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铁施工一夜挖掉5座先秦古墓 称获允许

87841432

文物考古勘探发掘区的警示牌被推倒,红线被扯

“昨天还在这里进行考古挖掘,今早一看,5座古墓都被钩机挖没了。”昨天一大早,考古人员发现,在广州萝岗区开创大道旁大公山东坡的商代晚期至春秋战国墓葬群中,有五座一夜之间被地铁施工方的挖掘机全部挖除。这里也正是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工地。

对此,施工方中铁二局的赵经理称,这是工人对于考古人员警示的范围弄不清所致。广州地铁则称,施工是在征得了考古所同意后进行的。广州市考古所称,保护范围5月底就曾书面呈交给了地铁公司,并未通知可以施工。

市考古所主任张强禄表示这里是广州市古墓葬最密集的山坡之一,最早的古墓可以追溯到商代晚期,有着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

5座古墓连夜被挖警示牌被推倒

钟先生是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大公山工地聘用的“工头”。前天下午6点半,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离开考古工地时,中铁二局的挖掘机在不远处作业,早就习惯了在挖掘机口边“抢夺”文物的考古工作者们,觉得一切并无异样。昨早7点半,他一如平常来到了考古工地,却发现前一天正在进行考古发掘的5座古墓变成了一堆黄土。考古工人的发掘工具被拖到一旁,写着“文物考古勘探发掘区”黄色警示牌被推倒,警示牌上用作划定范围的红色警戒线已经断掉。

“这一次被钩机挖掉的墓葬至少有5座,年代从商代晚期到春秋战国时期。这已经不是施工方第一次破坏古墓。”考古工地负责人之一、广州市考古所考古部技工苗慧说。

“他们挖掉的都是我们用红线围起来的范围,还特意把我们的考古工具拿到了一旁再推的。甚至有个墓葬我们已经清理完了浮土,开始往下挖了,向下挖了差不多50厘米,我们前一天晚上用塑料布把这个墓葬遮住了,这么大一块塑料布目标很大,我不信他们看不见。”钟先生说。

记者看到,考古人员前一天拍的照片中,这一片山坡还在,昨天却已经被挖走。

工地至少已有十余座古墓被毁

2013年1月21日,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的《广州市文物保护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于2013年5月1日起施行。《规定》第三十三条明确:在广州市主城区建设工程项目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以上,在花都区、番禺区、萝岗区、南沙区、从化市和增城市辖区内进行的建设工程项目,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以上,都需要在施工前告知文物行政主管部门,经过文物考古调查、勘探,才能施工。如果已经开始施工,发现文物后,需要配合文物部门进行抢救性保护。

2013年3月2日,广州市考古所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文物全面调查,以配合新的文物保护规定划定地下文物埋藏区。在萝岗区开创大道旁大公山一大型基建工地内,发现有古遗址墓葬正在遭受破坏。考古人员经过地表踏查,发现了大量夹砂陶器、印纹陶器残片、石锛等先秦时期文化遗物,最早的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这里是地铁六号线二期线路的施工工地。

广州市考古所介绍,3月份考古人员发现这个工地时,施工方并没有经过考古部门事先的考古发掘、勘探,已经对文化遗产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广州市考古所考古部主任张强禄说,为了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考古所今年3月9日进驻该工地。“我们当时无法确定具体的埋藏区,所以要先进行考古勘探,勘探工作5月30日已经完成,6月初我们开始在文物埋藏比较丰富和重要的大公山东坡和北坡进行考古发掘,考古所已经在5月30日分别出了勘探工作报告和调查工作报告,递交给了地铁公司。”

考古学家根据考古墓葬的分布规律,估计今年6月之前,这一片工地至少已经破坏了十余座古墓,墓葬年代从商代晚期到春秋晚期、战国早期皆有,破坏的文物数量无法估计。

各方说法

施工方

我们只负责施工

保护范围有考古所与地铁划定

为何连夜施工,不顾正在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施工负责人之一、中铁二院工程集团的赵经理称,“这应该是一个误会”。他解释,工地并非连夜开工,而是一向都会工作到晚上10点多。前一晚挖掘机挖这片山坡,是工人对于考古人员警示的范围弄不清。“我们不会故意来破坏古墓,之前有考古人员和我们口头说了这里可以挖,我们才挖的。工人们不是专家,也没办法分辨哪里是墓葬。”

至于哪里可以施工,哪里需要进行文物发掘,施工方是否清楚?赵经理表示,与考古部门一起划定保护范围是地铁公司的事情,他们只负责施工。

中铁二局电务公司该项目经理部安全生产总监廖勇说,整个项目施工面积30万平方米,文物考古现场正处在咽喉区,即整个工地的排水的箱涵本该由此经过,但考虑到考古发掘,就没有建设箱涵。“这次现场的破坏,是因为没有明显的标示,施工工人不清楚,是个误会。”

广州地铁

施工征得了考古所同意

对于“古墓被地铁施工单位破坏”的说法,广州地铁昨日表示,施工是征得广州市考古所同意后进行的。

广州地铁说,今年3月5日接到广州市文物考所文物考古通知后,萝岗车辆段的施工工地严格按照考古所指定的区域进行施工,即在考古人员完成某个区域考古,通知施工单位可以进行施工后,施工单位方进入该区域施工。3个多月来,市考古所的现场考古工作一直分区域进行,考古范围从20万平方米分批逐步缩小到5万平方米。施工单位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是根据市考古所现场工作具体负责人的通知,在考古所结束某个区域考古后,方进入该区域进行施工,从未擅自进入考古范围。

广州地铁称,5月28日,广州市考古所一位姓苗的现场工作具体负责人通知施工单位,称事发区域已考古完毕,5月30日后可进入该区域施工。接此通知后,出于谨慎起见,直到6月14日施工单位才进入该区域施工。且在施工过程中,施工现场管理人员及监理工程师一直在场旁站,未见夯土层及发现文物,并没有造成西周文物破坏。

昨日施工单位已通知涉及区域全面停工,并配合市考古所开展后续有关工作。

考古所

通知可以来施工?不可能

对广州地铁的说法,工地现场负责人之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技工苗慧表示,这种“通知”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在5月27日,施工方就曾在该考古工地对文物进行过破坏,“但当时墓葬情况不明,我联系了中铁二局一个姓文的经理,他派人来看了,我当时就和他说,你钩坏了文物,很严重。”第二天,考古队在工地附近加装了更多的警示牌,进行了围蔽。“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5月28日通知他们可以来施工呢?”苗慧说。

对于赵经理所说的“考古人员口头答应可以挖”,广州市文物考古所多名员工都表示了否定,“我们已经进行了红线、黄牌的施工警示,需要进行的文物保护范围也已经在5月底书面呈交给了地铁公司。”苗慧说。但广州地铁昨日称,5月底并未收到书面的文物保护范围,仅在3月收到过书面的考古范围。而此后具体施工事项,考古所均与施工单位联系,未再经过广州地铁。

链接

墓葬区价值有多大

广州市考古研究所考古部主任张强禄说,这一处墓葬区的历史研究价格非常重要。从规模上来说,这是广州市近年来发现的规模第二大的先秦墓葬区,这片古墓葬区的集中程度,仅次于2010年增城市浮扶岭发现的古墓群。

除此之外,此次发现的遗迹区时代延续完整,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4000年左右,当时是作为人类的生活区。在考古勘探过程中,发现了十余件石器、几十件陶片。到了距今3000年左右的商代晚期,这里的作用发生了改变,成为了墓葬区,从商代晚期到战国早期,墓葬埋藏时间延续上千年,总面积约有2万平方米,是研究广州地区早期文化、南越国文明的源头的重要证据。

破坏古墓该如何处罚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表示,如果是故意性的破坏古墓,则构成了盗掘古墓葬罪,一般会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轻微的,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管制;情节特别严重的,最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

如不构成刑事责任,据广州市文物保护管理规定,最高只能处以50万元以下罚款。尹富强认为,这种犯罪成本低的现象目前较为普遍,“起到的威慑作用有限”。

“这一次的破坏行为,由于文物管理部分已经通知了施工方,施工方在明知道可能存在古墓葬的情况下还去挖,即使情节没有严重到刑事犯罪,最起码构成了重大过失。”尹富强律师说,应该追究主管领导的责任,因为工人自己无法决定在哪里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