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面大王陈克明:感恩的力量

30多年创业,今年的挂面产量越过30多万吨大关。

新年的第一天,当我看到这个数据时,激动中有着非常的感念:30多年,于一个人而言,也是漫长的。而对于一个企业,能够立于风雨中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则更不容易。

克明面业在激烈的竞争中,走到今天,健步向前,在我的心里,有一种感动充盈着:那些在我的创业路上,为我伸出一双温暖的手,带给我一个温情的微笑,捎上一句激励的人们,让我生出无限的感恩之情。

说实在的,在刚刚创业时,如果有人说,我会取得些成就,那是肯定会被人笑话的。我为自己定的创业目标,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理想,能填饱肚子,养活家庭,便达成心愿了。我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文化水平不高,没见过大世面;也知道自己性格,急躁、内向,不爱过多地与生人打交道。

所有的这一切,看上去,我似乎都不是一个能做好生意的料。

但是,想象不到的艰难之后,我的创业又是如此的幸运,遇到许多帮助过我的恩人,让我从困境中走了出来。有时静下来,这些人就像走马灯似的,从我的记忆深处跑出来,在我的眼前晃悠。

我想,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我创业之路上的加油站。他们是这条路上不可或缺的,缺了一个,创业的发动机便可能熄火。

罗志远,我创业时,他是原南县粮食局业务股股长。那时,买面粉要批条。一天,当我这样一个农民忐忑不安地走进衙门大院,找到素不相识有“权”的他时,他倒的一杯热水,一句不嫌弃的问询,让我感觉到碰见了亲人似的。他了解我的来意后,马上为我出主意,并一次为我批了几百斤面粉,后又指点我办好各种手续。对他来说,这也许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当时,他不仅解了我无面粉下锅之难,更是从心理上支撑了我。

如果换成另一个人,拿不到“批条”卡了壳呢?我的面条之路走的会如何?

陈志新 ,是一个我又不得不提的恩人。他是我最早的顾客之一。刚做面时,他经常光顾我的面摊,看我为人忠厚、诚实守信,我们因买卖而成为好友。1987年的一场龙卷风,将我的面条作坊全部摧毁。我好不容易创业积攒下来的财富倾刻化为乌有。正在我困顿无助时,陈志新将家里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洗”出来的一万元钱,主动借给我。那时的一万元钱对一般人来说,可是“天文数字”啊!他借出的是一万元钱吗?那分明是用金钱买不到的十分信任,万分温暖。

这样的好人,在我办企业的过程中,碰到了很多。有的是很有身份和地位的官员和专家,有的是我的合作伙伴,有的是普通员工,还有的甚至是没有见过面的陌生朋友。无论是谁,他们的每一次帮助,都给我一种前行的力量。

这些善良的力量积聚起来,推动我大步向前。也让我在心底里去问自己,如何去回报他们的关爱与恩情,那就是不断地把事业做强大,让自己变成一种更大的正能量,去影响社会,去回报社会。

 在我办厂的过程中,遇到过一个人,名叫段文华。当时,他竟然常常在公司工厂外面的公路上,阻拦进入厂区的车辆。有一次还把路挖断,说要收过路费。他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报警或者以暴治暴,也许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我没有这样做,而是站在他的立场替他着想:我如果给他一份事做,让他改邪归正,做个有尊严的人,那该有多好。

我到他家里与他当面谈了想法。我对他说:你天天去堵路不是个事儿,不如去我厂里上班吧,每个月都有稳定的收入,能减轻你家里不少负担。见我说话很有诚心,他决定来工厂上班。

段文华进入工厂,从搬运工干起,后来又做了杂工与料工,二十多年始终在第一线干最苦最累的活,一直干到退休。他熬成了克明面业队伍中元老级人物。他愈老愈爱岗敬业,对企业感情真挚。他说他的整个生命已经融入克明面业。

这样一个人都能转化过来,可见感恩的力量是巨大的。

所以,当上世纪90年代,益阳面粉厂破产倒闭,许多商家希望借此赖账时,我就是再困难也把货款一分不少地完璧归赵;现在,克明面业南县的工厂里,许多职工都是曾经下岗的夫妻,这在许多讲“规则”的企业,是不允许的;2008年金融危机,当许多工厂都大幅裁员时,我坚决顶住压力,职工的岗位一个都不能少;汶川大地震时,我们的救灾队伍第二天就出现在灾区,为灾民们煮起了面条,公司捐出了170多万元资金及物资;当前年南县敬老院的老人缺少过冬的衣服时,我主动地为每一位老人送上一套棉服奉上一分温暖……

30年过去,公司八个字的“座右铭”里,专门有“感恩”二字。很多人不解,办企业竞争激烈,为何要去“感恩”?

我的理解是,做企业如做人,懂得感恩的人,会得到更多的帮助;知道感恩的企业,一定会得到更多的力量,从而去更多的回报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