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炳史册的抗日战神,国共两党为之举办国葬,日军为之停止空袭

抗日战争中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他们用热血书写了一座座历史丰碑。有一位彪炳史册的将军,得到了国共双方高度认同。他是中国军队中牺牲军衔最高的将领,第5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国民党二级上将。这位英雄的名字叫张自忠。英雄不能忘记,宜城县为之改名自忠县,北京、天津、武汉、上海都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张自忠路。

1940年5月初,侵华日寇为控制长江一线的交通切断通往重庆的运输线,集结30万大军发动了枣宜会战,狡猾的日军绕道南下准备回头攻击。此时张自忠已经完成阻击任务,他可以不去追击日军。但为打破日军的战略部署,张自忠让副总司令冯治安防守襄河西岸,自己亲带士兵东渡襄河,意图打乱日军的作战意图。

5月7日拂晓,张自忠率2000多人东渡襄河北进,将日军第13师拦腰斩断,第一次战役获得了胜利。日军以为与他们纠缠的中国军队人数不多,但混战了一天一夜后,发现当面的中国军队作战顽强,且夜间日军阵地还受到其猛烈奇袭。日军这才知道,当面的中国军队战斗力不可小觑。

对张自忠来说最不幸的是,日军截获了他军队的电报并破译,他之后的作战部署被日军掌握。于是,日军紧急调集了两个师团和四个大队,日军第39师团掉头转身,以优势兵力对张自忠所部实施包围夹攻。张自忠顿陷绝境。

15日天一亮,在30多架战机的轰炸支援下,6000多名日军向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的张自忠所部发动了凶狠的围攻。本来,张自忠就抱定以身殉国的信念,当他面临数倍与我的日军后,意识到实现自己报国夙愿的时刻来了,他对自己的将领们表示:“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枯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张自忠将军牺牲在日军第231联队的枪下。战斗到16日,他将自己的卫队调去前方增援,身边最后只剩下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和8位战士。张自忠的左臂中弹,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他仍坚持指挥作战,他说:“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可告无愧。”当日下午,日军发起总攻,面对着数倍日军的围攻,张自忠战斗到最后一刻,一颗子弹再次射入张自忠的头部,一名日军士兵的刺刀凶狠地刺入了他的身体,张自忠永远地倒下了,壮烈殉国。这位中华民族的英雄生命凝固在当日下午4时。

张自忠殊死杀敌的神情和英勇的表现不仅深深影响着中方士兵,也震撼了日军。战后的日军资料说:一等兵藤冈第一个冲到前面,突然,他看到从血泊里面站起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这名军官威严的目光把藤冈震慑住了,他不敢向前。冲在后面的另外一位士兵向这名血泊里的军官开枪打中了其头部。但是这致命的一枪依然没有使其倒下,枪声让藤冈清醒过来,他端起刺刀用尽全身力气往那名屹立不倒的军官猛然刺去,这名军官才訇然倒下,他倒下时就像一座山。

一名日军少佐检查张自忠的尸体,发现了一支钢笔上刻着“张自忠”三个字。日军将张自忠的尸体抬下战场,洗净后用布裹好,以棺木埋葬。坟头立一木牌上书:“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日军视张自忠为可敬可佩的对手,称赞他为:绝代勇将。全体日军向张自忠将军的遗体郑重地敬礼。日军广播电台当日发出报道,称张自忠为“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

痛失大将令蒋介石伤心不已,他命令前线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抢回张将军的遗体。当日深夜,国军第38师师师长黄维刚光着膀子,穿着裤衩,亲自带领敢死队夺回了张自忠将军的遗骸。第38师排长郭荣昌报名参加敢死队,额头留下了当年和鬼子拼刺刀的伤痕。

日军记载:当夜即被数百中国兵采取夜袭方式而取走。

5月23日,张自忠的遗骸被重新洗净,换上整洁的军装,佩挂着上将领章和短剑,装入一副贵重的楠木棺材里。灵柩运抵宜昌后,专轮护送前往重庆,一路所经之处祭祀绵延,祈愿的香火缭绕不绝,百姓在长江岸边长跪不起。

5月28日,蒋介石、冯玉祥、何应钦、于右任、孙科、宋子文等国民党高级官员臂挽黑纱,到重庆码头迎接张自忠将军的遗骸灵柩,蒋介石抚棺大恸。百姓把盛满手擀面条的大碗高举过头顶,这是送张将军远行的北方饭。

张自忠被以国葬之礼安葬于重庆雨台山。蒋介石亲自主持葬礼,手书“英烈千秋”挽联,通电全军,赞张自忠以身殉国之举,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冯玉祥手书“荩忱不死”。出殡时,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全都到场哀悼,10万民众自发参加葬礼。国民政府颁发“荣字第一号”荣哀状,入祀忠烈祠首位,国民政府追授其为陆军二级上将。

这天,日军为了避免伤害到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停止空袭轰炸,以示对对手的尊重和致敬。

8月15日,共产党延安方面为张自忠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主席亲自题写了“尽忠报国”的挽词。朱德、彭德怀联名题词:“一战捷临沂,再战捷随枣,伟哉将军,精神不死。”周恩来称赞,“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张自忠壮烈殉国时,他的妻子李敏慧当时在山东临清。得知丈夫的消息后,她表现得很平静,淡淡地对家人说:“自忠为国家战死疆场,我不难过。我虽然是一个妇女,也应当有份。”她把张自忠的弟弟张自明找来,向他交代清楚家里的事情后,将自己反锁在自己的屋子里,决绝任何人呼唤,绝食7天,一缕香魂追随夫君而去。李慧敏与丈夫感情甚笃,她17岁嫁给张自忠,知书达理,深明大义。

冯玉祥本来就对张自忠的牺牲感到伤痛,又得到他的的妻子殉情的消息,冯将军感慨不已。他来回奔波8000里路,赶去山东将李敏慧的遗体运到重庆,亲自主持了将这位为国赴难的奇女子与丈夫合葬在一起的仪式。

冯玉祥在墓畔种植梅花,将此山改名为梅花山。

张自忠将军殉国的故事还没有完。日军第18旅团少将副旅团长横山武彦参与指挥了对张自忠的作战,杀害了张自忠。何基沣是张自忠的部下、生死之交,他发誓要手刃日寇横山武彦为张自忠报仇。

1943年3月17日,何基沣得到了横山武彦要巡视防务的重要情报,当即调派两个炮兵班,去横山武彦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当横山武彦一队进入伏击圈后,早已恭候他的迫击炮立即招呼。几炮下来,横山武彦的所乘坐的汽车被炸翻,残余的日本兵从车子里拖出受伤的横山武彦,边打边撤。又一颗炮弹飞来,横山武彦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

炸死横山武彦后,何基沣泪流满面仰天长叹,终于可以告慰张自忠将军之英魂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致电何基沣,表示“至感欣慰”。

张自忠生于1891年,山东省临清人。1911年考入天津法政学校,次年转入济南法政专科学校,1914年投笔从戎,入冯玉祥西北军。他追随冯玉祥南征北战,从一名士兵晋至高级将领。在冯玉祥手下众将纷纷投蒋后,张自忠坚定不移跟着冯玉祥14年。

1930年,蒋冯阎爆发军阀大战,冯玉祥战败后部队被打散了,张自忠跟随宋哲元转到张学良麾下,宋哲元部被改编成了29路军,张自忠任38师师长。

1933年,长城抗战爆发后,日军进犯长城重要关隘喜峰口。宋哲元委任张自忠为前线总指挥,率第29军防守喜峰口。这是张自忠第一次与日军交战,他对冯治安、赵登禹等几位师长说,“人生在世,怎样都是死,打日本死了,这才是死得其所。”他率领部队,令大刀队夜袭敌营,数百日军的头颅被砍下。血战40余日,消灭日军数千人。这也是九一八之后,中国军队少有的胜利之一。

1938年2月,在临沂战役第一次战斗中,张自忠率部一昼夜强行军向日寇“铁军”的精锐第5师团右侧翼发起攻击,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攻克日军全部主阵地。3月初,二战临沂,鏖战七昼夜,击退日军中号称“铁军”的板垣师团所属坂本支队。蒋介石称临沂之战“是为我抗战以来克敌制胜之始”。将日军迟滞于淮河一线,为后面的台儿庄大捷打下了重要基础。

1939年5月,张自忠部在随枣会战中取得“鄂北大捷”,12月“冬季攻势”中率右翼兵团歼敌4500余人,取得“襄东大捷”。

张自忠打的日军头皮发麻,谈之色变,称他为“现代关公”和“活关公”。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张自忠为革命烈士。2009年,评选他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2014年,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张自忠将军名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