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才女杨步伟:19岁当校长,32岁嫁学霸,4个女儿全是名校教授

文化名人陈丹青曾说:民国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却是一个最有趣的时代。的确如此,民国时期的女子,总有一种作态,美貌与才华并存,让人迷得离不开眼。

“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辞,早就被她们唾弃,她们更多的是追求自我和平等。

而其中风头最劲的,当属民国才女杨步伟

01

杨步伟出生在南京的名门望族。

这个家族有多大多显赫呢?

杨家开始住在南京花牌楼,后来搬到了一街之隔的延龄巷,门口挂着“池州杨寓”的牌子。当时,杨府上下四代共三十六人,此外还有两个教书先生,一个管账的,一个专门刻经书的,一个守门的,两个打更的,五个厨子,七个打杂的,还有十四个奶妈和老妈子,一共七十六口人,住在这个“池州杨寓”的132间房子里。

曾祖父和曾国藩是同年进士,祖父杨仁山则在曾国藩处从军,后任职英法参赞、英国使馆随员。回国后一心向佛,创办了中国佛教协会,门下学佛弟子众多,其中就包括戊戌变法的“六君子”之一谭嗣同。

民国第一任总统黎元洪是父亲的上司,曾在杨步伟家中常住,她称呼他为“黎叔叔”。

她一出生便有两双父母,生父是长子,九个子女,杨步伟是老九。养父是二房,底下没有子嗣,于是杨步伟的生父把她过继给二房。

她顽皮好动,别的孩子想干不敢干的事,一撺掇她,她就干。家里人亲昵地骂她是个“搅人精”。

7岁开始读书,和三哥与四弟是同一个先生教。入学考试作文题为《女子读书之益》,她 竟“胆大妄为”写道:“女子者,国民之母也。”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语,惊呆了监考的先生。

其实,杨步伟打小开始就有了“男女平等”的观念,这种观念也影响了她的一生,她从来就是一个敢想敢说敢于做自己的女人,尤其是在婚恋选择上。

02

杨步伟从小就被指腹为婚,未婚夫是她的表弟。19岁时,她独自主张要退婚,还写了退婚信,信上说:“日后难得翁姑之意,反贻父母之羞。既有懊悔于将来,不如挽回于现在。”怕日后不能让公婆满意,让父母蒙羞,为了避免将来后悔,所以不如现在退婚。

虽然句句在理,句句用心,可是父母还是被她气坏了生父气得表示“不嫁就处死”。最后还是开明的祖父出面,此事才收了场。

然而,因为这件事儿,生父与女儿之间8年不说话。

在旅宁学堂毕业后,当时的安徽督军柏文蔚听说她有主见,办事果断,特别邀请她去做“崇实女子学校”的校长。于是,19岁的杨步伟担任了民国时期创办的第一所女子中学、崇实女子学校校长。

她把学校北伐队500多名女学生管理得井井有条,就连柏文蔚忍不住地夸赞:“杨先生真可以做女军长了”。

后来,杨步伟东渡日本留学,获得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19年,她跟同学一起在北京创办了一个妇产科和儿科的专科医院——森仁医院。

她不但是中国第一代西医妇产科医生,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医院院长。一位女性能有这样的经历和成就,可谓是民国的一段传奇。

就在她准备在医学界大展身手的时候,遇到了挚爱一生的白马王子。

1920年,在一个饭局上,她碰到了留美回来的赵元任,担任英国哲学家罗素访华时翻译。

他是清代著名诗人赵翼的后人,赵翼作为清朝性灵派的代表人物,跟写《随园诗话》的袁枚齐名。精通8国语言、33种汉语方言,还是哲学家和数学家,和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

03

31岁的杨步伟还是个黄金圣斗士,并没有把儿女情长放在心上,所以在刚接触赵元任的时候,并没有生出爱情的火花,而是想把赵元任介绍给自己的好闺蜜李贯中。

谁知,赵元任不领情,还把杨步伟骂了一顿,后来才得知赵元任喜欢的是自己。此时的杨步伟不得不正面面对赵元任热情似火的感情。在自己的MR Right面前,她尊重自己的选择。

32岁的杨步伟和29岁的赵元任喜结连理。

结婚时,他们想打破家庭本位的婚姻制度,两人别出心裁,先到中山公园当年定情的地方照张相,再向有关亲友发了一份通知书,声明概不收礼。没有宴请,没有大肆铺排,只有一纸声明。

赵元任回忆道:“我的同班同学胡适劝我们至少用最低限度的办法,找两个证人签字,贴四毛钱印花,才算合法。”于是,胡适当了赵元任的证婚人,朱徵当了杨步伟的证婚人,补贴4角钱印花税票,赵元任和杨步伟便这样结了婚。

婚后的他们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从小在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到了美国人生地不熟,面对困境,杨步伟靠着独立、自信和勇气,扛起了家里的半边天。

赵元任刚开始任教时,要租房子养小孩,从国内带来的钱花得快不够用了,就去另一个城市找兼职。第二天一回来,挺着大肚子的杨步伟就开心地告诉他:“不必着急钱,我把带来的皮大衣拆了,晚上做了几个包包,委托房东卖了,赚了几百美金呢。”

有一次胡适问杨步伟,平时在家里谁说了算?她很谦虚地说:“我在小家庭里有权,可是大事情还是让我丈夫决定。”但是她不忘了地补充一句:“不过大事情很少就是了。

从杨步伟调皮的语气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婚后的生活十分幸福惬意。

1971年金婚时,赵元任写诗记载:“阴阳颠倒又团圆,犹似当年蜜蜜甜。男女平权新世纪,同偕造福为人间。

04

婚后他们生了四个女儿,也个顶个的,也都是各自的领域里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连胡适都说:杨步伟一家,父亲是天才,母亲是能人,女儿们则个个聪明得不得了。

长女赵如兰, 在哈佛学音乐与语音学,后在哈佛教音乐和语言,是哈佛大学的第一位华裔女教授。

次女赵新那, 学化学, 也是哈佛毕业, 嫁黄培云, 夫妇俩回国后一直在长沙矿冶学院工作。

三女赵来思, 学数学, 加大毕业,与日本人波冈维作结婚,赵来思和波冈维作同在康奈尔大学任教。

四女赵小中, 学物理, 毕业于康奈尔大学,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

其实杨步伟并没有打算生这么多孩子。头两个孩子生在结婚之初,使得她和丈夫手忙脚乱。

因为生育,打乱了她的职业计划,为了照顾孩子们,放弃了自己的医学研究。她有感女人在生育上的伟大付出,于是提出了计划生育的说法。

回想她92年的精彩人生,过得何其自在,活得何其洒脱? 这一切只因她知道:独立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人生信条。

她还是国内第一个写自传的学者,在完成自传之后,还专门发声明:

我不过是一个普通道地的中国女人,自己并无特绩与社会和国家,不过几十年中巧遇了一些世界大事与我都有点边缘的牵涉,并且都是目击一切的实状,所以写出来以供社会人士酒后饭余时来看看消遣。

这个举动也正符合杨的性格,再次证实了她说过的一句话:“我就是我,不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