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斯胡克,南非酒乡的波尔多,以红酒与精致美食著称的法式小镇

前方的色彩又开始逐渐明朗起来。从南非东海岸开始一路向西,这条蜿蜒起伏的海滨大道带着我们领略湖光山色、海阔天空,在驶出晦暗的杭斯拜后逐渐被群山揽入怀抱,开始有了曲径通幽的隐逸。山峦、森林的曲线和色彩都在奶油色的阳光中变得温婉起来,犹如莫兰迪的油画一般。

通往南非酒乡弗朗斯胡克的路上

弗朗斯胡克(Franschhoek)静静地躺在这群山的怀抱中。自然的滋养让这座小镇丰润而醇香——似乎只需要等待这如蜜一样浓稠的阳光包裹着整片青翠滴入她的橡木桶,就能酝酿出南非最好的葡萄酒汁。事实也的确如此,南非酒乡,我循着她的醇香到了。

弗朗斯胡克就位于明媚的山谷中,充裕的日照让此地成为酿葡萄酒的理想之地

穿过一大片罗汉松林,弗朗斯胡克的面貌逐渐显现出来。我原本以为这是一座简陋原始的非洲小镇,但弗朗斯胡克却精致地出乎意料。一驶出森林便是小镇的中心区域,街道两旁遍布着餐厅、咖啡馆和酒吧,这些氛围轻松的小店开在形态各异的老式建筑里。虽然建筑造型迥异,但贯穿其间的欧式风格让它们的存在和谐又丰富。

弗朗斯胡克是南非的法式小镇,不仅拥有法式风情,还承载着真正的法国血统

白色欧式建筑和雕塑

在90年代初期,弗朗斯胡克的经济开始呈爆发式增长,政府对当地建筑的改造拆修却有着严格的限制,因此,这座南非最古老的小镇的法式风格才得以保留。和人一样,一座城镇的气质倘若单凭模仿,恐怕最终也只能落得个不伦不类,而这里的法式风情却来自骨子里。

1688年,长期遭受迫害的法国胡格诺派(Huguenot)教徒逃难于此,决定在这片温润明媚的土地上安居置业,建立农场。这片土地因此也被名为“French Corner”(法国角),后来被荷兰殖民者直译为Franschhoek。弗朗斯胡克,这片寄托了胡格诺派法国人乡愁的土地,也传承了法国人的传统。这片山谷中的绿洲阳光充裕,正是酿造葡萄酒的理想之地。La Motte, Champagne, La Cotte, Cabrière, La Provence等农场在300多年后依然酒香四溢,成为南非最顶级的酒庄。而弗朗斯胡克每一年都会庆祝巴士底日、举行法式滚球比赛、品尝法国布里干酪。

拉莫特酒庄坐落于山脚下,群山的青翠一泻而下,在谷底渲染开来形成酒庄开阔的草坪。阳光慷慨润育,葡萄园中开着硕大的血红色玫瑰。十月正值南非春末,并非收获的季节。庄园的葡萄藤贪婪地吮吸着阳光雨露,恣意生长。葡萄藤的叶子很小,但结出的葡萄却能酿成全南非最好的红酒。

拉莫特酒庄位于山脚下

走进酒庄,南非本土气质与欧式风情交融之下呈现出拉莫特这座南非三大酒庄之一独有的韵味。拉莫特酒庄最初也是胡格诺派教徒建立的农场,1970年被大亨安东·鲁伯特(Anton Rubert)买下,改建为现有的酒庄。

无处不在的非洲原住民风格建筑融以现代风,掩映于酒庄繁茂的花木之间。餐厅是原木屋顶的部落风格建筑装上了整块的落地式玻璃,沿着走廊镶上弧形水池,摆上硬木餐桌,支起帆布遮阳篷,再以欧式风格的人物雕塑做点缀,拉莫特酒庄在群山的拥吻中既与自然融为一体,又作为一座隐逸的小欧式花园遗世独立。

拉莫特酒庄一角

简朴的酒庄大门内外连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穿过大门,走进花园便是另一番光景。餐厅(Pierneef à La Motte Restaurant)以雅各布·亨德里克·皮耶尼夫(Jacob Hendrik Pierneef)的名字命名,这位南非著名的景观艺术家、画家将南非的自然景观视为一生的灵感缪斯。在他的作品中,自然景观被简化为了几何结构,仅用线条、平面和颜色来表现自然的和谐。环视拉莫特周遭,山峦、庄园、建筑正以极简的线条合而为一,似乎寥寥数笔就能将酒庄的轮廓色彩勾勒渲染出来。

花人民币40元就可以到品酒室品尝红酒。坐在桃木圆桌旁,五种不同的葡萄酒由身着正装的服务生逐一端上。坐在我对面的一对衣着考究的法国夫妇轻轻地晃动着酒杯,观察着杯壁上的色染。他们动作优雅,用法语低声交谈着。我零星听到“rouge”一词。我对品酒一窍不通,但我知道法国人对酒的颜色有一个非常优雅的称呼“robe”(酒裙)。五种葡萄酒一一滑过舌根,我品不出个中的差别,只觉得酒汁的醇香和酒精的作用犹如舞动的裙边一样,rouge色的酒裙实在撩人。

除了红酒,拉莫特酒庄亦以精致的午餐享誉酒乡。点一份小牛排,品尝三层熟小牛排的极鲜,佐以一瓶葡萄酒。肉汁激发了葡萄酒汁的醇馥幽郁在口腔中绽放开来。在红酒的撩拨中,山峦、树林、花草还有房屋的形状都幻化为了简单的线条,就像酒庄博物馆里皮耶尼夫的画作一样。难怪无论饮酒与否,只要来到酒乡就必须到酒庄品一次酒,红酒会带你看弗朗斯胡克真正的样子。这里日照极长,长到仿佛时间都不会过去。酝酿成为了跨越时间的唯一方式。人们只需要等待橡木桶中飘出馥郁的酒香。对于饱受迫害的法国胡格诺教徒是如此,对于在近4个世纪后,纷至沓来的游客亦是如此。只是流亡的避难所成为了飘香的酒乡,莼鲈之思也变成了宾至如归。那些建立家园的人大概没想到,这个“法国角”最终会一举跻身南非最贵的城镇,还被《孤独星球》评为2019南非最物超所值的旅行地。但即使如此,那最初的既来之则安之赋予这座小镇的与世无争令人欣慰地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弗朗斯胡克旅游攻略

胡格诺纪念馆(Huguenot Memorial Museum):大人/儿童 10/2兰特,周一~周六 9-17点,周日14-17点。博物馆由胡格诺教徒建造,见证了弗朗斯胡克的历史。

Ceramics艺术馆(Ceramics Gallery):弗朗斯胡克以诸多精美的画廊著称。在该艺术馆内,可以欣赏到南非最杰出的陶艺家之一大卫·沃特斯(David Walters)进行创作的过程。周一~周日:10-18点。

拉莫特酒庄(La Motte):周一~周六 9-17点

皮耶尼夫餐厅:人均100~200兰特

品酒:80兰特

玩法:参观皮耶尼夫艺术博物馆;庄园历史步行游,参观4座国家纪念碑和谷类加工点,现场品尝面包(周三10:00,需预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