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未乘预定航班前往古巴 大批记者随机起飞

厄瓜多尔证实收到其避难申请 美国发誓要捉到他

美国“棱镜”等秘密监视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23日乘坐客机离境香港特别行政区,准备经俄罗斯中转飞往第三国。俄航空公司方面称,斯诺登购买了24日飞往古巴的机票。不过,在24日飞往古巴的飞机上,记者没有发现斯诺登。俄罗斯媒体称,他可能乘坐了其他航班离开了俄罗斯。维基解密网站称,厄瓜多尔政府已向斯诺登提供了一份供其通行的难民文件。

俄罗斯没有对斯诺登采取任何行动

据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报道,在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前女友萨拉·哈里森的陪同下,斯诺登23日乘俄航SU213航班的商务舱安全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厄瓜多尔驻俄罗斯大使帕特里西奥·查韦斯·萨瓦拉前往机场迎接。他在机场酒店告诉记者,他将同斯诺登和萨拉·哈里森进行会谈。

几小时之后,这位大使在机场酒店附近的商务舱休息室现身,但他拒绝透露是否见过斯诺登,也没作任何其他评论。在他露面前不久,一辆餐车向该商务室送了三盘鱼和星巴克外卖。

俄新社援引俄罗斯执法部门一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执法部门没有接到逮捕斯诺登的指令,“不会有任何针对斯诺登的行动”。

美国议员批评普京总是与美国作对

路透社分析认为斯诺登抵达莫斯科对奥巴马重启对俄关系的外交目标是一个打击。美国参议员查尔斯·舒默指责俄总统普京很可能知道并批准了斯诺登飞往俄罗斯,预计这将为早已因叙利亚和人权问题而紧张的俄美关系带来“严重后果”。

“普京似乎总是渴望和美国作对——不管事关叙利亚、伊朗,还是现在的斯诺登。”纽约民主党人舒默对CNN《国情咨文》节目说。

白宫希望将斯诺登阻击在莫斯科。“考虑到我们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上密切合作,考虑到我们与俄罗斯司法合作的历史,包括应俄罗斯政府要求遣返许多高级罪犯回俄罗斯,我们期待俄罗斯采取一切可用手段将斯诺登驱逐回美国接受对其罪行的审判。”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海德说。

俄罗斯国家杜马(即议会下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当天说,美国政府不应该期待俄罗斯驱逐斯诺登。

“(俄美)关系现在比较复杂,在这期间,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采取敌对措施时,为什么美国期待俄罗斯给予克制与理解?我认为,批准斯诺登在俄罗斯政治避难不成问题。”

飞往哈瓦那?一半乘客都是记者,不见斯诺登

就斯诺登寻求政治避难的目的地,媒体先前报道的主要对象国包括古巴、厄瓜多尔、冰岛和委内瑞拉。

国际文传电讯社24日称,斯诺登将乘坐俄航SU150于下午2时05分(1005 GMT) 从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飞往古巴。但古巴方面说,他们对斯诺登的行程并不知情。俄塔社称,斯诺登将在古巴转飞委内瑞拉,但相信也是为了转机。因为莫斯科没有直飞厄瓜多尔首都基多的航班,而古巴飞基多则要周五才有航班,故斯诺登应是取道委内瑞拉转飞基多。

但据央视报道,斯诺登据信所预订航班已经起飞,大批记者购买了机票随机飞往哈瓦那。媒体称斯诺登所坐位置为17A。但斯诺登本人并未在飞机上出现。飞机上一半的乘客都是记者。

委内瑞拉、古巴和厄瓜多尔都是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成员,这是一个拉美左翼政府组成的联盟,以“反帝国主义”为荣。

厄瓜多尔证实收到避难申请

维基解密称,斯诺登将“通过安全路线前往厄瓜多尔共和国寻求避难” 。

维基解密发言人称,去厄瓜多尔避难的决定是斯诺登作出的,而且他曾找过许多政府。

正在访问越南的厄瓜多尔外长帕蒂诺24日确认:“厄瓜多尔政府已经接到爱德华·斯诺登的避难申请。”他拒绝说明厄瓜多尔政府将如何行动,但表示将对避难请求进行负责任的分析。

这位外长说,这一避难申请“关乎言论自由和全世界公民的安全”,他的国家将依据其原则而非利益来考虑斯诺登的避难请求。

帕蒂诺24日晚说,还没有对斯诺登的庇护请求作出答复。不过,维基解密网站称,厄瓜多尔政府已向斯诺登提供了一份供其通行的难民文件。

美称追缉斯诺登直到天涯海角

美国国务卿克里24日表示,爱德华·斯诺登背叛了他的国家,并将因此承担相应的后果。美国政府继续阻止斯诺登获得避难,警告西半球国家,斯诺登“不应获准再进行任何国际旅行,只能遣返美国”,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说。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我希望我们将追缉他,直到天涯海角。”

在美国监控问题上,为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提供避难的厄瓜多尔再次成为国际外交舞台的中心。

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局驻夏威夷机构工作的斯诺登向媒体曝光美国监控计划细节后,美国政府已起诉斯诺登,罪名是盗窃联邦政府财产、未经允许传播国防信息和故意传播机密情报,后两项罪名的依据都是美国《反间谍法》。

据新华社、中国日报等

@东方早报:

 

谍战“大片”里的“苦逼”记者

①路透社记者吐槽:在机场蹲了16小时,看谁都是斯诺登。

②确认斯诺登不在时舱门已关,于是一架满载记者的飞机起飞了。

③据说17B坐着美联社的记者,他本以为能有12小时独家专访。

④原本为没买到机票而发愁的卫报记者现在很高兴。

⑤飞机上不供应酒,记者连借酒浇愁都不能。

环球时报:

 

世界公众不愿看到斯诺登遭厄运

斯诺登的进一步去向和最终命运都悬念重重。但毫无疑问,世界公众不愿看到这位年轻人遭厄运。

斯诺登做了一件有益于世界的事情。他揭开了美国政府侵犯公民权利以及在世界范围内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的黑幕,置美国政府于严重的道德被动境地。他几乎剥夺了美方在网络安全领域对外指手画脚的权利,他告诉了人们美国政府是如何玩弄世界舆论于股掌之间的。

新闻晚报:

 

斯诺登离港是“最快”的安排

斯诺登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受访的中国学者认为,这个结局对中国政府,特别是香港特区政府而言,是“最快”的安排;对美国来说,“远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式,但也不是很糟糕”。着眼中美关系大局,学者认为,这至少确保“习奥会”之后中美关系转暖的趋势不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