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澍:开启近代湖南人才崛起序幕的千古名臣

陶澍这个名字可能并不太为人熟悉,不过说起林则徐、魏源、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胡林翼这些名字恐怕就没几个人不知道了。那么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如果没陶澍的赏识与提拔可能就没上面提到的这些晚清名臣们日后的成就。陶澍绝对是一个知名度与成就严重不匹配的人物。中国史学界有这样一种说法”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鸦片战争以前的整个古代《中国历代名人词典》一共收录名人3005人,其中湖南籍仅有23人,占0.77%;而鸦片战争以后的近代名人共750人,其中湖南85人,占11.33%。可以说湖南在近代出现了人才井喷的现象。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谭嗣同、宋教仁、黄兴、蔡锷一直到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52名领导人中湖南籍有10人,占19.2%。在1955年9月授予的10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湖南人有3位;在人民解放军的10位大将中湖南人有6位;在57名上将中湖南人有19位;在100多名中将中湖南人有45位。由此可见所谓”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的说法是相当有根据的,那么开启湖南人才井喷现象的标志性人物是谁呢?也许在大家过去的传统印象中这个人应该是曾国藩——毕竟左宗棠、李鸿章、沈葆桢、胡林翼等晚清名臣都得自于他的赏识提拔。不过实际上真正开启湖南人才井喷现象的人是陶澍:贺长龄、林则徐、魏源、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等这些在近代史上如雷贯耳、熠熠生辉的人全都深受他的影响,以致于后来张之洞评价称陶澍为“道光以来人才第一”。陶澍究竟有哪些事迹当得如此的称谓呢?

嘉庆、道光年间湖南出现了以陶澍、魏源为代表的“湘系经世派”,其特点是:具有强烈的经世意识,主张积极入世,通经致用,“治国、济民、平天下”,大力推行改革措施,陶澍的经世思想和经世功绩对日后的林则徐、左宗棠等人的世界观均产生了深刻影响,而作为经世派另一代表性人物的魏源早年就拜在陶澍门下。陶澍自己的为官经历也是讲求经世致用的,所以他一生的政绩其实是相当突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知名度和他的成就贡献完全不匹配。话说嘉庆二十年(1815)九月陶澍被升任巡漕大臣的陶澍奉命巡视江南漕务。当时京城及周边地区官员、军队、百姓的口粮主要由江南地区通过大运河北运,朝廷为维持这一事关帝国安危的生命线而专设了漕运衙门,这在当时可是一大肥差。陶澍上任之前就听闻漕运系统贪腐成风。十月三十日他到达江苏省江浦巡漕衙门入住,各级漕运官员纷纷前来拜会这位朝廷钦命的巡漕大臣。陶澍以沿途劳累为由,一个也不接见。委托随巡人员代收礼品礼物,一个个登记送礼人姓名、礼品种类、数量。然后他派人到各地明查暗访,深入调查了解,掌握了贪官污吏的数额和贪污的手段等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十天后陶澍才接见这些漕运官吏,只见巡漕衙门口站立20个兵丁,厅门上悬挂着陶澍写的一副对联:要半文不值半文,莫道人无知者;办一事须了一事,如此心乃安然。等漕运官吏进入大厅后陶澍把惊堂木一拍厉声质问道:“你们薪俸不高,要养家糊口,哪有上千银两和珠宝玉石、珍贵礼物送上司?显然是来源不明。所送礼金礼品全部没收归公,交地方作为修建书院之用,解决失学儿童入学问题。各地所欠漕粮限在一个月内全部交还清楚,违者从严惩办”。据《清史稿·陶澍传》记载:“陶澍巡漕仅半年,办500万石之米运抵燕京,为前后十年所未有。”故江南一带称陶澍为“陶青天”。陶澍严惩贪官的故事,至今还在江苏扬州、两淮一带流传。

嘉庆、道光年间清王朝各省钱粮亏欠均在两三百多万银两,其中最严重的安徽达到了一千多万银两。公元1821年道光帝登基后四川总督蒋攸锆向道光帝奏报:陶澍在四川任川东兵备道期间治理有方,政绩昭著,治行为四川第一,堪胜大任。于是道光帝在养心殿召见陶澍,提拔陶澍为安徽省布政使,主管全省粮钱和人事。在此之前安徽钱粮清查年年进行,终因官官相护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虚应故事。陶澍到任后立即调集藩司衙门原有档案,建立清查局,组织专门班子清理各州县亏欠钱粮数额。并按地方官员、年份、数额落实清查欠款情况,累计有渎职亏欠官员62人。陶澍分别根据情况予以处理并制订《追捕章程》,限期追回欠款,上缴了国库。《清史稿·陶澍传》载:安徽库款,五次清查,未得要领。陶澍自为布政使时,钩核档案,分别应劾、应偿、应豁,三十余年亏欠积案,豁然一清。陶澍自此获得了“理财专家”的美称。历代封建王朝盐铁之税与田税同为国赋之主要项目。道光十年(1830)陶澍出任两江总督兼两淮盐政。清代的地方督抚中有最为重视的就是直隶总督和两江总督——前者事关政治中心京畿重地的安危,后者事关朝廷财赋要地江南的兴衰,而盐政又是江南经济的重中之重。陶澍到任后先是裁减总督衙门和盐政衙门的机构编制,接着又废除了明代以来的“纲盐制”,实行票盐法:任何人只要按章程纳税,发给票证,凭票运盐、销盐,只认票不认人。由此避免以前大盐商勾结官府垄断行业的现象,杜绝盐政衙门的贪腐现象。

不过仔细说起来陶澍对后世影响最为深远的改革之举当属海运漕粮:清代的经济中心位于江南地区,北方的京师及其周边地区的粮食产量并不足以供给庞大的人口,为此必须将江南鱼米之乡的粮食通过大运河运往北方以解决当地百姓、官吏、士兵的吃饭问题。然而清代黄河屡屡泛滥,以致于大运河上的漕粮运输往往为洪水阻断。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就曾下旨让大臣们商讨改由海路运输粮食是否可行的问题,然而满朝文武多是因循守旧之辈,以致于海运的提议在提出百年之后仍未能加以尝试实践。道光四年(1824年)冬因黄河水倒灌洪泽湖,淮安清江浦高家堰大堤溃决,高邮至清江浦一带运河水势微弱,漕船无法通行,京城粮食供应告急,被粮食危机逼得着急上火的道光皇帝下旨再议海运一事。这时陶澍联名江苏布政使贺长龄、江苏按察使林则徐积极倡导海运。道光五年六月二十陶澍抵达淮安清江浦视察河漕:时值盛夏,数万运夫烈日下挥汗如雨,扛米翻坝,他见之不禁动容,也因此更坚定了海运的决心。道光六年(1826年)二月初一在道光皇帝下旨商议海运的整整一年后清代有史以来第一次官方海运正式启动。十天之内每天超过90艘商船前来兑运,共装米粮80万石。以当时的装卸技术而言: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可见陶澍等一众官员筹划之精,督办之勤。大约一个月里,有不下1000余艘运粮海船,出长江口扬帆北上。随船押运参将关天培抵达天津后,于三月十五报告称:已查明到岸进口船424艘,后继船只390余艘“不日可来”。漕粮海运的首航,显然相当成功。海运漕粮不仅有效缓解了当时严峻的粮食危机,也为鸦片战争后中国海运海权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陶澍对中国历史的影响不仅限于他本人的廉洁奉公和锐意改革之外,同时他也是一个慧眼识人的伯乐,大量人才因他而获得提拔任用,在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林则徐、左宗棠、胡林翼三人:1814年冬陶澍发起组织诗社,林则徐经友人介绍加入。陶、林两人成为诗友后由于志同道合、性格相投关系逐渐亲密——两人是朋友,也是上下级,事实上林则徐一生都视陶澍为前辈。两人携手兴修水利、整顿财政、治理漕运、倡办海运、革新盐政、兴办教育、严禁鸦片。胡林翼是陶澍亲自选定的女婿,此人早年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以致于连陶澍的母亲都责备儿子不给找这样一个女婿,可陶澍却断定胡林翼日后必成大器,后来胡林翼果然官至湖北巡抚,成为湘军元老。陶澍不只有女儿,也有儿子,他给儿子也说了一门亲事,不过女方可不是门当户对的达官贵人之家,女方的父亲不过是一个还没出仕为官的举人而已,可您要是知道这个举人就是日后的军机大臣、两江总督、收复新疆的大功臣左宗棠还会觉得陶澍没眼光吗?这还只是陶澍直接发掘的人才,至于受到他的经世致用思想影响而涌现的人才就更多了:可以说后来的谭嗣同、蔡锷一直到新中国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中的很多人都继承了陶澍的经世致用思想。清史专家萧一山因此评价称:“不有陶澍之提倡,则湖南人才不能蔚起,亦赖陶澍之引喤尔。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固皆标榜经世,受陶澍、贺长龄之薰陶者也。”由此可见陶澍对近代湖南人才涌现的历史性贡献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慧眼识人的陶澍直接推荐提拔了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晚清湘籍人才,二是他的经世致用思想对后来的湖南学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说到这儿是不是觉得陶澍这个人很牛啊?可就是这个牛人早年曾经历过一次骗婚事件。这也算是陶澍人生中一桩奇闻异事吧,那么陶澍是如何处理这次骗婚事件的呢?

1779年陶澍出生于安化县一个落魄的书香世家,父亲陶必铨在当地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诗人。陶必铨尽管在当地也算有才华的人,可不知道是运气差或者确实是能力不够,反正他参加科举考试一直是没考上,所以只好在家以教书为生。由于陶家的家境并不好,所以陶澍从五六岁就开始砍柴、放牛、打渔,但他总是书本不离身:只要一有空闲就勤学苦读,树荫下、石头上都成为他的天然书房。陶必铨看到陶澍天资聪颖且如此好读,于是就决定在几个孩子中重点培养陶澍——把他送到私塾“水月庵”读书。陶必铨也许是因为自己没考上,所以就对陶澍抱有格外的期望,就想着能让儿子替自己圆科举梦。陶澍19岁那年就是肩负着父亲的这种期望去参加乡试的。要说陶澍的文化水平还是很高的:他十一岁就能巧答妙联,十二岁就能写八股文。十三岁时陶澍伯父的油榨作坊开业,于是就想请人写一副对联取个好兆头,但连请了几位有名的秀才作对联都不满意。陶澍知道此事后就到伯父家毛遂自荐,稍微思考后一挥而出:榨响如雷,惊动满天星斗;油光似月,照亮万里乾坤。此联气势宏伟、珠联璧合,对联中倒嵌“榨油”两字,凸显主旨,十分切题。从此陶澍就被邻里坊间称为“神童”。闻名邻里的“神童”陶澍要去参加乡试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当地一个姓黄的大户人家就觉得即将参加乡试的陶澍是一潜力股,于是就想着在别家下手之前先跟陶家结成儿女亲家。黄家人上门向陶必铨提亲,于是双方就约定:等陶澍参加完乡试回来后两家人就操办婚事。

不过黄家其实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如果陶澍真的是潜力股,那么此次乡试对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如果失算走眼,那么就要另想办法了。结果陶澍还真就落榜了。黄家人得知陶澍落榜的消息后实际上就动了悔婚的念头。不过在那个时代悔婚二字着实不是什么好字眼,尤其是作为女方提出悔婚会对待嫁姑娘的名声造成极大的损失。偏巧这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邻村有户家境殷实的吴少爷在老婆死后打算续弦,偏就看上了黄小姐。那时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实际上陶澍和黄小姐在此之前压根就没见过面,谁也不认识谁,于是黄家一合计让家里的丫鬟冒充小姐嫁给了陶澍,而真正的黄家大小姐就嫁给了财大气粗的富商吴家。在黄家人看来这样操作简直太好了:不仅能保住黄小姐的名声,还能让她另谋夫家;陶家那边也没伤了和气,万一陶澍将来真有出头之日,那么自家还多了一座靠山。反正陶家人都没见过黄小姐,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陶家人不知道嫁过门来的“黄小姐”其实是冒牌的,仍按娶妻的礼仪大办酒席宴请宾客,一家亲戚好好庆祝了一番。然而到了晚上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后却全然没半点喜色:新娘子黄德芬端坐床前,心如万蚁噬心;一旁站着的新郎官陶澍则一言不发,似有心事。

”黄小姐“心知自己是冒牌的,有此反应不足为奇。那么大喜之日陶澍也情绪不高呢?莫非他已看出端倪?他还真看出这个”黄小姐“是冒牌的了。善于识人断物的陶澍观察力是相当细致入微的:他一看就发现谁家的大小姐会有一双大脚呢?只有终日做粗活的丫鬟才会有这样的大脚嘛。尽管陶澍看出来了,但白天在婚礼上他并未声张,因为这事一旦被捅破,那么势必使陶家、黄家两边都颜面扫地。现在到了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他依然没说破此事,因为他在等新娘子自己说出来。眼前端坐的新娘子自然不知道这个已成为她丈夫的男子心中所想,可凭借女人敏锐的第六感还是能感觉出:他似乎已看出她并非“原装”小姐。再说能瞒得了一时,还能瞒一世?要知道为了圆一个谎话往往要说无数谎话才行。避免这种局面出现的最佳方法就是在圆谎话之前先将真话说出来。思来想去后黄德芬最终道出实情并祈求陶澍原谅。陶澍听了”黄德芬“的坦白之后高兴地对黄德芬说:“我观你良久,早知你并非黄家小姐。我之所以不言不语,就是在等你将实话讲出来。不然你我夫妻二人往后必生间隙。””黄德芬“本来还带着一丝歉疚,可是听了陶澍的话之后她忽被一股暖意取代。从这一刻起她下决心要一辈子忠于夫君。

中国古代本质上是一个男权社会,女子很少能在史册中留下姓名。这位成为陶澍夫人的冒牌黄德芬小姐的真实姓名并未留下,所以我们姑且还是称其为黄德芬。不知道这位黄德芬小姐是不是有旺夫命:她嫁到陶家后陶澍在事业上就有如神助。第二年陶澍中举;第四年陶澍成为安化地区有史以来第一位进士!这下黄家人彻底傻眼了,令黄家人傻眼的还在后头:因为陶澍为官清廉、治理有方,曾先后调任山西、四川、福建、安徽等省布政使和巡抚。在此期间陶澍还奏请皇帝为他的夫人黄德芬赐封一品诰命夫人。道光元年(1821年)已是一方封疆大吏的陶澍衣锦还乡。这时当年嫁入吴家的真黄小姐日子可并不好过:这时吴少爷已病死,黄小姐在吴家受人虐待,日子越来越不好过。陶澍知道后就以夫人的名义送去50两银子。羞愧难当的真黄小姐准备上吊自杀,幸好被人救下。陶澍得知后专门拿钱买了一栋房子给真黄小姐居住并定期给她送钱和食物。

从陶澍早年这一经历中我们不难看出他的心胸气度和细致入微的观察力。他在对待自己的终生大事上同样表现出他的慧眼识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黄德芬不愧是陶澍的终生伴侣,陶澍一生的成就在一定意义得益于自己这位夫人扮演了贤内助的角色。1839年陶澍病逝于两江总督任上,享年62岁。陶澍死后江淮盐商集资4万两白银捐赠给黄德芬,以便她晚年能过上好日子。可黄德芬拒绝了这一笔巨款并说道:“夫君生无亏,死无欠,不要污染吾夫子。”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我夫君活着的时候并没有亏待你们,死了也没有欠你们,请你们不要以这种方式玷污我夫君的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