个缩影。

圆明园兽首

2013年6月,法国皮诺家族在国家博物馆将圆明园流失文物青铜鼠首和兔首无偿捐赠给中国,这是圆明园被劫掠文物首次以无偿捐赠的方式回归。

截至目前,圆明园12兽首中已有7件在中国,分别是:牛首、猴首、虎首、猪首、马首。另外五件龙首、蛇首、羊首、鸡首、狗首,则至今下落不明。

按照文物收藏、流传的一般规律,以“圆明园兽首”的影响力,总会有一些线索可寻,但世界上从未有过那五尊兽首的消息,它们可能已经不在了或者隐藏的世界的某个角落,就像电影《十二生肖》里设定的,或许在一个荒僻的小岛上,等待人们去发现。

海晏堂里的水力钟

1759年,在大清的一片盛世之中,长春园西洋楼建筑群中最大的一组建筑海晏堂建成。这一年是乾隆二十四年,正式四海宾服之时。

海晏堂的主持设计者是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督造是法国人蒋友仁。

海晏堂前是一个菱形水池,水池中间有座圆形喷水塔。当时中国将喷泉称呼为“水法”,在距离海晏堂不远处的另一个做西洋景观“大水法”,翻译过来就是“大喷泉”。

海晏堂就是一座做工精巧的喷泉景观。

在水池的东侧,分别排列有十二尊人身兽头青铜雕像,每尊青铜雕像手捧玉笏,形态各异。北面从内至外依次是,丑牛、卯兔、巳蛇、未羊、酉鸡、亥猪,南面从内到外依次是子鼠、寅虎、辰龙、午马、申猴、戌狗。

这十二生肖铜像,是按照中国传统的时辰计时规律排列的,每一个时辰会有一座兽首的口中喷出水来。等到了中午,所有生肖则一起喷水,场面很是壮观。

因此,这一设计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

海晏堂。十二兽首排列两侧。

因为有可以有计时的功能,十二兽首的喷泉装置又被称为“水力钟”。

关于这海晏堂和十二兽首一直有两个说法。一是,在最初的设计时候,水里的运输是用机械提水完成,后来西洋人走了,机械装置坏了,无法修复,只能改成人工提水。

另一个传说是,郎世宁本想按照西方的传统,在喷泉中央建造一尊裸女的雕塑,但印着这不符合当时中国人的审美而作罢。

不过郎世宁作为清朝的宫廷画师,在设计十二兽首的时候,也是做到了中西结合,比如猴首,采用了中国戏曲中的“美猴王”形象;虎首则系西方的样子。

海晏堂建成后99年,在乾隆的曾孙咸丰皇帝在位时期,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中国,火烧了圆明园,海晏堂的兽首和其他无数珍宝流失海外。

而咸丰本人,正式在圆明园出生。在火烧圆明园的第二年,咸丰病死承德。

如今的海晏堂

兔首、鼠首,在古老家族间的传递

圆明园海晏堂十二兽首自1860年离开圆明园后,第一次公开出现的时间,比人们预想的事件要晚。

最先出现的是鼠首和兔首。西班牙人荷西·马利亚·塞特是公开资料里查到的这两尊兽首的最早藏家。塞特是欧洲著名画家和摄影师,足迹遍布欧美,曾负责装饰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他被认为是20世纪重要的艺术品藏家。

赛特是如何得到这两尊兽首的,随着他在1945年的去世,也带走了这个谜团。

此后,兔首和鼠首,辗转被一个名叫德-博姆罗的法国侯爵收藏收藏。但这位侯爵的收藏过程、时间乃至价格,从未公开过。

不过,德-博姆罗是法国古老的贵族姓氏,这个名字本身就是文物,也包含了太多的历史秘辛,如今在巴黎还有一条街是以德-博姆罗命名。

圆明园兔首

在经过法国侯爵府的收藏后,兔首和鼠首有落到法国文物商人尼古拉·库格和阿列克塞·库格兄弟手中。

这对古董商兄弟,同样是世家,他们已经是第五代传人。

1986年古董商兄弟,将兔首、鼠首卖给了时装设计大师伊夫·圣罗兰和他的同性爱人皮埃尔·贝杰。

2008年6月,71岁的圣罗兰因脑癌去世,他将藏品遗赠给了以两人名字命名的基金会—皮埃尔·贝杰—伊夫·圣罗兰基金会。贝杰作为基金会主席,决定清空他们收藏的所有艺术品。这是火烧圆明园后,兔首和鼠首首次出现于公众的视野。

这次拍卖在2009年进行,被称为世纪大拍卖。佳士得拍卖行发布的一篇媒体公告中如此写道:上世纪80年代末,圣罗兰和贝杰买下了位于波拿巴街的公寓,马奈(著名的印象派画家)曾出生在这间屋子里……二楼有一间单独的套房,一进门,在浅灰色的墙壁上人们可以看到来自乾隆时期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喷泉中的鼠首和兔首铜像。

在国家博物馆里展出的兔首和鼠首

后来的故事,就是上一篇文章中写的那样,贝杰把兽首拿出来拍卖,中国商人蔡铭拍下但拒绝付款,导致拍品没有成交。后来两兽首被皮诺家族买下来,随后捐给中国。

而皮诺家族则是“圣罗兰”品牌的收购者。

经过153年,至少有5组人曾经拥有过它们。终于在2013年6月,回到了中国,被安放在国家博物馆里,讲述着一段国家历史的。

猴首、虎首、牛首,在美国当水龙头

相较于鼠首和兔首一直在大家族之间的传递,猴首、虎首和牛首的出现,曾更加充满了漂泊的意味。

上世纪80年代,一位文物贩子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张张片,在照片的左下角露出了兽首的模糊照片。

说起来也很其他,照片的主题在美国西海岸的一个小镇上,一个热心的退休警察和被他帮助的几个人的合影。

文物贩子通过他职业的敏感性,立刻认识到照片里的兽首有着非凡的价值。

圆明园牛首

大约在1985年,这名文物贩子找到了这名警察,在他家后花园的水池旁看到了猴首和虎首。当时这两尊兽首正发挥着他们最初的作用——水龙头。

为了取得警察的信任,这名文物贩子编造了一个的故事。警察看到只不过是造型奇特的水龙头就能够卖钱,于是告诉文物贩子,在家里的卫生间还有一个牛首,当时上面正挂着毛巾。

猴首、虎首、牛首,这三尊兽首,文物贩子一共支付给老警察4500美元。

这三尊兽首是如何到的美国,如何出现在警察的家里,如见全然无法知道。

五首同现,回归中国

1988年,原在美国的猴首和虎首、牛首这三尊兽首被拿到纽约的苏富比拍卖行上拍。

在同一时期,马首、猪首被拿到伦敦的苏富比拍卖,五尊兽首首次出现在拍卖行。

但马首和猪首之前的流传信息非常少,拍卖行出于为卖家保密的行规,也没有进行披露。

这五尊兽首中的猴首、虎首、牛首、马首当时台湾的富商买走。猪首被美国的一个博物馆买走。四个兽首就分散在台湾和美国。

后来台湾富商根据属相,将四尊兽首分给了四个合作伙伴。亚洲金融风暴后,拥有四个兽首的人,先后将四个兽首送到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2000年春,包括牛首、虎首、猴首在内的一批圆明园遗珍在香港拍卖,中国保利集团旗下的保利艺术博物馆参与竞投,斥资3300万港币,将3尊兽首拍得。

圆明园牛首

猪首在美国,又经过了一番辗转。

2003年,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在美国寻访到猪首的下落,经过努力争取,美国收藏家同意将其转让给该基金。同年,澳门著名实业家何鸿燊向该基金捐款600余万港币,将猪首购回,并捐献给国家,存放于保利艺术博物馆。

2007年,马首拍卖,何鸿燊花费6910万港币将其购回,创造了当时中国清代雕像成交价世界最高记录。

对于马首,一直有报道称,何鸿燊将其捐献给了国家。

不过,自何鸿燊拍得马首后,这尊兽首就一直在澳门由何家保管。

马首为何没有向猪首一样交给内地,或许跟马首所蕴含的寓意有关。

马首

除了商业外,何鸿燊的一大嗜好就是艺术品收藏。同时何鸿燊又是一位很解风情的人。他的三太太陈婉珍属马,何鸿燊就曾破费近百万港元,购下徐悲鸿《立马图》相赠。

所以,这个马首跟何家人是由渊源的。

同时,何鸿燊又是一个很讲究风水的人。马寓意“一马当先”、“马首是瞻”,何鸿燊把马首放到新葡京酒店,就可见用意。

无论如何,至此,五尊兽首全部回到中国。

龙首,神龙见首不见尾

截至目前,圆明园12兽首中已有7件在中国,分别是:牛首、猴首、虎首、猪首、马首。另外五件龙首、蛇首、羊首、鸡首、狗首,则至今下落不明。

2012年是中国传统的龙年,这一年成龙以圆明园兽首为主题拍摄了一部电影《十二生肖》。

电影中的重头戏,是对龙首的追寻。最终,成龙博命从火山口抢救回龙首,是一个喜庆的结局。

艺术复原的龙首

近些年来一直有个传说,说龙首在台湾。

圆明园学术委员会委员刘阳,研究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十多年间,有不下6个人告诉过他曾经见过或拥有龙首。

但这些人没拿出过任何龙首的影像资料。

对龙首的关注,其实是缘于对龙和皇室的崇拜。从功能和做工上来讲,龙首与其他十一个兽首是一样的,但因为龙特殊的文化内涵,才引发了特殊的龙首情节。

就现有证据来说,有关龙首,依然是一个传说。

另外,前些年一直有关于“狗首”的传说,并一度出现在拍卖市场,但最终因为公众质疑其真实性,使得这尊狗首从此消失。

除了已经回归中国的7尊兽首外,包括龙首在内的其余5尊兽首则下落不明,连相关传说也没有,专家推测它们很可能已经不在了,或者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等待人们去发现。

兽首上的“伤痕”

已经回到中国的7尊兽首,兔首和鼠首在国家博物馆;马首在澳门;牛首、猴首、虎首、猪首则在位于北京的保利艺术博物馆。

保利艺术博物馆隐藏在北京东四十条新保利大厦。在一楼大厅的客服部花20元买张门票,坐电梯上9楼就能一睹兽首珍容。

兽首展厅位于博物馆的右侧,猪首、猴首、虎首和牛首从自左至右一字排开,展台的北京墙上是圆明园海晏堂喷泉的巨幅画作,12个兽首人身像按十二生肖的排序在喷泉池两侧交错排列。这是兽首们原来的家。

原本十二兽首人身像生肖铜像身躯为石雕穿着袍服的造型,头部为写实风格造型,由欧洲传教士郎世宁主持设计,清宫廷匠师制作,是展现中西方文化交融的艺术珍品。

现在虽然仅余兽首,但是铸工精细,头像上的褶皱和绒毛等细微之处,都清晰可见。

虽然历经150多年的历史,但是兽首仍然面部锃亮,而无铜锈侵蚀。这其中的奥秘在于当年铸造材料的使用上,选用的是当时清廷精炼的合金红铜——与北京故宫、颐和园陈列的铜鹤等所用铜相同,都是宫廷造办处做出来的,所以都是外表色泽深沉、内蕴精光,历经百年风雨而不锈蚀。

当年英法联军侵略中国,火烧圆明园,兽首铜像开始流失海外,在这颠婆琉璃150多年中,不少兽首上留下了“伤痕”。

虽然隔着玻璃,但是依然可以清晰看到这些痕迹。

在猪头的顶部,有一处凹坑;而虎头的一副虎须只剩下一根,据说内部原来连接喷水管的榫卯处也已经残破;而在猴头是的右侧则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凹坑;在虎首和牛首都可以看到有程度不同的划痕。

猪首顶部有一个凹坑

对于这些伤痕,其中猴头和猪头上凹坑专家推测极有可能是当年英法侵略者为了摘取兽首而使用枪托砸过所致。

有人说兽首配不上国宝的称号,但文物价值的判定有很多种,也包含着在流传过程不断加持的信息,从制造,到被劫掠,再到这么多年的在不同收藏者时间的流传,乃至兽首上的伤痕都是重要的历史信息,从这一点看,圆明园兽首就是国宝。

只剩一根虎须的虎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