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历史!特朗普二次弹劾案正式开审,他会被定罪吗?

离开白宫的前总统特朗普,最终会不会被定义为美国“罪人”?这个让美国社会激辩、撕裂的问题,似乎从当地时间2月9日起,一步步勾勒出答案的模糊轮廓。这一天起,美国参议院开始正式审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

一国总统,四年之内,两遭弹劾。与第一次弹劾相比,这一次弹劾的性质完全不同,特朗普能否再次“脱身”?

【参议院:弹劾案审理合宪】

9日,是参议院正式审理特朗普弹劾案的第一天。当天,参议院投票通过了弹劾案审理流程决议草案,晚些时候又以56票同意、44票反对的结果,确认了对特朗普弹劾案的审理符合宪法,此举为弹劾审理继续进行铺平了道路。从10日中午开始,众议院弹劾经理和特朗普的辩护团队将进行陈述,若审理到13日还未结束,参议院计划在14日开庭,继续对弹劾案进行审理。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控辩双方都同意不传召证人,有关审理结果的最终投票可能在14日或15日进行。此次“弹劾大战”的导火索,正是美国国会1月6日发生的致命骚乱,事件造成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1月13日,众议院火速通过了“煽动叛乱”弹劾条款,正式弹劾特朗普。杰米·拉斯金、戴安娜·迪盖特等9位民主党众议员,担任众院弹劾经理。

在民主党人提交的80页诉讼简报中,他们将特朗普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演讲,与国会大厦骚乱事件联系在一起,称其负有“明确无误的责任”。民主党人还强调,特朗普的行为“过于恶劣”,应永久取消其再次就任公职的资格。

与此同时,特朗普原定的辩护律师团队,在审判前一周“集体出走”。消息称,多名成员在辩护策略上同特朗普存在分歧。特朗普办公室随后宣布,两名新律师戴维·斯科恩和布鲁斯·卡斯特,将在审判期间领导律师团队。

据特朗普方面8日的审前简报,其律师团队主张,特朗普的演讲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即言论自由权保护。他们还指出,民主党人发起的弹劾纯属“政治戏码”。特朗普作为前总统,面临弹劾审判“不符合宪法”。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联席会议,因现任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大规模骚乱而被迫中断,现场极度混乱。

【二次弹劾如何展开?】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首位两次遭弹劾的总统。参院对他的第二次弹劾审判,又将如何展开?

——有何证据?美媒指出,特朗普呼吁其支持者为改变大选结果“尽力抗争”的演讲,以及要求佐治亚州务卿找到“足够选票”以使其赢下该州的电话录音等,均被作为证据记入弹劾条款。众院弹劾经理还计划,使用冲击国会的社交媒体视频,来展示他们为何认为特朗普应该被定罪。

——谁来主持?由于特朗普已经不是现任总统,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将不会主持此次审理,而是由参议院临时议长、民主党人帕特里克·莱希主持。不过,许多共和党人质疑,这将使这一过程看起来像一场“党派斗争”,并失去其合法性。

——特朗普会出席吗?特朗普方面日前拒绝了众院弹劾经理让其出庭作证的要求,称这是“公关噱头”。不过,弹劾经理并未表明,如果特朗普拒绝自愿出席,是否会发传票强制其出席。有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可能会提交书面信为自己进行辩护。

——持续多久?参议院两党领袖8日就弹劾审判的时间表和形式,达成协议,如果没有传唤证人,审判可能在大约一周内结束。其中,将包括开庭辩论、问答和投票等环节。

【定罪“几乎不可能”】

根据弹劾程序,最后裁决中必须有三分之二的参议员同意定罪,弹劾才能落地生效。但在美媒眼中,给特朗普定罪,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民主、共和两党在参议院各掌控50个席位,若要实现定罪目标,至少需要17位共和党人“倒戈”。但是,近来共和党人反对弹劾的呼声日渐高涨,许多人认为,弹劾特朗普这样一位前总统是“愚蠢的、有争议的”。

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表示,“针对卸任总统的弹劾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他称其是违宪的,并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的分裂”;佛州参议员鲁比奥则说,“弹劾会带来反效果,国家已经陷入水深火热,这么做有如火上浇油。”

“目前来看,共和党大面积倒戈可能性很小,只会有零星的跳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李峥对中新网表示,“弹劾案仍有很强的党派倾向,共和党人不会完全遵照民主党的诉求,否则对共和党来说会非常被动。”

不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态度,将是重要风向标。分析称,一旦麦康奈尔赞成对特朗普定罪,或将迅速拉开参议员投票支持弹劾的“闸门”。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则分析称,“主要是看民主党方面能拿出哪些证据,将是决定能不能拿到更多共和党支持票的关键。”

【“去特朗普化的政治需要”】

此前,当众议院民主党人发起弹劾时,距离特朗普正式卸任美国总统仅剩一周。既然特朗普马上就要“下台”,民主党为什么仍要大费周章,坚持弹劾呢?

分析认为,一方面,特朗普在美国国会骚乱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国会有必要对其问责;另一方面,“弹劾可以对特朗普起到威慑作用,以防止其在卸任前做出更为出格的举动。”李峥说。李峥进一步分析称,同2019年底国会首次弹劾特朗普相比,此次弹劾政治性更强。“弹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离间’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的关系,并可能剥夺特朗普再度竞选总统的机会。”

事实上,即便特朗普已离开白宫,一旦参院判他有罪,他仍将失去卸任总统的特权,包括安保和养老金等。参院还可以投票禁止他再次担任公职,使其2024年竞选总统的愿望成为泡影。

朱锋则认为,对特朗普的二次弹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实现“去特朗普化”的政治和法律需要。“即使已经离任,特朗普依然是共和党极端民粹主义、白人精英主义的标杆,共和党仍会继续被他绑架。”

过去四年间,特朗普政府坚持“美国优先”,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国际形象大打折扣;在他治下,美国国内的阶级矛盾、种族矛盾也愈演愈烈。“特朗普如果不被追责,他还会成为制造美国社会分裂、政治分裂的来源。”朱锋指出。

不过,弹劾特朗普,是否能从根本上化解美国国内分裂难题呢?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对于新上任的拜登政府来说,弹劾案时机有点尴尬:当拜登政府大刀阔斧推行百日新政时,舆论仍会聚焦在前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上,反而制约其施政空间。此外,部分共和党参议员日前警告,支持给特朗普定罪,还可能引发其狂热支持者的政治反弹,使得美国撕裂进一步加深。

无论弹劾案结果如何,特朗普的命运如何,其在位四年,已经对美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关于其功过,历史终究会给出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