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军医,文能抓奸细、武能打敌人,爱情也可歌可泣!她是谁?

1942年的一天,中国远征军正在云南昆明招募新兵,队伍里有位英气逼人、略显青涩的女孩子,身上还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她走到招募新兵的军官面前说:“长官,我要参加驻印军。”军官说:“姑娘,我们是去打仗的,太危险,所以我们只招男兵。”姑娘说:“长官!中国有4万万同胞,有一半是女的,男人能上战场,女人也能上,自古就有巾帼不让须眉。”军官又说:“我说姑娘,你看看这招募启示,我们这一次确实不招女兵,你是来这里负责体检工作的,怎么能上战场呢?你不知道那儿比国内的战场还要残酷的多?”姑娘又说:“长官,我是负责体检的医生之一。我曾经在大后方的医院系统学习过护理和急救。作为军医,我也参加过武汉会战,我有过一定的经验,所以请您相信我。我的家人都是医生,我希望能够为国出力。”军官接着说:“这样吧,难得你一片爱国之心,我去向上级申请一下,如果上级同意,我就支持你。”

不久,这位姑娘就得到了消息,唐和另外4位女战士被特别批准参加驻印军,她到底是谁?她又将如何面对残酷的战争?出生于中医世家的女医生如何成长为强大的女战士?在远离家乡的战场上,她创造了怎样的奇迹?战争胜利之后,为何她与爱人天各一方?今天李夫子就跟大家聊聊中国远征军女军医“方寿纯”的传奇人生。

方寿纯的从军史

1921年,方寿纯出生在湖北黄石一个中医世家,她从小就想像自己的家人那样,日后当一名好医生。可是还没等到她学业完成,抗日战争爆发了,17岁的方寿纯不得不停止学业,可她不愿意呆在家里,而是决定投身战场,家里人自然不放心。可是方寿纯从小就胆子特别大,决定的事情谁也拉不回。

1937年11月,方寿纯离开家加入抗日部队的后方医院,在那里她接受了战场救护的培训和实习。别看她只是个16岁的小姑娘,可是无论是力气活还是精细活,方寿纯样样拿得起来,一年之后就当上了班长。一年后武汉大会战,方寿纯奔赴武汉抗日部队的救治基地,连续几天不休息,没日没夜的抢救抗日官兵。可惜武汉还是沦陷了,当时抗日部队向湖南方向撤退,方寿纯带领12名战士抬着三副担架,掩护重伤的一位师长、两位团长撤离武汉,出色完成了任务。

1942年,中国远征军新38师等部队从缅甸突围至印度,被整编为中国驻印军。为补充兵源,到了年底,远征军开始在昆明招募新兵,此时方寿纯随队伍也来到了昆明,当她听说了远征军的事迹之后,便决定报名参加远征军。看到这个女孩子,负责招兵的军官犯了难,前面的对话大家也看了,方姑娘对军官说了很多,深受感动的军官,最终请示上级为方寿纯争取到了机会。最终她和张克静、邱润兰、刘彬、朱安娜一共5位姑娘被特批参加驻印军,前往印度东北毗邻缅甸的野战医院。

方寿纯巾帼不让须眉

负责征兵的军官说的没错,这里的环境比国内更加恶劣,有多恶劣呢?这么说吧,因为战事紧张,守卫医院的英国军人全部被紧急调往前线作战,所以这些拿着手术刀的医务人员不得不轮流拿起枪,负责警卫工作。医院里原来大部分是印度女军医,虽说她们受过战斗训练,可毕竟大部分时间要从事医护工作。拿枪根本不在行,有一天三名职业的印度女军医被摸过来的日本士兵残忍杀害,这可把大家吓坏了。有的医护人员甚至哭着离开了医院,方寿纯气的不行,她直接跑到了院长办公室,对院长说:“院长,他们来的人并不多,我建议咱们站明岗、上暗哨,这样才能迷惑敌人,把他们一网打尽。”

就在院长犹豫的时候,方姑娘又补了一句话:“我来做这个暗哨,您放心,我一定会干掉这帮混蛋。”面对凶残狡猾的敌人,方寿纯如何以一挡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遇到险情时她又是如何化险为夷的?晚上,方寿纯手握着一挺轻机枪,埋伏在医院附近的草地中,充当暗哨。暗哨当得十分辛苦,因为当地气候潮湿,蚊虫毒蛇特别多,刚刚趴下,一会儿身上就被蚊虫咬的奇痒难忍。方寿纯虽然很难受,可是想起那些被害的女军医,她咬着牙全都忍了下来。快到凌晨的时候方寿纯忽然看见前方几十米的地方有黑影闪动,悉悉簌簌的越来越近,在微弱的光线下模模糊糊能看出是三个人,方寿纯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端起机枪就是一通扫射。听到枪声,明岗上的哨兵也端枪扫射,一阵枪声过后没了动静,此时医院里其他警卫也赶了过来,经过清点检查,发现被打死的是日军王牌56师团的三名敢死队员。

方姑娘一战成名,成为医院里最牛的女医生。别看方寿纯一挺机关枪搞定了三个敢死队员,可是那些日本鬼子还是时不时的骚扰医院。除了采用明岗暗哨的方法对付他们,方寿纯有的时候也会利用一些巧招。有一次她让几个女兵把衣裤晾晒在帐篷外,在帐篷里的床上摆着毛毯、床单、枕头等做成诱饵,别说还真有鬼子上当了,鬼鬼祟祟进了帐篷,进去一看他们才发现上了当。可是一切都晚了,等在外面的方寿纯立刻端起枪冲里面一通扫射,让鬼子有去无回。

1944年9月,远征军收复腾冲后,被打散的日寇逃往深山老林,这帮鬼子还是贼心不死,经常出来伏击远征军。当时方寿纯参加了一个由5人组成的71军野战医院腾冲小分队奔赴前线,一天天黑后,方寿纯的小分队突然遭到了日军小股部队的伏击,在打死对方4人之后,4位男军医不幸全部牺牲。孤身一人的方寿纯不小心滚入了一个悬崖边的岩洞里,躲过一劫。在洞穴里的方寿纯手里还有两颗手雷,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反正绝不做俘虏。过了一会儿,方寿纯忽然听见在洞穴的下面有日本兵在叽哩哇啦的说话,方寿纯深吸了一口气,她估摸着那几个鬼子说话的方位,一闭眼将手雷扔了下去。爆炸声过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不久,侦察部队赶来营救。战友告诉她,她的手雷炸死了7个日本鬼子。

方寿纯心思细腻,巧破间谍案

方寿纯端起机关枪英姿飒爽,在医院里她也是个胆大心细的姑娘。有一天医院里来了一个名叫李金的年轻人,他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随身还带着不少本书。他自称是东北流亡的大学生,一路上跟随逃难的人来到这里,希望能够帮助大家做些什么。考虑到这位大学生学过英语,院长就让他暂时做了几天英文翻译。李金很健谈,爱聊天,一来医院就主动和方寿纯等女医护人员打招呼,有事没事就找这些大姐姐聊聊战况,甚至还拿出自己的钱请他们吃饭。看着这位文弱的大学生,方寿纯想起了自己在学校的日子,真心把他当成了弟弟来看待。两个人经常聊起各自家乡的故事。

有一天李金请方寿纯喝咖啡。李金说:“方姐姐,咱们的战士太不容易了。我想写一本中国远征军的书,记录下这些可歌可泣的事情,不过还需要很多素材。姐,你能不能说说咱们远征军武器装备的情况?”方寿纯回道:“弟弟,这里面的优秀事迹特别多,你写人就行了,写武器装备的事情干嘛?”李金又说:“英雄事迹肯定是要写的,这里面难免要涉及到装备什么的。我是文科生,很多武器装备我不懂,怕写错了人家笑话。”方寿纯又回道:“这样啊,那好吧,我有机会帮你问问。”

方寿纯表面上答应李金去打听装备的事情,可是心里一直不踏实。很快她听到通报说,有日本间谍在秘密搜集美国援华新武器装备的情报。当时美国盟军秘密援助了一批火焰喷射器给中国远征军,用于收复腾冲、夺取松山。这种武器喷射出的火焰温度很高,对付敌人的碉堡轻而易举。难道是李金?方寿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个流亡大学生怎么能拿着钱天天请客吃饭?如果他真心为远征军写书,为什么不问大家那些战场上的事迹?干嘛总盯着武器不放?方寿纯没有犹豫,立刻将情况汇报了上去。驻印军总指挥部反间谍人员迅速对李金进行了秘密侦查,果然发现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学生,他其实是日本参谋本部直接派遣并指挥的高级军事间谍,真名叫野田寿一郎。大学生李金到是确有其人,但是已经被关东军杀害了。间谍野田寿一郎用李金的身份作掩护,混进东北流亡大学生的队伍,就是为了找时机搜集情报。没想到这家伙碰上了心思缜密的方寿纯,很快就现了原形。

方寿纯感天动地的爱情

1945年上半年,方寿纯来到成都一家医院工作,她的主管医生是来自美国的医生康威。康威和方寿纯一样,也是医生世家出身,在医科大学毕业,高大帅气。不过有个毛病,不爱说话。比如在查病房的时候,不少护士跟他打招呼,他就像没听见一样。护士们伤了自尊,玩高冷是吧?你不理我们,我们还不理你,后来康威查房询问伤员情况的时候,几个护士都不做声。康微莫名其妙的看看随同的方寿纯,方寿纯也表示爱莫能助。你自己看,你不爱理人,人家怎么会搭理你?康威觉得宝宝心里有点苦。其实他是因为中文不好,才不知道怎么和人打招呼。于是他便请方寿纯吃饭,希望方寿纯能教自己中文。为什么会找她教呢?原来方寿纯在部队学过英文,会一些简单的绘画,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在工作的闲暇时间,一个学中文,一个学英文,两个人的外语是越来越好,工作上也越来越有默契。那时在医院里总是会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直到抗战胜利时,水到渠成、双喜临门,康威郑重的向方寿纯求了婚。

方寿纯的遗憾

1946年1月,他们在上海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康威必须要按照上级的命令回国了,他希望方寿纯和自己去美国工作和生活。当时方寿纯已经怀孕,她非常想和爱人在一起,可是由于父亲刚刚去世,家里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弟弟,还有年迈的母亲,她要是一走,这老的小的就没有人照顾了。就这样,康威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中国。方寿纯则来到长沙与母亲和弟弟生活。同年10月生下了女儿“方励利”。此后由于种种原因,远在美国的康威一直联系不上方寿纯,后来他另外娶妻生下了一个女儿,名字叫做“康诗琳”。

而方寿纯则一直一个人带着女儿默默在长沙床单厂的医务室工作。在动荡时期,方寿纯收入微薄,生活艰苦,爱人又没有任何消息,在思念与痛苦中所有的困难她都一个人顶了下来,凭借的就是那股子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韧劲。直到改革开放,美国企业纷纷来华投资,康威这才找到机会,让女儿康诗琳到中国寻找方寿纯和同父异母的姐姐。1979年康诗琳来到中国工作,终于见到了父亲心里念念不忘的那两个人。直到1994年9月,方寿纯才在女儿的陪同下来到美国加州,见到了年迈的康威。这是二人分别近半个世纪后的首次见面。曾经的青年人早已成为耄耋老人,没有痛哭、没有抱怨,只有两行热泪和紧紧的拥抱。

为了不打扰康威的家人,方寿纯没有留在加州,而是和在美国工作的女儿住在了纽约。两年后,82岁的康威病逝。临终前他再三嘱咐女儿康诗琳,要把他的骨灰撒在太平洋,靠近中国的洋面上。因为身体原因,上世纪90年代来到美国后,方寿纯没能再回到故乡,这也成为了她的遗憾。有时她会给晚辈们讲起当年的经历,会与晚辈齐唱《大刀进行曲》,不仅唱的抑扬顿挫,歌词也记得非常清楚。老人经常会想起当年那些并肩作战的战友,想起家乡的亲人。

2015年9月3日,94岁的方寿纯一直坐在电视机前守候,看到大阅兵的直播时,老人激动不已地说:“好壮观,真想念当年的那些战友,想回到故乡!”2019年10月21日,这位抗战时期传奇的女军医,以98岁的高龄平静离世,一段岁月就此成为了历史。每每翻阅历史,缅怀这些为祖国的统一和崛起奉献一生的传奇英雄,都让李夫子热泪盈眶、不能自已!这些先烈们给了我们直面挫折与痛苦的勇气,李夫子相信,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有决心、有毅力,一定能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