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二建项目经理吴明实名举报山西黑商人刘鑑诈骗案

中国合伙人并不都是美丽的童话,吴明在2007年之前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在山西担任项目经理时的经历会如此惊悚不堪。

日前,2007年至2009年间时任北京市第二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大同同煤项目经理部经理的吴明(身份证号:140202197312094015)实名举报当地商人刘鑑(身份证号:140202196010053010)涉嫌两起诈骗案件,涉案金额十分巨大,总计5196万多元。

一、控制吴明人身自由 欲讹诈2100多万元

事情源起自2007年9月,北京二建承接了“大同煤矿集团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文瀛湖居住区改造二期工程六标段”的施工项目,吴明任该项目部项目经理。

在施工过程中,吴明以个人名义与当地商人刘鑑于2008年11月8日合股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大同中扶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扶公司”)开发建设同煤集团“安全苑小区”回迁改造住宅项目,当时实际中扶公司并没有足够的开发建设资金,所以靠借高利贷资金启动项目。

2008年11月期间因工程项目的发包方迟迟没能将拆迁账款向中扶公司支付到账,中扶公司账户出现了巨额的亏空,无法偿还在当地借的高利贷。当时未能清偿的高利贷金额约3000余万元,出借方系陈立功、班根柱等人。

刘鑑打起了其合伙人吴明的主意。2009年4月某日,刘鑑指使慕彩虹安排4个社会人员将吴明控制在大同市宏安宾馆客房内,限制其人身自由,并将手机抢走不允许其与外界联系。

吴明告诉记者,慕彩虹还将他的身份证、护照扣留交给刘鑑,控制时间长达12天之久。在此期间,刘鑑还指使其女儿刘洋去吴明家属那里要走户口簿交给刘鑑,所有证件至今未归还。

在吴被控制期间,刘鑑指使慕彩虹逼迫吴明签署了中扶公司股权转让协议,4月15日刘鑑安排人以中扶公司名义在大同晚报上登报声明吴明已将股份全部转让,不再享有中扶公司股东身份。

据吴明透露,同样是在这一期间内,刘鑑还要挟吴明说“矿区税务稽查正在查中扶公司帐目,其中有2100多万帐目无法处理,需要你配合做一笔对北京二建公司的应收款。而且这笔对北京二建的应收款凭证,在处理完税务稽查后会还给你。”

“我在此种情况下,迫于压力在刘鑑等事先准备好的总计金额2130.1931万元的十几张借款单及相应文件上签了字。”吴明说。

2009年6月,刘鑑又找到吴明仍以税务稽查为由在吴明已经签过字的总计金额2130.1931万元的十几张借款单的基础上又要求吴明签署了《清偿债务协议书》。

刘鑑上述举动显然不是无意而为,2011年6月,刘鑑控制下的中扶建设以上述伪造的《清偿债务协议书》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企图以此虚假的材料通过诉讼的方式实现其讹诈北京二建2130.1931万元。

二、虚构债务 诈骗金额超3000万元

上述案件并不是刘鑑诈骗的全部。

据吴明介绍,在承建该工程之初,刘鑑要求其开办的畅利达公司指定为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唯一的材料供应商,并将畅利达公司的财务人员推荐到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任会计和出纳。

但事实上,畅利达公司并无资金,也没有建筑材料,建设同煤项目工程过程中的全部材料均由不同材料商直接供给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也从没签收过畅利达公司的供货单及收料单,即畅利达公司未与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发生任何实质的供货关系。

2009年4月,刘鑑的同伙刘睿以律师身份“好心提醒”吴明:“现在几家材料供货商起诉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欠约1000万元材料款,若再虚构3000万元的债务,在业主应付款无法全部清偿时,依法只能按比例清偿,则可实际减少给已起诉材料商的付款。”

同时刘鑑还向吴明表示,如果你实在还不上材料商的钱,我可以帮你还”。

“我迫于前阶段被控制自由的压力,并且抱侥幸心理信以为真,遂在刘鑑、刘睿事先准备好的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尚欠畅利达公司30666723.42元的‘材料结算单’上签字。刘鑑通过此手段就骗取了畅利达公司对北京二建公司享有3066余万元“债权”的凭证。”吴明说。

刘鑑还在其实际控制的大同恒立信商贸有限公司和大同畅利达经贸有限公司之间制造了一起假案,在恒立信、畅利达两个公司没有任何借款资金往来的情况下,虚构了畅利达公司向恒立信公司借款3660万元的两份借款合同。

吴明说,上述合同落款时间却写在我签字的“材料结算单”日期之前,明显是伪造的。

事情之后的发展并不出人意料,刘鑑利用虚构的两份“借款合同”,以恒立信公司为原告向大同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并随即与畅利达公司达成调解,制造了畅利达公司应偿还恒立信公司3660万元的假案。后恒立信向法院申请执行,畅利达公司声称无能力还款,但北京二建欠畅利达3066万元,请求执行北京二建的资金偿债。

法院遂将北京二建作为执行第三人进而强制执行,并且在法院执行程序上,刘鑑在律师的指点下玩了一个小手段:

所有的法院执行手续均由吴明个人签字,并且不允许吴明告知北京二建。这样使北京二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提出异议的期限,然后立即对北京二建采取强制措施,冻结了北京二建在“大同同煤集团两区改造工程”的三千余万元工程款,又将北京二建的数个银行账户冻结,冻结总金额达亿元。

据记者咨询法律人士后获悉,刘鑑制造假案取得“调解书”、并从北京二建同煤项目部吴明处骗得“债权凭证”,进而通过法院的强制执行程序强制截留北京二建享有的3066余万元工程款的行为,依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已经构成诈骗罪,应依法立案查处,并追究其二人的刑事责任。

三、劣迹斑斑、屡屡涉黑 纵火烧死住户

据吴明介绍,刘鑑这个其曾经的合伙人以前就并非善茬。

在开发同煤集团安全苑小区拆迁过程中,雇佣黑社会流氓对拒不搬迁或者提出异议者,采取暴力手段强制搬迁。

其中被拆迁户刘保忠的妻子因拆迁条件没有达到刘鑑的目的,刘鑑即派人往刘保忠的家中纵火,最终导致刘保忠的妻子荆二花被活活烧死。刘鑑为掩盖犯罪事实,通过警察向刘保忠承诺,把刘保忠现在居住的60平方米住房换成两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并赔偿30万元。

后在刘鑑的运作下,刘保忠妻子的死因变成了因荆二花在床上抽烟导致的意外事故。现刘鑑承诺给刘保忠的条件根本没有实现。

刘保忠痛失爱妻,不断的到各级机关和北京上访,刘鑑为防止此事再次出现意外,不仅殴打刘保忠,还派数名流氓把刘保忠限制在家中不许外出。

与刘鑑相关的命案并非一起,2010年春节前夕,被刘鑑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索款无望后,到大同市政府反映情况。刘鑑派人前去阻止,就在大同市政府的院里当场将包工头用刀捅死,后公安机关将行凶者抓到,刘鑑又买通他人顶罪。

在刘鑑开发建设同煤集团安全苑小区项目过程中,刘鑑一直派黑社会流氓实施捅人、打人、烧房子事件。在拆迁过程中,当地居民只要不同意刘鑑单方面提出的苛刻条件,刘鑑先是在住户墙上写上“不搬走就烧死”、“不搬家就杀、烧”等大墨字威胁恐吓居民,后来果真指使流氓半夜纵火焚烧棚户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