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饿死女童母亲曾想10万卖女 曾带其去按摩店吸毒

昨日,南京两女童饿死家中一案在南京中院公开审理,法庭经过7个多小时的审理,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2女童母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哭泣 两次休庭

昨日9时庭审开始,被告人乐燕被带进法庭时,乐燕腹部微隆,体态偏胖,此时的乐燕已有3个月身孕。由于怀孕,乐燕未被羁押看守所,而是在某宾馆监视居住。受审时也未着囚服。刚进法庭时,乐燕神态平静。在公诉人发问不久,乐燕就开始哭泣。随后的庭审中,乐燕经常泣不成声。法官也数次询问其是否需要休息。为此,中途休庭两次。当日庭审现场,乐燕的亲属和她的男友李文斌的亲属均未到庭旁听。

  2女童尸体呈干尸样

被告人乐燕从小由祖父母养大,16岁开始独自生活。2010年开始,乐燕与男友李文斌一起生活。认识李文斌之前,乐燕已有身孕,于2011年1月27日,生下大女儿李梦雪;随后于2012年3月3日,生下与李文斌共同的孩子李彤。2013年2月27日,李文斌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判刑6个月。乐燕独自在家照顾孩子。

今年4月17日,大女儿李梦雪从家中赤裸下体跑出求救,邻居报警后,片区民警王平元赶到他们家发现两个小孩极度饥饿,小女儿下体溃烂。当天王平元找到乐燕。她赶到卫生院,把两个孩子接走。

4月底的一个下午,乐燕称,她受到外面吸毒人的邀请,再次出去吸毒,在留下蛋糕、面包、牛奶和3000多毫升水之后,离开家。6月21日,社区民警王平元在乐燕家发现两具小孩的尸体。

据当庭作证的法医称,两个小孩尸体干瘪,内脏萎缩消解,尸体呈干尸样改变。法医称,两小孩没有机械损伤、中毒、窒息等因素,因此,法医给出的结论是,两小孩的死因不排除脱水、饥饿、疾病导致。死亡时间在两周以上。

  法庭:被告人心智正常

经过质证、辩论等阶段,公诉人指出乐燕符合故意杀人罪要件,但乐燕有孕在身,建议法庭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乐燕无期徒刑。期间,乐燕对于公诉方的指控不进行自辩。

法庭认为,乐燕作为心智正常的成年人,为了吸毒和游玩置母亲责任于不顾,多次申领并应用于孩子基本生活的救济金,用于自己吸毒和消费,离家期间,基本活动范围就在家附近方圆四五公里范围内,有时甚至离家百米,仍未回去探望、照顾孩子。

另外,在民警、社区干部、亲友等多次询问孩子情况时,乐燕均以谎言应付。

乐燕在社区帮扶下有抚养两个小孩的能力,但其明知两小孩完全没有自理能力,在无人抚养情况下,会因缺少食物和饮水死亡,却将门窗紧闭。

法庭认为,乐燕的行为主观上对两小孩死亡后果所持放任的间接故意态度,客观上造成两小孩死亡,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构成要件。

昨日下午,南京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乐燕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焦点

关于定罪 被告人是否故意杀人?

昨日在法庭上,控辩双方针对案件定性为故意杀人罪进行了激烈辩论。

乐燕的辩护人认为,定性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他认为,乐燕是两个小孩的亲生母亲,没有杀死她们的主观故意。另外,根据举证,乐燕临走留下食物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关爱,并不是代表乐燕就不关心孩子,放任孩子死亡。

公诉人称,乐燕在今年2月李文斌被判入狱后,总共从社区、亲属那里获得五六千元救济金。社区为了避免乐燕一次将钱领走挥霍,还委派社区民警每周发200元,定期发放。但是乐燕这几个月,仅用在小孩身上1000多元,剩下的都供自己吸毒、买烟、上网、开房间睡觉、打游戏等。乐燕为了吸毒和自己玩乐,第一次离家一个多星期被人发现,第二次又从4月底到6月21号案发,一直没有回家,仅留下少量的水和食物。

公诉人认为乐燕“朴素的伦理道德荡然无存”,虽然认罪并供述自己的罪行,但不应从轻处罚。

公诉人意见认为,乐燕构成故意杀人罪。但按照我国法律,有身孕女子不得判处死刑,因此建议法庭判处无期徒刑。

关于量刑 人生经历能否影响量刑?

在现今社会,两个幼儿饿死在家中。被告人辩护律师也称“百思不得其解”。

辩护律师认为,乐燕从小被父母遗弃,这件事是“一个被遗弃的人遗弃了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怎么去尽母亲的义务。

辩护律师称,乐燕曾跟他说,这次怀孕是她三次怀孕中最幸福的一次,因为有公安机关照顾她,此前她怀孕都没有得到这么好的照顾,正是这种没有得到过关爱的经历,对她的行为产生质的影响。

因此,辩护律师认为,一味地谴责、议论解决不了问题,而应该从关爱、帮扶的角度来对此案定性、量刑。

对此,公诉人称,乐燕放任两个孩子死亡,是间接故意。乐燕离家50多天,明知留下的食物仅够四五天生存的食物,如再不回家孩子就可能死亡的情况,也知道孩子在家无人照料,旁人多次对她提起孩子,她都没有回去照顾,故构成故意杀人罪。

另外,公诉人认为,她自身的经历不是造成两个孩子死亡的理由。

  关于服刑 罪犯是否会监外执行?

有孕在身的乐燕被判无期徒刑,那么会不会监外执行呢?

新《刑诉法》规定,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暂予监外执行。她可以住在家里或者法院指定的地方进行生产。但是,一旦取保候审和监外执行的原因消失(比如生完孩子、病愈)而刑期未满,则收回看守所羁押或收监执行。通俗地说,乐燕在生产结束后,将继续回到监狱服刑。

对于乐燕生产及产后的入狱情况,法官周侃说,对于这个判决尚没有正式生效,检方可能还会抗诉,被告人也可能上诉,因此只能到时候再说。

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怎么才能给别人爱。我真的很想我的两个女儿,我要慢慢地赎罪。把所有的罪过赎完了,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好人。——乐燕

昨日的庭审上,除了一次乐燕认为公诉人举证不实外,对于每次法官给她的发言机会,她均表示“没有意见”。法庭询问阶段和最后的陈述,是乐燕说话最多的时候。

曾带孩子去按摩店吸毒

乐燕说,在男友李文斌被抓后,社区总共救济她4000多元,她的母亲和男友李文斌的外婆分别给她1000元左右的钱。平时她总是出去吸毒,但是因为吸毒对孩子不好,她只带过孩子去吸毒的按摩店一次,其他时候都是她单独去的。

在4月17日大女儿跑出来求救之前,她也曾委托邻居代为照顾孩子。

“后来怕有风言风语,我就自己带。”乐燕说,她只要出去玩,就会独自把孩子留在家里。一开始出去玩两三天,后来就一个多星期不回家。每次离家,她会留够两孩子吃两三天的食物,一般都是面包和鸡蛋糕。

“像有种诱惑一样,就想出去玩。”乐燕说,4月17日出事那次,她已经离家有近两个星期,若不是王平元警官找到她,她还不会回去。

离家期间7次找民警要钱

最后一次离家是在4月底。乐燕说,外面的朋友打电话找她吸毒,她已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出去,“抵挡不住诱惑”。

这次,乐燕给小女儿洗了澡,除了乐燕母亲来买的三辉麦风小面包,她又出去买了一些蛋糕回来。这样可以供两个孩子吃四五天左右。临走时,两个孩子精神状态很好。

为了怕女儿爬到窗户上,或者跑出去,乐燕用布条缠住窗户,用尿不湿夹住卧室的门,她自己也供述,两个女儿从里面打不开房门,她们自己是出不来的。

据民警勘验现场,在她们的卧室床下,遗留了27个小面包塑料袋。小女儿临死时,手里握着空空的水壶。

这一走,乐燕再也没有回来,期间,乐燕去过很多地方,有网吧、小旅馆、按摩店等,但都离家不远,有时她就在距家几百米的地方玩。

为什么中途没有回家?对此,乐燕称,她没有意志力回家。有次,她在一个店里看到店主的侄女跟她大女儿很像,那个女孩的手被夹了,她就想到自己的女儿,当时哭得很厉害。

“但是仍没有意志力回家。”乐燕说,每次吸完毒就会想到孩子,有时睡觉做恶梦,梦到孩子被困家里饿死的情景,但是因为毒品的诱惑,只想在外面玩。

另外,在此期间,乐燕总共7次找社区民警王平元拿钱。每次她都骗王平元说孩子在家好好的,但事实上她知道不好。有一次,男友李文斌的外婆跟乐燕要钥匙,她也没有答应。

“毒品诱惑感觉时间过得慢”

“主要是毒品的诱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就不想回家。”乐燕说,她从14岁开始接触毒品,跟李文斌在一起2人花在吸毒上面达十万多元,目前住的房子也已经抵押出去了。

如果没有吸毒,乐燕认为自己家里将什么都不缺,十分充实。

据李文斌的亲属证实,三四年前,李文斌家空调、冰箱、彩电等各种家电都有,而如今家里空空如也,能变卖的都已变卖。

“这个事情让我认识到毒品再也不能沾了,害了我,害了孩子。”乐燕说。

在法庭陈述阶段,乐燕说:“有好多心态很想说,包括我也反思自己做的事。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怎么才能给别人爱。我犯下的错真的太大太大了,我真的很想我的两个女儿。我已犯下了错不可能有后悔药吃,只能国家给我制裁,我要慢慢地赎罪。我也很希望以后好好地做一个人吧,以后把所有的罪过赎完了,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好人。再也不想犯错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犯错了。”

我现在对她只有仇恨,恨到心底里去了。他们告诉过我乐燕被关在那儿,我也没去记。反正我也不可能去看她,现在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李文斌

李文斌今年28岁,为家中独子,父母于六七年前先后过世。8月26日出狱的李文斌甚至记不清楚女儿的面容,在他脑海里只有孩子模糊的背影。他被抓时,手机里有两个孩子的照片,但入狱后,公安机关将他手机收走,称给了乐燕,至今也下落不明。

“夫妻”俩跟八旬姥姥要钱花

“她已经不是人了。”说起自己未登记结婚的“妻子”,李文斌说,对她剩下的只有仇恨,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他也不会去听审,“我怕忍不住冲过去揍她”。

出事后,有民警找他了解情况,说孩子不在了。他说,当时天就像塌下来一样。李文斌说,出狱后就在家呆着,什么也不想动,没心情。整夜整夜睡不着,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李文斌小学没有毕业即辍学,曾跟父亲在采石场开铲车,没有多久,吃不了苦就不再工作。据他亲属说,李文斌成年后,就跟社会上的混混儿在一起。李文斌的父亲有姊妹兄弟7人,这些亲属对李文斌都避之不及。据其姑姑说,以前李文斌经常找他们要钱,要得太频繁了。后来他们拆迁搬家,都不告诉李文斌。

提起外甥,李文斌的舅舅十分生气。当中学老师的舅舅对李文斌很严厉,经常训斥他不学好,因此李文斌也常常躲着舅舅。凡是舅舅在的时候,李文斌都不去姥姥家。

而舅舅一走,李文斌就去姥姥家蹭吃蹭喝,有时还让82多岁的姥姥给他钱花。

饿死女童:抱抱我,我好累

82岁的王广红如今还要自己种地,她要养活瘫倒在床的老伴,还有一个40多岁的智障女儿。

说起乐燕,王广红说,今年6月21日之前,乐燕来找她要钱,她不给,乐燕就摸她的口袋,摸到了,就抢走了。此后,王广红再也没有见过乐燕。

相对于其他亲戚,王广红是李文斌、乐燕走动最频繁的人。有时候乐燕会带两个娃娃到王广红家。

“太太(当地对太外婆的称呼),抱抱我,我好累!”说起死去的重外孙女,王广红不住抹泪。“谁家这么大的小孩,能知道什么叫累?这个娃娃就知道。”

王广红记得,两个死去的重外孙女身体都很好,长得像乐燕,大眼睛双眼皮,白白净净的。大的一天到晚自己跑着玩,电视上跳舞,她都会跟着跳。

看着两个小孩可怜,王广红没少接济她们。有时候乐燕来拿100元,有时拿80元。来的频繁了,王广红就骂她,这些钱是你舅舅给我买菜吃的,但是乐燕仍会掏她的腰包。数年来,王广红已给李文斌夫妇3万多元。

今年春节,乐燕空手来拜年,把王广红家里的礼物全部拎走,说是拿回去给孩子吃。有时候乐燕也想把孩子放在王广红这里,但王不同意。自己家里有两个病人要照顾不说,她自己也80多岁了,门口有一个水塘,如果看不好,掉进去怎么办?

乐燕曾想以10万卖掉女儿

乐燕经常把孩子留在家里的事,邻居也告诉王广红,她向乐燕要钥匙,乐燕没有给。有一次,乐燕跟她说,有人想买李彤,她想要十万,对方不同意,就没卖成。

李文斌这边的亲戚,乐燕跟他们基本都没有来往。

但是李文斌的奶奶也经常挂念两个重孙女。为了照顾李文斌,李奶奶租房子住在离李文斌不到一里地的地方。

每次有邻居看到乐燕不回家,就会跟李奶奶说。

李奶奶说,她每次听说就会到社区报案。有次李奶奶又带着社区民警到家里,敲了半天门,乐燕在家,将李奶奶骂走,不让她进屋。

李奶奶说,她有次甚至求社区书记,希望社区将两个娃娃送到孤儿院,也是一条活路。但是得到的答复是:“她们有爸妈,怎么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