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最文艺的国度,赏花赏景赏文学,文艺青年怎能不去看看

对现代世界文学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英国著名抒情诗人叶芝、开意识流小说先河的作家詹·乔伊斯以及名剧《骑马下海的人》的作者约翰·沁的名字。但是,这些文豪的故乡并非英国,而是美丽、富饶的爱尔兰。此外,著名剧作家肖伯纳和小说《牛虻》的作者伏尼契的原籍也是爱尔兰。淳朴粗犷、富于想象力的爱尔兰人民,不仅因哺育出不少文豪而为世人所称道,而且因不屈不挠地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精神以及勤劳勇敢、积极进取的优良品质而使世界瞩目。

众所周知,被大西洋和爱尔兰海的碧波日夜摇撼着的爱尔兰,是一个四季常青的美丽岛国。强劲的大西洋暖流给它带来充足的雨量,岛上冬暖夏凉,最冷时平均气温是摄氏四至七度,最热时摄氏十二至十五度。北部和南部是高原,西北部多山,覆盖着一片片茂密的森林。西南沿海遍布悬虚峭壁,怪石嶙响。峰峦变幻多姿,山中藏有许多洞穴和暗流,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从崖润飞流直下。中部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湖汊纵横,牛羊遍野。

还有岛上最长的河流是香农河。香农是传说中一位公主的名字。香农河静寂而湍急的水流绕过一座座村落和城市,洗涤着两岸树丛的根须,洗涤着爱尔兰姑娘的裙裙河上的克朗马克纳斯,是公元六世纪建造的城堡寺院,在中古时代被称为”圣人学者之岛”,是当时著名的艺术中心。一到傍晚,古堡、教堂的尖顶和圆塔便在玫瑰色的天空画出严峻的剪影,显示出中世纪的梦幻气氛。

而且爱尔兰主人经常在古堡中举行神话般的中古式宴会,邀请游客坐在粗糙狭长的木桌旁,用大土碗喝蜜酒,用匕首吃烤鸡和排骨。进餐时,还有妇女唱古老的情歌。那情景,就和电影《供盗罗宾汉里粗犷豪放的宴会场面差不多。

一直以来,爱尔兰以她美丽的景色、宜人的气候和饶有古趣的历史遗迹吸引着大批游客,每年有五十多万人从世界各地到爱尔兰来。旅游业给爱尔兰带来重大收益。一提起爱尔兰,许多人便会联想到英国,甚至还会有人搞不清楚爱尔兰和英国是不是属同一个国家。这不奇怪。由于爱尔兰岛和大不列颠岛隔海相望,地理和历史上的原因使她和英国的关系千丝万缕。

总之,过去那种典型的爱尔兰风光:严寒的都柏林之夜,街头蹄蜀着贫穷的吉卜赛人和乞讨的孩子,心灰意懒的男人在凝视酒吧间橱柜里的黑啤酒等,已经被拥挤的小汽车、招聘工程师和电子技术员的广告、服饰优雅的妇女充满了商店这样的繁荣景象所代替了。已经有百分之四十八的爱尔兰家庭拥有电视机,百分之六十六拥有汽车。在爱尔兰,年工资低于五千五百爱镑的人可以享受免费医疗,收入超过这个指标的人缴纳部分或全部医疗费用。爱尔兰人为自己正在富起来而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