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一座横跨两大洲的城市,集市游客比巴黎埃菲尔铁塔还多

在旅行者心中能够“上天入地”的土耳其,最近搞了个大新闻,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开放土耳其—欧洲的处境边界,让难民自由前往欧洲。消息一出,仅仅2天内就有76000多名来自中东各国的难民,从土耳其鱼贯而出,有一些已经冲破希腊、保加利亚边界,涌入欧洲。

为何滞留土耳其的难民那么多?熟悉地理的人都知道,土耳其是连接中东、亚洲和欧洲的枢纽国。难民们在失去家园后,一般都会向欧洲寻求庇护,从叙利亚等国前往欧洲的话,土耳其是必经之路。这让不少将这个浪漫国度写进“旅行愿望清单”的人开始惶惶不安。

旅行当然不是“玩命”,安全问题才是头等要事。土耳其的东南部地区与叙利亚接壤,容易受到当地战乱影响,不宜前往,也从来不是旅游区。传统的热门旅行城市集中在偏西部地区,平和的生活气息依然是主旋律。

在这些城市中有一座最为特别,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横跨两大洲的城市,曾经是拜占庭帝国的中心,而后又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中心。在这里,可以看到教堂与清真寺并存的同时,亦可以在同一个建筑内看到基督的画像与真主的箴言;在这里,可以去世界最古老的大巴扎市场慢慢逛上一天,像当地人一样融入其中;在这里,也可以随便在老城找家咖啡馆点上一杯土耳其咖啡,干脆什么也不做的让自己放空……

千年以来,这座城市拥有三个美妙的名字,人们曾称呼它为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如今大家更愿意叫它伊斯坦布尔。今天就带你走进这座拿破仑眼中的“世界之都”。

圣索菲亚大教堂

来伊斯坦布尔之间,对圣索菲亚大教堂已略有了解,在网上看过不少它的照片。一般的教堂为尖顶或者圆顶,周边有个钟楼,而这座教堂四周还有4个尖塔,感觉十分奇特。

当真正迈入大教堂内时,仰望其标志性的巨大圆形穹顶时,还是被精美细密的镶嵌画所震惊。阳光照进来,圆顶仿佛悬浮在空中,恍如置身于拜占庭时代的迷宫中,甚感自我的渺小,同时也真心佩服彼时的君主查士丁宁的智慧。

作为拜占庭建筑艺术的象征,圣索菲亚大教堂建于公元532年,由查士丁宁皇帝下令建造。尽管技术难度大工程量高,但拜占庭皇帝募集了全国的能工巧匠和人力后,只用了5年时间就建起了这座号称“彻底改变拜占庭建筑历史”的奇观。

圣索菲亚的希腊文原意为“神圣智慧”,这件美轮美奂的建筑艺术品令查士丁宁皇帝非常自豪,他甚至将自己建造的功业与圣经中以辉煌宫殿著称的所罗门王相提并论,站在教堂正殿前高呼:所罗门啊,我已经超越你!

事实上,源于罗马的穹顶的确成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名片,马赛克镶嵌的壁画是它的斑斓皮肤,大理石柱子为它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让它屹立千年不倒。

1453年,改朝换代的苏丹默罕默德二世将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周围陆续矗立起4座宣礼塔以及祭祀沐浴用的洗礼喷泉等。随着土耳其共和国的建立,1935年这座建筑正式以博物馆的身份对外开放。

穿梭在大教堂的回廊中,就像徜徉在时间的长河里,穹顶上惟妙惟肖的六翼天使,马赛克中陪伴在圣婴圣母两侧的查士丁宁一世和君士但丁一世,刻着真主、默罕默德等人名字的金字圆牌……不同时期、不同宗教的文化印迹在这里能同时观摩到,时刻唤醒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历史曾经在这里产生过交迭。

大巴扎集市

想必看过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的,一定记得邦德骑着摩托车在屋顶和集市间展开激烈追逐的场景,这个拍摄地就是伊斯坦布尔大巴扎。

巴扎在伊斯兰语中是集市的意思,确切的说是有顶棚的市场。数世纪以来,巴扎这种贸易形式在土耳其长兴不衰,大巴扎则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集市之一,有65条街巷,4400多商家,内部四通八达。对于初来伊斯坦布尔的旅行者来说,不失为一个了解土耳其人和文化的好去处。

大巴扎距离圣索菲亚大教堂很近,这里起源于15世纪中期,默罕默德二世修建的一个围有栏杆的小石制品交易区,后来不断有商家要求加入,逐渐发展成了现在的规模,无论天气如何,人们都可以在有顶棚的商铺里自由选购。

走近大巴扎集市,发现它比想象中还要庞大,一共4个大门,出入口就达26个之多,俨然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在最主要的大门上有苏丹阿布都哈密德二世亲笔书写的“真主喜爱经商的人”的横匾。这里每天能够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25万游客,数量相当惊人,比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参观人数还要多,更像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

大巴扎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着实让人有点挑花眼。在历史上,因为大巴扎出售的商品曾受到土耳其统治者严格的管理和控制,这段历史至今影响着在此经商的商人。在此选购商品,与商人们交谈,无论他们出售的是首饰、香料,还是皮货、地毯,他们都以店铺历史悠久和商品手工精细而深感自豪。

来到伊斯坦布尔,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打卡的地方,有人觉得它像东方,有人觉得它更像西方,它暧昧而矛盾,却又散发着独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