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清华教授言论突破底线

  白岩松:送易教授12个字,违反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法律前人人平等,易的说法违反常识;法律是最低道德底线,法律并没对身份做界定,他的说法突破底线;最要命的是冒犯公众,冒犯公众比虚假新闻伤害更严重。知识分子管好自己的嘴。

  央视 《新闻1+1》2013年7月17日播出 《怎样“公众”?如何“知识分子”?》,以下为全部内容实录:

   《新闻1+1》2013年7月17日完成台本

  ——怎样“公众”?如何“知识分子”?

  (节目导视)

  解说:

  面对热点事件,站在公共平台,身份特殊的学者们,如何向公众发出理性的、有影响力的声音,《新闻1+1》今日关注理性、责任,公众需要正能量。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 《新闻1+1》。今天有两位清华大学有关的知识分子,从不同的角度,都在提醒我们,要关注同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在众生喧哗的这个时代里头,如何发出公共之声,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知识分子。第一位,我现在想不谈,因为一会儿想干干净净地提到她,这种干干净净地提到,其实就是一种尊重。我们先来说另一位,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的一位教授,姓易,针对大家已经非常知道的一个轮奸案,他在发出微博的时候,最后一句说了一个,即便强奸,强奸陪酒女,也要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更小,一时间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大家的反对声音一下子就起来了,今天他道歉了。

  解说:

  一个人因为一句话,不到一天就迅速处在舆论的漩涡中,这样的事昨天就发生在清华大学法院学,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的身上。昨天下午一点,易延友在其微博,就近日一起倍受舆论关注的强奸案,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而在其微博最后,他如此写到,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此言一出,引来的是94000多条的评论,及82000多条的转发。有人认为,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也有人认为,易延友的强奸论,不仅是对女性的侮辱,更是清华的耻辱,而 《人民日报》对此发表微博说,如果是陪酒女,强奸危害是否更小,广泛争议的背后,是公众对司法公正的热切期盼。

  也许是因为声势浩大的网络反映,易延友在这条微博发出一个小时之后,又发出了第二条微博,他说关于最后一句修正如下,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然而这样的修正显然没有平息人们的气愤,从第一条微博发出至今的30多个小时里,关于易延友言论的讨论,一直位列微博热门话题排行榜前列,有数十万的网友参与讨论。在一个关于强奸陪酒女危害小的网络调查中,表示不敢苟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强奸对象的品格身份,不应成为量刑依据的网友,占到92%。今天,当我们浏览易延友所发布的所有微博,可以发现,这位清华大学教授,一直都在关注一些社会公众事件,也一直热衷于探讨一些法律问题,但都没有像这次一样,引起这么多的关注,而作为清华大学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有着颇丰的学术成果,已经出版了十余本 《刑事诉讼法》相关的书籍,还发表了许多与法律相关的论文及评论文章。今天下午,记者多次尝试联系易延友,但都没有得到回应,但是在昨天下午3点34分,他发出了其最后一条微博,看了一下评论,不堪入目,网络就是网络,不能奢望可以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平台,这也许表达出了他的某种无奈。今天下午2点左右,易延友删除了其关于强奸论的所有微博,而在今天下午6点43分,他道歉了。

  白岩松: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他的道歉的微博,“本人昨日微博言论确实欠妥,对由此引起的消极影响深感不安,特向各方致歉。”非常希望他的这个道歉,是发自内心真正意识到了,我真是做得不对,而不是说各方的压力太大,而临时的这样一个公关的举动。他的这个道歉的微博一发出来之后,会注意到底下的留言,相当多是一种原谅,我觉得这反映了人群当中的一种理性,不管你之前说得声音如何让我们反感,但是当你道歉了之后,接受你这样的一种态度。

  我们来看看他曾经引起怎样的反感,他的那句话说完了之后,做相关的调查,结果有92.6%的人说不敢苟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强奸对象的品格、身份,不应成为量刑的依据。接下来的时候,我们需要更理性一点,我们回到他最初发的微博上去,看看他的那几条,其实最初他发的微博的时候,头两条非常对,替李某某的辩护律师说几句,无罪辩护是他的权利是对的,不管公众怎么说,引述海淀检察官的说法,让人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第二,对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所以您注意到,我们专门把这块给虚化了,因为未成年人名字不该在这儿提及。但是请注意他的最后一句话,强调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他也认为说,不是陪酒女就可以强奸,但是接下来他的这句话引发了92.6%人的不满,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的危害性要小,后来大家的声音很大了之后,他做了一个修改,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我仔细对比,也看不出这两个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有了今天晚上他6点40多分的时候,这样一个道歉,不过我们还需要更加理性,先不用情绪去进行评判,接下来要连线一位法律界的人士,听一听他的意见,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的院长,曲新久,曲院长您好。

  曲新久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

  您好。

  白岩松:

  您怎么看待易教授的危害性的说法,在法律上对量刑有影响吗?

  曲新久:

  他微博我是没看的,因为平时我不看微博,因为在强奸罪当中,关于社会危害性,肯定是不考虑被害人身份,被害人身份只有一种是必须考虑的,法律要求考虑,如果是幼女,法律规定要从重处罚,社会危害性的判断,在强奸罪当中,主要看他的手段、情节、后果,这些要素,这些因素去看,特别是看手段,像暴力的程度,什么样的暴力,像威胁,威胁的内容,还有或者其他的,比如灌酒,什么样的场景、场所,还有是否对身心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这些要素去判断社会关系。因为法律上,在司法解释当中,长期以来,特别强调要求司法人员注意,不能够以被害人身份、作风的好坏,作为从重或者从轻的理由。

  白岩松:

  我再给您念一遍,他修改完了之后说,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符合法律精神吗?

  曲新久:

  这个应该不太妥当,他可能因为过去有一种,我记得马克吐温有这种辩论技巧,也许是,也许他没有认识问题的重要性,应该讲的话也是不妥当的。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曲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释。听完了司法界人士曲院长的说法之后,回到当初我看到了他的这番话,包括修改之后的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感受,我给了他12个字,这12个字就是违反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违反的是什么常识呢,大家知道经过这么多年依法治国的熏陶,终于在中国人心里慢慢建立起这样一种感受,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它正在变成一种常识,多么珍贵的一种财富,但是这句说法就违反了这个常识。为什么说突破底线呢,我们仔细来研究,在法律上,法律并不是一个最高的道德的底线,而是最低的道德底线,它守着社会的最后这道层面,但是在法律上,并没有说强奸卖淫女判三年,强奸陪酒女判六年,强奸良家妇女判无期,没有,没有身份的这样的一个界定,所以突破了底线。但是累加在一起之后,最要命的是冒犯了公众,那92.6%不认可这种说法的人,其实都受到了某种程度这样一种伤害,在这儿要多说两句,包括我这个职业在内,新闻,开始我们会觉得,在新闻里头最糟糕的一种做法,一定是虚假新闻了,不,比如说在其他一些国家,都有这样一种认定,排在第一位的,不是出现虚假新闻,对社会最大伤害的是冒犯,一旦你冒犯了社会,冒犯了公众,要比虚假新闻带来的伤害以及反过来,对你的这种憎恶程度,以及要处理的程度都要重,因此,易教授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这番话是冒犯了公众,但是,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中国人的一个说法,但愿只是他没有多去想,微博140个字,有时不让我们的知识分子有一种深度的思考,这点要去更多地以此为戒,接下来,如果真正地发自内心地道歉了,改了,没关系,过去了,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以及社会进步,需要的这样一个环节。当然,希望我们知识分子以后更加地去管好自己的嘴,如何去扮演一个知识分子的角色,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在过去这几年的时间里头,不捍卫常识的、突破底线的、冒犯公众的知识分子的言论和文字,其实一点儿都不少,回头看一下。

  解说:
  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专家教授的言行,影响甚大,特别是一些关于社会热点事件。2009年,北大法学院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性精神障碍,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发表致歉声明说,他的语言表述不当,引起一些争议和误解,对此深表遗憾,但致歉声明,并未对其具体言论做出解释。2011年11月7号,北大中文系教授在微博上用三句粗口拒绝记者采访,博文引起网友一片哗然,对北大宣传部回应称,尚在调查中。几年来,类似事情可谓时有发生,从“买房就是爱国”,到“大幅提高农药化肥价格,让农民用不起”。从“农民孩子最好不要上大学”,到“40岁挣不到4000万就别来见我”,以及“一天吃六个胶囊,没有吃掉多少铬”,一句句雷人雷语层出不穷,一个个学者的言行,也引发了大家的不安。除了雷人雷雨,网络时代还有一种现象值得关注,今年5月2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表示,有一些所谓大微账号,以求辟谣、求证等方式,估计扩散谣言。大微慎言,其实早在2011年就被舆论关注,《中国青年报》2011年3月19号刊文指出,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名人微博理应承担更大责任,他们在转发一则涉及公共范畴的事实性消息时,就必须如履薄冰,尽量谨慎。如果说这些雷人雷语尚且在言论范畴内,而有些人则将言语升级到了行动。2012年9月18号,在北京的保钓游行活动中,因为观点不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殴打一位8旬老人,事后他承认,自己曾两次扇该老人耳光,老人也有动手,并称这个老人是汉奸,收拾他合情合理,同时还声明,今后如果在游行队伍中遇到这样汉奸,该出手时我还会出手,犯了法的,我认罪伏法,但绝不认错。

  白岩松:
  这些年来,很多我们非常熟悉的词汇,正在变得生存危机,首先阵亡的是小姐,然后老师被泛滥化了,谁都叫老师,然后原来的赋予老师尊敬的词谓,那种感受也正在减少。接下来,教授也不幸地遇难了。而现在知识分子,正在到了该写“遗言”这样的一个时刻了,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非常让人担心,有人问你,你是知识分子吗?回的话来说,你才是知识分子,你们全家都是知识分子,其实说到这一点的时候,内心隐隐地会疼,因为自己会认为,应该去走向一个好的知识分子这样的道路,但是这些年,这个词的确变得非常危险。我们来看一个调查,去年5月份的时候,一家媒体做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叫“知识分子,你让中国失望了吗?”其中我们看看,近年来,你对知识分子的印象是在变好还是在变坏,变好8.9%,变坏70.4%,不好说20.8%。我们再来看,我觉得这个可以当成我们一面镜子,来自己照一照,你对知识分子群体最不满意的地方是什么,排得最多的是学术浮躁、急功近利,接下来是作风腐败、趋炎附势,再然后是脱离群众、不接地气,然后是高傲虚荣、死要面子等等等等,我觉得这些都可以当成镜子去照照自己。也有人问我,你觉得知识分子应该是什么样,我觉得知识分子如果用鸟去比,应该是啄木鸟,而不是喜鹊,为什么是啄木鸟呢,知识分子应该不管生活在怎样的时代里头,都应该以爱做最大的底色,然后永远对现实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永远期待明天变得更好,并且不被利益去所绑架,永远做一个正方向的推动者,就像啄木鸟一样,通过捯出树上的虫子,去维护树以及整个森林的健康,而不是像喜鹊一样,只是天天去说很多好听的话,但是与森林的健康无益。我觉得老祖宗早在诗文里头,给过一句最好的评论,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应该这样,哪句话呢?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说到这儿,可以当成一个隔断了,接下来,让我们干干净净地去提另外一位跟清华有关的人士,那就是清华的校友,杨绛先生。请允许我,称她为先生,因为她和她的一家人,用岁月所积累下来的一种品格,在告诉我们,人格应该如何去建立,该怎样跟一个时代保持关系,在诱惑与利益面前,又该如何做,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做一个让人尊重的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