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深陷曹妃甸项目 四年亏损超百亿

W020110915371244742422

作为曹妃甸的龙头项目,首钢集团的千万吨级钢铁项目甫一问世,就备受关注。

这一项目即是由首钢与唐钢合资组建的“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首钢京唐公司”)推行。(唐钢目前已撤掉其所占全部股权)

5月27日,首钢京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首钢京唐公司是曹妃甸所有项目的龙头项目,投资额能占整个的四分之一。“真要形势好转,可能一年盈利五六十亿都没问题。”

但是,这样一个庞大项目,虽然至今已投产三年,但业绩出现连年亏损,而且其高额负债影着后续发展。

亏损超百亿

“目前京唐公司的产量基本达到设计能力了,但从盈亏情况看,至少去年还是很差的。”5月27日,有接近首钢京唐公司的行业人士称。

2005年2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发改工业〔2005〕273号《关于首钢实施搬迁、结构调整和环境治理方案的批复》”,批准首钢“结合首钢搬迁和唐山地区钢铁工业调整,在曹妃甸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钢铁联合企业”。

作为承接首钢集团搬迁的载体,首钢京唐公司从获得发改委的批复,到2010年6月26日全线建成投产(一期工程),前后历时5年有余。根据计划,京唐公司(一期)生产规模将达到年产铁989万吨、钢970万吨、钢材905万吨;静态投资668.06亿元,年销售收入443.3亿元,税后利润80.79亿元。

唐山市有关领导甚至认为,以首钢落户曹妃甸为标志,曹妃甸进入了大规模开发建设的新阶段,将成为河北和唐山构筑沿海经济隆起带的强大引擎。

但是,这样一个庞大项目,其后并未满足人们的期待。

“现在盈亏不好说。”首钢京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坦承,京唐公司今年3月份是不亏的,但此前的确是连续亏损。

本报记者采访了解,首钢京唐公司投产至今,持续亏损在业内广为人知。如果从其第一个高炉投产后计算,2009年、2010年、2011年,京唐钢铁分别净亏损5.3亿元、31.37亿元、51.41亿元。“去年亏了有几十个亿。”上述接近首钢京唐公司的行业人士称。照此推算,该公司2009~2012年期间亏损超过了100亿元。

踏空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京唐公司还是大有希望。“建成一流钢铁厂了,现在正逐步发挥它先进性的作用,像开发品种、生产等都挺顺利,一些技术指标已经达到国际一流了。”

目前,首钢除了在顺义的冷轧项目投产外,其石景山厂区已于2010年底全部停产,北京地区的产能基本上已转移到曹妃甸。

根据设计,京唐公司建成后,产品主要集中在高端板材领域,其生产的热轧带钢、冷轧带钢、热镀锌板、彩涂板和电工钢,全部都是用于汽车、造船、管线、家电等热点领域。“未来首钢在曹妃甸的生产基地里,占总产量90%以上的钢材产品,都将是这些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双高产品’。”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京唐公司甫一投产,便被市场泼了冷水。

2007年3月12日,首钢京唐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彼时,板材价格相对还不错,但三年后,国内钢铁行业形势急变,板材市场的利润一步步缩水,“投产即亏损”成为京唐公司不得不面临的局面。

在业内人士看来,京唐公司投产可谓生不逢时,“投产的时候正好赶上板材供应过剩,价格始终上不去”。

“有高端设备能不能生产出高端产品,再就是高端产品能不能卖出去,都存在不确定性。”上述接近京唐公司的行业人士表示,有很先进的设备但产品档次上不去,就会存在价格卖不上去的问题。

中国钢材网资深分析师秦芬芬甚至向本报记者直言,京唐公司虽然全部使用高品位进口铁矿,但却生产出二三流的产品,“没有特色且销售渠道有限,得不到市场的认可,在市场上毫无竞争力可言,亏损越来越大”。

实际上,处于行业困境下的京唐公司,目前并未达到设计产能,主要以用户的订单来安排生产,“京唐公司不但承接了首钢集团原来在北京的产能,而且是超过了,但现在因为市场不景气,没达到设计产能,的确是事实。”前述企业负责人说。

高负债压力

负债高企更是成为中国钢企身上的一大负担。

本报记者此前测算,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30家主要上市钢铁企业,流动负债总计约为7594.76亿元,这个指标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69亿元。*ST鞍钢、宝钢股份、武钢股份等三大央企的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差额共计高达517.01亿元。

虽然无从得知京唐公司的具体流动负债情况,但还款压力同样让这家企业头疼不已。“没有这些(支出),我们企业肯定盈利很多了。”他说。

“京唐公司的产品定位很高,其装备水平、技术水平要求也都很高,这将使得投资引发的借款也很高。”前述行业人士说。

规划显示,京唐公司的静态投资为668.06亿元。而在投产不增收的情况下,京唐公司的债务压力凸显。

京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京唐公司投产严格按照国家此前批复的投资额度,约在670亿元,但仅贷款就约450亿元,“投产三年时间,我们现在光利息这块已经向银行贡献了92个亿”。

在他看来,建设京唐公司的贷款利息比较高,“国家级开发区的利息是减半的,因为曹妃甸不是国家级项目,没有减半,再加上每年员工工资也有十来个亿的支出”。

唐山曹妃甸烂尾预警

曹妃甸优先建设临港商务区,意味着生态城将被无限期搁置,已经停工的项目,也极有可能长期烂尾。

一圈蓝色的建筑施工围挡圈起了滦(县)曹(妃甸)大桥施工现场,黄色的起重吊、白色的混凝土搅拌机静静地矗立,预制好的桥梁横卧在荒草丛中,已经扎好钢筋骨架而未及浇筑的桥梁则锈迹斑斑、扭曲变形,木料和钢筋杂乱地堆放,两排尚未架上桥梁的桥墩整齐地伸向看不到尽头的远方,桥墩上预留做连接之用的钢筋裸露在外,被雨水侵染的锈迹一缕一缕染黄了桥墩,印刻着岁月的沧桑。

被寄予厚望的曹妃甸

“推动区域合作,就是要推动曹妃甸综合保税区与北京、石家庄、张家口等腹地城市公共构建京津冀国际物流体系,共同整合环渤海港口资源,优化现代航运集疏运体系,把这里打造成为京津冀都市圈重要的‘国际出海口’”。

—— 2012年8月16日 曹妃甸工业区副主任刘庄生兼任保税区建设指挥部指挥长说

是什么导致了曹妃甸今天的困境?

同样是体量巨大的新区新城建设规划,在国家的战略支持方面,尤其是直接的国家项目布局上,曹妃甸与天津滨海新区显然无法同日而语,这使得曹妃甸的支柱产业无法短期内被构建出来;同样,包括港口、铁路、公路等在内的对新区开发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的投入能力,曹妃甸是严重不足的,直到今天都没有实现与包括北京在内的京津冀和环渤海地区的高效通行体系,更别说辐射三北地区了,而天津滨海新区不但通过快速轨道交通打通了与北京的对接,而且,通过一系列综合配套改革方案的实施,使得经济关联区域一直拓展到三北地区;此外,受宏观调控和经济周期的影响,唐山的优势产业钢铁进入低谷期,这也使得这一地区的产业更无优势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