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飞机等下起飞”是特权已成习惯

前言:特权思想,是一种畸形的权力观。官员虽然拥有人民所赋予的权力,但绝不能成为“对自己高看一眼”的理由。

5月5日,香港航空公司一班由贵阳飞赴香港的航班,在起飞前,一名身穿制服的女武警对空姐说,“让飞机等一下起飞”,她要为和她一同搭乘该航班的领导购买免税烟,结果被机上空姐断言拒绝。

为领导买烟而要求飞机延迟起飞,在这名女武警看来也许再正常不过,“领导无小事”,全飞机乘客的时间是次要的,办好领导的事才是主要的。实际上,这在国内航班上也是屡见不鲜。早在1993年,当时的国家民航总局就下发《关于重要旅客乘坐民航班机运输服务工作的规定》,制定了详细的要客服务规定,成为各大航空公司制定要客服务手册时遵守的范本。有的时候,飞机已经到了起飞时间,但因为“要客”堵在了路上,所以就要等待,这似乎也是行业“潜规则”。早前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时也从某航空公司要客部工人员中了解到:“等个15到20分钟都很正常,我们一般都跟乘客说是航空管制”。

特权思想实际上是自我感觉高人一等、居功自傲、自我享受的体现。而各行各业,受制于领导的“权威”,也不得不接受这一“潜规则”,所以,特权一直畅通无阻。

假如特权现象得不到批评,受不到遏制,法制社会势必会成为空谈,文明、道德、纪律也就不复存在。但是,生活在领导“权威”下的现实中,没有人敢站出来吃这个“螃蟹”。而长期处于特权之中的人,享受特权也就成为了一种习惯。在这种习惯之下,这名女武警才能淡定地向空姐提出飞机延迟起飞、等她去给领导买烟的要求。但她们也许忘记了,她们领导的特权不能左右香港的航班,所以她的要求遭到空姐拒绝,而且不是“婉言拒绝”,是“断然拒绝”:“不好意思,我不能让全飞机乘客等你去买烟,现在要关舱门了,请您不要影响航班起飞”。这样的结果也许是女武警和她的领导都始料不及的。

特权思想,是一种畸形的权力观。官员虽然拥有人民所赋予的权力,但绝不能成为“对自己高看一眼”的理由。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共产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这个问题不仅是党风廉政建设的重要内容,而且是涉及党和国家能不能永葆生机活力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