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说没去过布宜诺斯艾利斯,等于白去了阿根廷

人们把阿根廷的首都比作法国巴黎。在我看来,布宜诺斯艾利斯具有巴黎的美丽,但比巴黎幽静。从飞机落脚地起,那一片连一片的幽静的绿草地,伸展在广阔的大平原上。这个大平原,阿根廷人一向是引以自豪的,他们常常夸张地说:“我们的大平原,从大西洋一犁头耕到安达斯山麓,都不会碰到一颗石头。”沿着这条城郊大道到达市区,也不像一般繁华都市那样的乱嚷嚷,尤其在街道旁,很容易找到不加入工修饰的象小花园一样的休息地。清晨在那里散步读书,真够惬意。晚上是青年谈恋爱的圣地,可以毫无顾忌地拥抱接吻。

其实,这个城市,远在1536年就被第一批登陆的西班牙人发现,但当时没有引起注意。直到1580年,西班牙阿斯恩申再度发现并赶走了土著印第安人后,才安居下来。到1857年修建了第一条铁路,20世纪初,拆毁了很多破旧房屋开始建设,欧洲的迁徙者和淘金的财迷们就接踵而来。目前连郊区在内,号称有六百万人口,不论从面积(七十一平方哩),还是从人口来讲,它确是名符其实的南半球最大的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区分布是有趣的,象用尺划成的方格格图案,街道是按着图案的线划成的。

而且,市内现代化的建筑物不像圣保罗那样清一色的积木式的摩天楼。这里受欧洲影响很深,罗马式、法国式建筑较多。你要是从马约广场乘车到市郊去,你就会欣赏到不少美景、有趣的街头雕塑。以阿根廷人尊敬的英雄圣马丁命名的广场,既宽大、又清秀。从这里再往前走,一路上的花圃、树木、.小湖沼、古老的教堂,会把你的视线吸住。你也会同意我所下的“幽静”两个字的概括印象。“布宜诺斯”是当“好的”讲,“艾利斯”是空气,这好空气的城市也许就是幽静带来的吧!假如说市内也还有嘈杂的声音,那只有在很多商业闹市和十字路口。

因为阿根廷街道上没有交通灯设备,街道十有八九都是单行线,只有到交通堵塞、司机用尽力气揿喇叭时,才破坏了幽静的气氛。.布市有一条街,叫约里奥第九大街,在明信片上,向导嘴里,都会向你介绍:这是世界上最宽的街道。芙萝里达大街的商店橱窗中,布置得五光十彩,各种各样的时装在陈列着。一件衣服刚时新,不多天也许就不时髦了。听说阿根廷妇女很爱打扮,所酒的香水,不比巴黎的差多少。服装店陈列的式样,日新月异,对人的诱感力是很大的。不过它也同闪闪夺目的珠宝店一样,看的人很多,能买得起的却是少数。也正像在巴黎天天有人介绍铁塔一样。

有趣的是,我们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后,几乎也天天听到人谈着虎河,向我们介绍着虎河。我们七八个人总算抽着空、碰上一个大晴天,一大早就坐上小汽车往虎河而去。车行二十公里,到了滨河的一个绿化的沉睡似的小村镇。河里停了很多汽艇和小木船,我们的小汽车司机快乐地说:“虎河到了。”虎河,其实也是拉巴那他(银河)的一条支流。1526年,卡波特曾率领了一支西班牙探险队,沿着拉巴那他河深入阿根廷内部。当时,他们看见印第安人佩着很多亮晶晶的银质首饰,心想,这一带准是盛产白银的,所以把这河及其周围区域叫银色河区,其实印第安人的白银是从玻利维亚带来的。

接着,我们上了船,不久就被送入画境。虎河两岸,树木成荫,各色花朵,点缀在一片绿色丛中。赛波花长遍了虎河三角洲。河边有高大的不屈的杉树,也有柔软低垂的杨柳,柳枝拂在水面,轻风吹来,把平静的河水弄皱,岸边秀丽的倒影也随着变成活动的画面。浅水滩上的芦苇,在微微地点头。声音特别清脆的灶鸟(阿根廷国鸟)叫了几声,拍翅飞去。我们对每一段所设的小桥(供游客上岸通过)的名字很有兴趣,名字都很雅致。

据说,替每座桥起一个名字,是为了情人们约会时便于说清楚究竟在什么地方。岸上的树木丛中,躲藏着一幢幢小别墅,那是资本家和名流的幽居的地方。岸上也有茶厅、夜俱乐部、划船俱乐部、工人休养所,人们看到这些建筑物,总要想起前总统皮隆的爱妻“小叶娃”。她给过工人一些好处。听说,现在这休养所,已另有别用了。在河边还有一些木钉的小房子,是租给新婚夫妻度蜜月用的。我们正沉迷于风景,小司机忽然说:“不能耽误时间了,水在落,否则我们船过小溪时会走不动的”。

然后,小艇加快速度,转了弯,河面就越来越窄,只能走一只汽艇。岸旁,种有密密的杨柳,象排列着的屏风。我们朝岸上一看,水湿的印子证明河水已落下二三尺,并且还在落呢!幸喜我们很快的上了岸,才算松了一口气。在岸上,我们遇到很多阿根廷的青年男女,他们拉我们一起照相,大家很亲热。在餐厅兜览一圈后,我们又乘电梯上升四百英尺,这就是最高一层的太空观察廊。在这里,天气晴朗。但那日的天气并不作美,不时飞过片片浮云。

随后,向南面美国极目远眺,冥冥濠檬,象万物都笼罩在烟云雾海之中。但是,近处安大略湖瑰丽多姿的景色可尽收眼底,一泓碧水,五彩堤岸。湖中绿波白浪,游帆点点。向北面望去,拥挤的摩天大楼,擦肩蹭臂,耸入云端,争奇斗胜。楼房向天空发展,这大概是西方新型城市建设的一个特点,但巨大的楼身,往往挡住了太阳的光线,造成街道阴暗,底层的工作间,即使白昼也不得不终日开着长明灯。

而且,这个观景台的最上层是旋转餐厅,室内漆桌软椅,刀叉生辉,异卉奇花,点缀有致,显得富丽而典雅。餐厅直径一百五十英尺,四百二十个座位,旋转速度每分钟五英尺,圆周共四百五十英尺,转一周需时九十分钟。按照一般人吃饭的速度,从喝汤到最后甜食咖啡,一顿饭大概恰好是餐厅旋转一周。

总之,游客可以一边用膳,一边隔窗览景,眼福口福共享。设计师真是用尽脑汁,别出心裁,不禁令人赞叹!据说,这个餐厅是目前世界上最高最大又最华美的空中旋转饭店。当然,在这种美誉之下,它的饭菜收费标准都是当地一流的,一顿普通正餐,至少需要十五加元。那些整天为生计奔波的人们,是不敢前来品尝这里的烹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