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31107 “救命药”缘何成了“害命药”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人血白蛋白是国家严格控制的一种血液制品,直接静脉注射到病人体内,主要用于危重病人的治疗,也被叫做“救命药”、“生命制品”。人血白蛋白十分紧缺,经常是一药难求;而且价格很贵,10克一小瓶,就要好几百块钱。也正因为如此,一些人就打起了这药的坏主意。

陶玉红是广西柳州的一位肝病重症患者,去年七月份做了一个大手术,出院时,由于血液里的血红蛋白含量比较低,医生建议她注射一些人血白蛋白。

因为原料特殊,人血白蛋白在市面上一直很紧缺。陶玉红到处找人,买了6瓶,可是等她打上这个药之后,马上感觉和医院用的不一样。打了3瓶之后,陶玉红停了药去医院复查,发现血液里血红蛋白含量不但没有升上去,反而降低了。她找到当地药监部门咨询。药监部门发现,这些药的外包装上没有电子监管码,很不正常。

柳州药监部门立刻展开了调查。他们发现,这些假药是柳州一个叫张凤江的退休医生从南宁购进的,仅在柳州市就卖出了74瓶。救命药造假,不但救不了命,还会害命。广西药监部门立即会同公安部门,组成联合专案组,奔赴南宁,决心找到制假窝点。

专案组在南宁摸排、调查了近半年时间,终于发现了一个销售网络。张凤江的上线是南宁某医药公司的业务员庞迎迎,给庞迎迎送货的是一个叫“标嫂”的女人。“标嫂”真名廖汝有,广西博白人,她和儿子张胜恒住在南宁。张胜恒负责联系货源,廖汝有负责往外销售。通过对货物来源的追踪,湖南省邵东县一个叫“小谭”的人浮出了水面。“小谭”真名叫赵明华,在整个假药团伙中居于总经销地位。他除了往全国各地发货,还从长沙接收发过来的货。

所有线索最终指向长沙,一个叫周根香的女人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周根香和丈夫刘梦书都是湖南邵东人,租住在长沙的一个小区里,周根香每天下楼打麻将,刘梦书上街闲逛,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这对夫妇会是假药的制造者吗?监控了七、八天后,邵东方面传来消息,赵明华向长沙要货了。与此同时,周根香夫妇也表现出了异常。

警方发现周根香不打麻将了,每天除了买菜就成天呆在家里足不出户。他丈夫刘梦书也是成天呆在家里,其间他们还买了外包装的纸箱,这些纸箱跟在南宁查获的人血白蛋白的纸箱一模一样,所以判定他们家就是生产窝点。

6月14日,专案组在湖南长沙将正在制造假药的刘梦书、周根香当场抓获。与此同时,另一组办案人员在湖南邵东,将负责销售的赵明华一举抓获。

在这个制假窝点,现场查获假冒人血白蛋白成品2500多瓶,半成品1900多瓶,此外,还查获了10000多瓶假冒人免疫球蛋白,它和人血白蛋白一样,也是一种国家严格监管的血液制品。目前,周根香、刘梦书、赵明华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捕,公安机关已经掌握假药的流向,正在全力追缴。

案件虽然已经成功告破,但其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值得关注。对于制售假药的犯罪行为,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打击,可为什么屡禁不止呢?据办案人员核算,周根香、刘梦书的假药,每瓶成本也就1元多钱,卖给赵明华是每瓶6—8元钱,赵明华卖给南宁的张胜恒、廖汝有,则每瓶涨到了10—15元钱,廖汝有再以每瓶50—60元钱的价格卖给下线,到柳州张凤江的手里已经变成了每瓶150元钱,张凤江随后以318元的价格再往下卖,经过多次倒手,最后以400元、最高500元的价格到了患者手中。

采访中,刘梦书对他的犯罪行为不以为然。实际上,这次已经是他和周根香的“二进宫”了,10年前,这对夫妇就是因为制售假冒人血白蛋白被判了刑。办案人员在造假窝点发现一封信,是刘梦书出狱之后写的,上面有这样的话:“但愿这倒霉运早点过去,一切从头再来,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跟从前一样”。而这个“从头再来”现在看来就是重操旧业,因为对刘梦书、周根香来说,做假药、卖假药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连人命关天的救命药都敢造假,真是让人震惊,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几名假药贩子对于制假售假行为的无所谓。赵明华感觉卖假药轻松,是因为干这事利润高,钱来得容易;而刘梦书觉得轻松,是因为他造假的成本太低,付出的代价太少。所以他即使是“二进宫”,依然觉得无所谓。治顽疾,要用猛药;要对付假药,也得出狠招、用猛药。这剂药,就是完善的法律,严厉的措施,严格的监管。只有让不法分子真正感觉到痛和怕,不敢作恶,不能作恶,我们的生命才会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