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一座地上皇陵,就藏在繁华都市里

五一小长假到啦,今年的“五一”可是整整五天啊,你想好怎么过了吗?

可能不少人还是要出游吧?李兰娟院士说了,目前旅游还是中国最安全,所以想必很多人都会选择国内游、省内游甚至是市内游(也可能有很多人是室内游)。

不过,建议大家不要长时间宅在室内,还是要趁着春末夏初时节阳光还没有那么炙热,多出去走走,抓住春天的尾巴。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有点小众的景点,它坐落在成都市一环路内西门附近,建成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是我国首次采用现代考古学方法发掘的帝陵,也是目前我国所知的唯一一座修建于地表之上的帝王陵墓

它就是——成都永陵

永陵

永陵的主人是五代前蜀开国皇帝王建,所以又被称为“王建墓”。

王建是河南舞阳人,据说年轻的时候是个无赖之徒,以杀牛、偷驴、贩卖私盐为业,因为排行第八,被人称为“贼王八”。后来,王建犯罪入狱,被狱吏偷偷放走,藏匿在武当山上。

武当山上有个僧人叫处洪,他说王建面相惊奇,建议他“从军自求豹变”,于是王建就投了忠武军,因救护唐僖宗有功,被提拔为神策军将领。后来,在朝中被排挤,外放到四川广元担任刺史。

王建坐像

王建入蜀后,以四川阆中为根据地,逐步扩大势力,最终立国称帝。当时的唐朝已濒临崩溃,不少士族都在蜀中避乱。王建虽然自己是个目不识丁的粗汉,但却非常喜欢和儒生们交谈,并且他十分尊重人才,举贤任能、知人善任,经济方面也大举减轻赋税,使前蜀成为当时社会最稳定的天下富国和强国。

永陵是由前蜀宰相周庠主持选址修建,选址在成都西北,坐北朝南,周围有多条河流环绕,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公元918年,王建去世,归葬永陵,庙号高祖。

永陵

王建死后,他的儿子王衍继位。七年后,前蜀被后唐所灭。经过历史上多次的拆毁和战火,陵墓上方的陵庙早已被毁,永陵变成了一座荒芜的土丘,甚至曾在清朝被误认为是司马相如的“抚琴台”(现在永陵附近的地铁站就名为“抚琴”)。

直到1940年,在修建防空洞的过程中,才发现了这座千年帝陵。

地宫入口

如今的永陵博物馆成立于1990年,包括三个部分,地宫、博物馆和园林。

走进大门,迎面就是永陵神道,神道两旁各有两尊镇墓兽和两尊石像生,神道尽头就是地宫。

整个墓冢呈圆形,高约15米,直径约80米,用土垒筑而成,经过多年植被的生长如今看起来如同一座小山,气势宏伟,比三国时刘备的墓还壮观。

镇墓兽

整个永陵最精髓的地方就在地宫,尽管这座陵墓曾经被盗,但由于墓墙太厚,仍然保留了非常多珍贵的文物。

地宫的入口位于地下,走下台阶,就进入地宫的前室,前室是一段羡道,这段羡道不是继续往下,而是朝上走的,所以实际上永陵地宫是在地表之上的;

羡道尽头是两扇高大的红木门;木门后则是中室,中室是棺床,上面放置王建的棺椁;中室后面是后室,放置的是御床,御床上是王建的坐像。

棺床石刻

如今,地宫内出土的珍贵文物均已移到旁边的博物馆内收藏,里面还剩下难以移动的石刻可以欣赏。比如,中室的棺床下,三面都刻有图案,有负责抬棺的十二力士,有翩翩起舞的24位舞伎,还有鼓乐队、管乐队等乐伎,每一尊都造型奇特、神态各异,而这些雕塑都是少见的唐代艺术珍品,堪称杰作。

永陵博物馆

永陵内出土了非常多的珍贵文物,比如王建谥宝、玉大带及各类金器银器等,这些文物都被收藏在地宫后面的永陵博物馆内。

出土的文物中,最为罕见的就是位于地宫后室的王建真身石雕像,“隆眉广额,龙睛虎视”,简直就是史书中记载的现实版:

王建谥宝

其次就是“兔头龙身”白玉谥宝,据说是因为王建属兔。不过,发现的时候这件谥宝已经一分为二了,表面也已经风化。然而,正是这件谥宝,确认这里正是前蜀皇帝王建的陵墓。

还有王建随身携带的玉大带和各色银器。这些物品都带有很明显的大唐风采。

除了这些文物,博物馆中还详细介绍了王建入蜀和前后蜀的历史。其中,最为吸引眼球的就是一段关于“蓉城”来历的介绍:

后唐灭亡前蜀后,自己也发生了兵变。西川节度副使孟知祥趁机窃取蜀中兵权,效仿前蜀,建国称帝,国号蜀,史称后蜀。孟知祥死后,他的儿子孟昶即位,维持了蜀中三十多年的和平。

孟昶有个宠妃号“花蕊夫人”,花蕊夫人非常喜欢芙蓉花,孟昶就下令成都遍植芙蓉花,花开时节,成都城处处芙蓉盛开,留下“芙蓉城”的美名,简称“蓉城”。

虽然孟昶是后蜀的末代皇帝,但他在位期间颇能励精图治,蜀中少战事,经济文化均得到发展,而蜀中也得以成为乱世之中的一方净土,保留下了很多唐及五代时期的建筑、音乐、舞蹈、服饰和宫廷礼制等方面的文物和资料。

园林区

据说,王建之子王衍继位之时才十七岁,正是精力充沛耽于游乐的年纪,每日寻欢作乐,荒淫无度,将皇族居住的宣华苑进行了大肆扩建。

而他的母亲——徐婕妤,也就是前蜀的“花蕊夫人”,则用清丽雅致的诗句将宣华苑中的生活一一记录了下来:

嫩荷香扑钓鱼亭,水面文鱼作队行。宫女齐来池畔看,傍帘呼唤勿高声。

在地宫和博物馆的东面,是一片百亩园林,园内林木繁茂,溪水蜿蜒期间,亭台楼阁忽隐忽现。无论晨昏,这里都是一副远离喧嚣的安宁所在。

或许,这里并不是历史上的宣华苑,当我们从千年地宫中走出来后,却恰恰需要这样一片安静的园林供我们休憩,以缓解胸中那股惆怅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