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豪如何征服美国人民

20131107-100511.jpg

【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王文】

这次访美受到了过去从未有过的“礼遇”。细细琢磨后发现,这些礼遇不是来自官方的安排,不是刻意装客气,而是反映了美国人对华心态微妙却显颠覆式的调适。就像平时相互调侃土豪一样,有一些认定与其把它推掉,或视而不见,不如恭而受之。关键在于,中国要做一个优质的“土豪”,而不是沦落为“劣绅”。

现在的“中国土豪”与近些年舆论一直批判的那些在巴黎老佛爷动辄买10个LV包的中国暴发户有很大的不同。

2013年11月6日晨5点半 星期三 晴 记于阿灵顿皇冠广场酒店

这次访美受到了过去从未有过的“礼遇”。细细琢磨后发现,这些礼遇不是来自官方的安排,不是刻意装客气,而是反映了美国人对华心态微妙却显颠覆式的调适。

在哥大,接待我们的那位名教授说:我会提前5分钟在学院电梯口等你。过去,要约见美国名学者,可谓“关卡重重”:先预约,再在前台登记,再上楼找到助理,然后才到见到。

在某著名智库座谈,当我们说时间有限时,对方显得有些沮丧,连说:“时间来得及,不妨再坐一会儿。”想起数年前曾采访布鲁金斯的一位学者,他第一句话就说:“我只有25分钟时间。”

连续几场智库座谈会,我都会摆明到美国“学习”的来意。但对方都会很热情地问:“这些问题,中国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有什么经验?”记得2008年美国的一场国际研讨会上,我刚想举中国发展的一些事例反驳前面发言者的误解时,竟有在场美国官员粗鲁地打断:“你可以不要讲了。这里没有人关心中国怎么发生了什么?”

更明显的是,几乎所有在纽约与华盛顿的到访单位,都会拿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英文简介啧叹,然后主动恳请:“以后咱们找机会合作吧。”相信所有到美访问过的学者都会承认,以前能与美国机构合作,多少有种攀高枝的感觉。现在形势正在起变化。

在华盛顿,巧遇我校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非常著名的国际关系专家金灿荣教授。他是我非常敬仰的学者,几乎每一次交谈都能听到他新颖的观点。我俩的看法一致,但灿荣教授的概括更有意思。他说,“现在美国人的心态就是,中国土豪,来交个朋友吧!”一句话逗得在场者大笑。

是的,今年这句网络流行语,生动地勾勒了中国的形象。不同的是,现在的“中国土豪”与近些年舆论一直批判的那些在巴黎老佛爷动辄买10个LV包的中国暴发户有很大的不同。

从心理学上说,“暴发户”通常涵盖着指涉对象的财富突然间上升到或超越了指涉者水平,并产生了许多不正常的炫富举动,以致于引起了指涉者的不满、嘲讽甚至反感。但“土豪”一说,在目前的中国网络语境下,一般指的是指涉者对指涉对象的羡慕(可能还有一些嫉妒)、溢美甚至还有一些趋炎。

中国目前的社会困境与难题非常多,但一出国就发现,发达国家的问题也是一大堆。相比而言,都是问题重重的情况下,美国人的心态更自卑。

前段时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一篇文章《外国人眼里掉价的美国》写的:“这些年里,我看到美国被尊敬过、被憎恨过、被畏惧过,也被爱戴过。可是,上周在中国各处访问期间,我反复遭遇一种之前闻所未闻的态度:你们这是怎么了?”

道理很简单,中国连续20多年近两位数地经济增长,而美国可谓是一个“失去十年”,又一个“失去十年”;中国家庭平均储蓄约3万美元,而美国家庭平均负债约16万美元;中国城市年年新变化,天天盖新楼,美国的道路楼房几乎都在老化。

纽约华人有句调侃:“汽车跳,纽约到”;在中国,只要有一套房,哪怕是在老家,月月都有升值的所谓“快感”,而在美国,房子只要不掉价就谢天谢地了;中国政府雄心勃勃地在推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我的美国同学告诉我:“硕士毕业快十年了,工资几乎没涨过。现在比十年前更糟。”在中国,全民医保、社保工程接近尾声,在美国,因全民医保的争执,政府被迫关门15天……

中国一位知名评论员最近说,“2013年窃听事件可称之为美国衰落元年。过去,美国一手好牌,怎么打都是赢;现在没自信了,得看一看别人手里的牌。”这个说法不一定对,但有自己的逻辑。

我写这些丝毫没有任何夜郎自大或高枕无虑的意思。事实上,我在许多场合都表达过对中国腐败、雾霾、贫富悬殊、社会矛盾等诸多问题的担虑与批判。上面的例子与比较,完全是一位普通的出国调研者时时刻刻比照国内状况后真实内心的条件反射。

在最近几次研讨会,我都曾表达过类似观点,“人类进步主义几近终结”。意思是,过去我们总认为,人类会不断发展,不断进步,不断向前走。但现在发现,全世界几乎都出现了倒退的迹象。在美国,我不至一次听到人说,“美国已经没希望了”;前段时间德国学者迪特访问我院,告诉我,“在欧洲,越来越多人认为没有希望了”。在中国的微博里,“中国没有希望”的说法也是呈现压倒式的趋势。

不同的是,中国的“没有希望率”(the rate of no-hope)恐怕更低一些,至少从基本面的数据来看是如此,从十八大后新领导班子上台后所做出的努力也能证明。这正是美国人甚至全世界渐渐都在认定中国是土豪的重要背景。

就像平时相互调侃土豪一样,有一些认定与其把它推掉,或视而不见,不如恭而受之。关键在于,中国要做一个优质的“土豪”,而不是沦落为“劣绅”。

怎么做优质的“土豪”呢?我建议有三:

一是虚心求助。就像平时某些有钱的朋友和你说,唉,我其实家庭生活很不美满,钱多有什么呢?此时你自然会自信心爆棚,告诉他你的生活之道,也会引起对这位有钱人的好感。中国目前就是那个“有钱人”。所以,当我每次都摆着真诚的请教之心,对方给我的回应往往超过我的预期。中国目前的问题太多,诸如污染等问题都是人家经历过的,多一些求教,“中国土豪”的形象会更好。

二是乐于分享。现在一些官员出国后还大谈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我以为,这些话虽是部分实情,但却是不太合时宜,至少在最新的发展对比下,反而会引起他国的反感,甚至以为中国人真能装!一位非洲朋友曾对我坦言:“如果中国是穷国,那我们是什么?”最合适的做法是坦诚与自信地分享中国的经验。我会常常与美国人说,中国金融发展的核心是服务于实体经济,而不是华尔街那样完全脱离于实体经济。这种说法他们不一定同意,却常常能引起对方的思考与尊重。“土豪”式的中国要记住,谦虚使人进步,但过分谦虚也会让人憎恶。

三是推心置腹。这是一个冷暖自知的时代,谁都不比谁更牛多少。“土豪”式中国,有中国式的“豪”,也有中国式的“土”。多交流,多说说真实的情况,是能够交到真心朋友的。狂妄自大,过于自卑,都不是中国土豪与世界打交道的最佳心态。有人常把美国视为天堂,那是“天真无邪”;有人把美国视为恶霸,那也是病态心理。说一些实情,土豪中国能得到的朋友会更多。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近著有《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