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尸骨未寒子孙忙争遗产 嫡孙曾掘自家祖坟

纳尔逊·曼德拉下葬次日,南非迎来了他倾尽毕生努力终究等来的成果——种族和解日。然而,这位反种族歧视斗士自家的和解却似乎是个遥遥无期的目标,在他病危、下葬以及如今尸骨未寒之际,他的子孙们都不曾停止争抢曼德拉之名衍生的巨额资产的战争。

南非人对曼德拉的敬重与爱戴并未延续到他一帮后人上,一来大概是南非人并无“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概念,二则是因为,曼德拉家的子孙多年来在争名夺利上的表现,实在是太难看了。

故事

“家斗不是简单的“一房”PK“二房”,火力时有交叉

南非人都知道两个“曼德拉家庭”。

一个是曼德拉与已故发妻伊芙琳·梅斯所生的四个子女(1女儿在世)以及他们的后代组成的,另一个是曼德拉第二任妻子温妮以及他们所生的两个女儿和孙辈组成的。曼德拉的第三任婚姻没有生育子女。

除了上述3个女儿,曼德拉还有4名继子女,孙儿女共有17人,重孙目前有14人,还有至少两名女子对媒体声称她们是曼德拉的私生女……

这两个家庭并不是简单的“一房”PK“二房”的敌我关系,火力还时有交叉,令人目不暇接。虽然家人数量不少,但有实力一争高下的,还是长女马卡兹维与嫡孙门德拉。其他人纵有心亦无力,除了乘乱分杯羹,就是选择一派靠拢。

在一团乱麻的曼德拉家争利中,嫡孙是最活跃的角色

近年令世人吃惊的曼家子孙不肖表现,莫过于曼德拉的第一个男孙——门德拉的掘坟事件。

现年39岁的门德拉是曼德拉与发妻伊芙琳的次子所生,在继承传统重男轻女的南非,门德拉虽非曼德拉长子(这个长子只生了两女儿)所出,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头号嫡孙。在一团乱麻的曼家争利案中,“根正苗红”的门德拉是最为活跃的角色。

2011年,门德拉就把自己已故亲爹、姑姑和大伯,也就是曼德拉与伊芙琳所生四个子女中已故的三位的遗骸,从他们在库努的墓园中掘出,转移至40公里以外、他自己的村庄姆维佐。

曼德拉很早以前就透露,他想要被安葬在自己成长之地库努村。门德拉知道,爷爷想被埋葬在自己的孩子们身边。他不惜擅自迁移亲人骨殖,就是希望曼德拉会改为考虑安息在姆维佐。在姆维佐,门德拉已经投巨资建造了一座游客中心,而只有曼德拉的安息地才是客似云来的根本保证。

掘坟一举在南非文化中,并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看得那么严重。然而门德拉此举,也已足够丢人。经过长达两年的对簿公堂,今年年中,他的三位已故子女的骨骸再次从姆维佐村掘出,送回库努重新安葬。

长女卖酒、孙女上演真人秀,挂的都是曼德拉之名

门德拉当然不是唯一挖空心思利用曼德拉的名字赚钱的曼家子孙。门德拉的亲姑姑,曼德拉与伊芙琳唯一在世的女儿马卡兹维,在2009年就推出一个名叫“曼德拉家窖”(Houseof Mandela)的红酒品牌。

为抵制“曼德拉家窖”,温妮不惜率自己的子女拒绝出席曼德拉的90岁寿宴。

然而,温妮自己两个勇闯演艺圈的孙女扎马斯瓦兹和扎兹微·德拉米尼搞出一个叫“漫漫自由路”的时尚品牌(没错,那是曼德拉那本全球畅销的自传的书名……)时,她倒是没说什么。这对时尚姐妹变本加厉,今年还出演了一个叫《我姓曼德拉》的美国真人秀,并在这一真人秀里大谈自己的生活是多么地“有钱又有闲”。

激化

真正让人眼红的是族长的位置

掘坟、卖酒、真人秀,这些还只是争斗的细节,真正让这些子孙眼红的是——曼德拉家族族长的位置。谁能成为曼家族长,谁就掌握了聚宝盆的钥匙。

于是,现任族长门德拉便成了众矢之的。曼德拉先祖所在的腾布王朝发言人宣布,曼德拉六年前在举荐门德拉成为姆维佐酋长时知会他们,门德拉会是以后的族长。但腾布王朝也有人并不认可,认为门德拉的母亲未曾正式下嫁其父是其继承权正统性的硬伤。

恩迪莉卡是曼德拉的长孙女,她在多个场合不断强调自己作为曼德拉家“第一孙”的身份——她是曼德拉已故长子的长女。她感叹,爷爷是“家族粘合剂”,“一旦爷爷不在,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其实也没出什么事。就是门德拉守灵三天后回来,发现自己被锁在了曼德拉家位于库努村的大宅外,自家房子被断水断电,不过这可不是门德拉干的,而是恩迪莉卡的姑姑马卡兹维干的。

马卡兹维已争取到“二房”温妮的支持,挑战门德拉的族长继承权。温妮可是有“黑人母亲”美称,虽然最终与曼德拉以离婚收场,但在南非的社会地位与曼德拉家的势力不可小觑。

对于家斗,恩迪莉卡坦言:“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不和,硬要说我们团结一心是胡扯。我们其实和任何一个大家庭没什么两样,只是我们比较惨,所有的细节都被放大在聚光灯下。”

这场族长争夺战,没有人有把握称谁更有胜算。

配角

“三房”调停不成功反倒“躺枪”

相比之下,势单力薄的“三房”——曼德拉最后一任妻子格拉萨的处境令人担忧,这位堂堂莫桑比克前第一夫人据说在进入曼德拉家后曾试图调停矛盾,但不仅未能成功还招致更大戒心与排斥。有消息称她在曼德拉去世后饱受言语欺凌,有人甚至扬言要将她赶出曼德拉家大宅,腾布王朝为此不得不发表声明强调格拉萨是曼德拉名正言顺的遗孀,厉声谴责对她不敬的“某些人”。

延伸

“我从未像其他孩子一样拥有对父亲的温存记忆,生命中总有些地方,他做得不够成功”

《泰晤士报》一篇文章曾如此分析,世人看到了曼德拉数十年的牢狱生活与他为反种族歧视运动不懈的努力,他的家人看到的却是他数十年来缺席的亲情,今时今日,曼德拉家不肖子孙无限度的索取,是否在为曼德拉当年勇敢无私的抉择中,自己连带付出的代价而寻求补偿?

马卡兹维就曾毫不留情地评点曼德拉“为人父亲却一直不在场”。“我从未像其他孩子一样拥有对父亲的温存记忆——像一起游泳、野餐、露营什么的,一点儿都没有。”马卡兹维说,“我知道他是个伟人,但我也知道,人无完人,生命中总有些地方,他真的做得不够成功。”

马卡兹维还为对当年自己在美国深造之际,出狱的父亲前往波士顿看望他与温妮的女儿泽娜妮,却没有到区区百公里外的阿默斯特去看她一眼而耿耿于怀。

但在温妮那里,他们也有满腹辛酸的记忆。曼德拉与温妮的小女儿金德兹仅四个月,做父亲的就踏上逃亡路,娇妻幼女饱受种族警察无休止的滋扰与拘留。

当曼德拉终于出狱之际,温妮已经与年龄只有她一半的律师产生婚外情,夫妻于1992年分居,并于四年后正式离婚。然而,温妮对曼德拉后来迎娶的格拉萨仍充满敌意,公然讥讽她为“那个姘妇”。

但曼家子孙们自己或许不会想这么多。如同恩迪莉卡这样理直气壮地认为:“爷爷的名字属于他的家族,这是我们的财产。”马卡兹维也想不通:“我怎么从来没听说有人谴责罗斯柴尔德家族(欧洲老牌金融家族)滥用自家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