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围棋班牟利黑幕:拖课 压缩棋盘 只学不练

一年一度的陕西少儿围棋段位赛日前在西安落下帷幕,这是一项所有围棋棋手都会参加的赛事,参与人数是越来越多。西安这座文化古都,既有参加全国最高水平围甲联赛的队伍,也举办过全国女子国手赛、全国业余围棋大奖赛等重大赛事。因此,随着围棋氛围在近几年日益浓厚,不少家长将围棋作为孩子的课余爱好,取代了过去的钢琴、绘画课,西安的围棋培训班自然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但飞速发展难以避免地会滋生一些问题,记者将带您看看围棋班的现状与问题,旨在推动西安围棋运动的健康发展。

围棋培训市场 为何如此火热

开发智力是主要因素

与乐器、舞蹈所不同的是,学习围棋不仅可以作为未来发展的基础,更能提高思维能力、开阔视野,尤其是对小学生的运算能力有很大的帮助。同样作为体育项目,围棋也要比篮、足球更加安全。正因如此,围棋逐渐成为了家长与孩子所青睐的一项兴趣爱好,记者随机采访了近百名参与围棋培训的学生家长,得到最多的答案就是:慢节奏的围棋让孩子在繁重的学习之外得到放松。

下围棋总比玩电脑游戏好

家住东郊的马云云告诉记者,孩子自从上了小学后,天天有没完没了的作业和习题,到了周末他就抱着电脑没完没了地玩,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学了棋后,孩子完成学校作业后就开始做围棋死活题,连老师都说我孩子‘围棋瘾’大得很。最主要的是,学围棋后孩子的数学有明显提高,而且做作业的速度和效率也提高了,当然玩电脑的时间也少了。”

说到学围棋对孩子的帮助,某大学老师代璐也感慨颇多,“我家孩子从小就调皮,踢足球把别人家玻璃弄碎这种事我早已司空见惯。我知道围棋是个好东西,但不知孩子能不能坐得住,一开始确实不行,老师总说他屁股上长刺了。后来水平上去了,做死活题、打谱什么的在棋盘前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我们喊他吃饭、同学喊他踢球都不走。”

升学能得到加分照顾

不过面对即将上五年级的孩子,代璐也向记者表达了心中的担忧,“五年级后课业愈加繁重,不知道还能不能让孩子继续学围棋。可孩子自己说没问题,他现在数学的运算,作文的思路在班里都数一数二,这围棋是个好东西,如果放弃了也怪可惜的。”

像代璐这样的苦恼,在记者采访的近百名家长中不在少数。其实从长远培养效果来看,即使不能升入职业段位,拥有围棋特长的孩子长大后在升学方面也会具有不少优势。近年来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南京邮电大学、中国石油大学等高校均招收围棋特长生,即使不能作为围棋特长生入学,业余5段(二级运动员)以上即可得到相应的加分照顾。

拖课、压缩棋盘、无证授课

为牟利 围棋班“手段”多

正是因为学习围棋好处多,大大小小的围棋培训机构好似雨后春笋般出现。记者走访了西安市近十所围棋培训机构,发现有像弈学园少儿围棋中心这样的在全省有十所分校、3500多名学生的大型棋院,也有像陕西省围棋培训中心、亲亲宝贝城围棋学校等约有数百名学生的中等规模的棋院,但更多的是由自己创办,在家中或者租房授课的“私房式”棋院。

但这其中,许多培训机构的开设完全是“误人子弟”:拖延授课进度,拉长学棋周期,为谋利而让教学环境陷入一个不良的状况。更为重要的是,完全不懂围棋的家长却对此毫不知情。

1/3的学生被“拖课”

近七成家长不清楚学棋周期

亲亲宝贝城围棋学校教师张渝弟告诉记者,一般的围棋班会分为启蒙、初级、中级、高级四个级别,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学生对围棋的兴趣。“除了正常的学棋外,每节课我们都会安排学生对弈,循环制的规则可以让每一位学生都与同学碰面,然后根据胜负和积分进行排名,靠前的学生我们会考虑让进入下一个水平的班级。”张渝弟说。

但这种良性制度许多规模较小的围棋培训机构并不能实现,记者采访了一名小型围棋培训机构的创办人,他表示小规模的硬伤就是办学条件和师资力量不足,“规模小,办学方针一般来说都是启蒙和初级。启蒙阶段过后可以推荐到其他规模较大的棋院学棋。不过,有些培训班和老师为了牟利,将教学进度拉长,一年就可以结束的内容硬是用两年才教完。”

对此,记者统计了百余名入门学生的学棋周期,从启蒙升入业余初段需要一年半左右的学生占到三分之二,而剩下的三分之一中,需要两三年的占到了绝大比重。然而对于究竟多久才是一个正常的学棋周期和提升,近七成的家长表示完全不清楚。

部分培训班只学不练

九路棋盘缩成六路

除了拖课外,还有一些围棋培训班,孩子学围棋时只学不练,拖长教学进度。由于孩子们对自己的棋力并不是那么清楚,培训班将启蒙用的九路棋盘(正常棋盘为十八路,为方便孩子入门,部分培训机构会使用九路棋盘)缩小到六路,一段时间后再到九路,让学生和家长感觉在进步,其实完全是在做无用功。

陕西省围棋培训中心吴海峰告诉记者:“每周学棋、每次上课对弈、每年参加比赛,这是一个比较良好的学棋状况,但有些培训机构怕学生棋力进步太快,不组织参加省市级比赛,更不会推荐到其他棋院为挣钱把孩子都耽误了。”

“现在家长送孩子学棋主要是增加兴趣爱好,丰富业余生活,不会太追求孩子的水平要达到多高的程度,学棋地点也都会选择离家较近的棋院,这也大大促使了一些小棋院的不厚道行为。”吴海峰说。

教师资质尚无统一认定

老师段位并不代表教学水平

此外,有些培训机构本身管理不够规范,没有任何手续就开班授课,还公开对外聘请老师,但目前陕西对围棋教练员本身并没有很统一和清晰的界定,让一些老师以为自己有水平就可以开班授课。

众所周知,围棋水平的高低主要是按照其段位来决定的,但自身棋力的高低并不能代表其教学水平的高低,所以就会有一些教师钻空子,四处教学或开班授课,只以盈利为目。据记者了解,陕西此前只是在各地市区有围棋裁判员培训,关于围棋教练员资格培训方面,始终还是空白。

如何净化围棋培训市场?

未来围棋教师将持证上岗

对于陕西围棋培训机构的种种问题,记者采访了陕西省围棋协会秘书长张敏复,他表示关于围棋培训机构和教练员的管理将会在不久后出台,“申报的目的是让管理和办学更加规范、透明化,这点从目前来说是不强求的。但我认为,随着认识的增加和市场化需求,越来越多的围棋培训机构都会开始申报,针对这一部分的管理政策也将在日后出台。”

毫无疑问,好市场需要好环境来营造,市场的规范化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还不能完全净化市场。要做到彻底,教师才是问题关键。对此张敏复也向记者表示,9月将开展教练员资质培训,未来围棋教师将实现持证上岗,“今年9月省社体中心和省围棋协会将联手举办围棋教练员资质培训,从教育方式、技术水平等方面对教练员这块进行整合和细分,培训过后还会有相关的考试,并根据其成绩分为不同等级,颁发证书,让教练员的队伍也不断规范起来。

照此发展,未来裁判员和教练员都将实现市场化,大家必须持证上岗,就算会有一些不规范的培训机构和人员,也会慢慢被市场所剔除。”

送孩子学围棋 家长必须知道这些

课程级别不与段位挂钩

据多位从事围棋培训的教师介绍,一般来说,学棋少年从启蒙升入业余初段需要一年半左右,之后每提升一段需要近一年的时间。但从业余五段开始,对晋升名额有严格的控制,即便是你具备了这个水平,也未必能获得相应的段位证书。西安市的比赛最高只能颁发业余三段证书,而业余四段、五段等,都只能通过参加省级和全国比赛获得。

此外,启蒙、初级、中级、高级四个级别的培训班并不完全和段位等级挂钩,而要根据该班学生的整体实力来看,也许一个培训机构的中级班学员大多为业余二段,但是另外一个培训机构的中级班也可能为业余三段学生组成。

学棋并非年龄越小越好

学围棋并非越小越好,张渝弟老师向记者表示,学棋因人而异,5-7岁最佳,“首先孩子太小坐不住,老师来是教棋不是带孩子,所以孩子太小老师也管不住。其次,学围棋要做题、记录,所以孩子至少会用笔和尺子画圆圈、写数字,这也是我们收学生的最基础要求。最后,我认为其实没什么错过最佳学棋时间一说,年龄大点吸收和接受能力也要比小孩子强,我曾给高二的学生上过一节围棋课,一个半小时教了培训小孩子们一周的内容。”

段位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围棋是个慢东西,一定要给孩子时间和空间,一连几周都输棋,心情本就沮丧,家长还在身边不停地训斥,这样非常不好。”张渝弟说,“有些家长还喜欢在孩子下棋时在旁边看,这会对孩子的心态产生影响。时间一长,打消学棋的积极性,甚至让其产生逆反心理,开始对围棋反感。”

对于孩子因为打不上段位、级位,家长着急的情况,陕西省围棋协会副秘书长王根柱表示,兴趣永远是孩子学棋的最大动力,段位不是唯一衡量标准,“段位是证明水平最有力的凭证,但学棋本身就是提高思维能力的一种方式,这种表现随着孩子的年龄不断增长,优势会愈加明显,所以家长不应该有‘孩子水平上不去就代表孩子不是这块料’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