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史上最长铁路大罢工结束 韩媒批让国民遭罪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22天)的铁路罢工在去年12月30日结束,韩国民主总工会工会成员愤怒地表示“如果就这样放手(铁路),等着瞧吧,到时候天然气等其它东西全都会被民营化”。同一天,Korail负责人表示“罢工都失败了,还说什么现场斗争来长志气?”。双方都认为铁路罢工以失败告终。

韩国延世大学教授李智万(音,经营学)表示“不能用输与赢或善与恶的概念来评断铁路罢工撤退一事。这一事件把需要反省的课题抛给了工会和政府”。这是在说双方当事人应该好好理解“失败的成功学”是什么。李教授忠告说应该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在制定防止再发政策外,还要构建发生事件时能够尽快投入使用并解决问题的系统。

报道指出,此次罢工让韩国国民遭受了巨大的不便。货物运输出现问题导致的损失也非常惨重。淑明女子大学教授权纯源(经营学)表示“没有看到政府有在积极应对罢工事态。要是事前能做好充分的准备,也不至于会有如此大的损失”。这是在说韩国政府应该铭记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与煤炭工会开战前准备了一年用的煤炭等,进行了周密的准备。

韩国政府在罢工三天前还乐观地表示“应该不能真的罢工吧”。这就是为什么罢工真的开始后政府显得手足无措的原因。期待舆论是政府唯一能做的。罢工现场根本看不到国土交通部、劳资问题的主要负责部门——雇佣劳动部的身影。雇佣部长房河男在国会环境劳动委员会上表示“失去了对话的机会。(就算是举行对话)也应该不会听的”。最后,朴槿惠总统不得不斥责部长们“为什么像是看别人家的事一样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呢?”

报道认为,一味极端地走对决道路的劳资文化也是问题所在。平时Korail和工会的对话窗口都是关闭的,也就是说没有事前解决工会成员的烦恼的渠道。工会及工会成员只是执着于“罢工就能获得”的斗争理念。尽管罢工赞成率高达89.7%,但他们最终却毫无收获地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

让国有企业民营化道路刹住车的,是政府承受的巨大压力。Korail社长崔然惠称“就算是卧倒在铁轨上,也要阻止民营化”。而政府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解释说从水西始发的KTX子公司不会实行民营化上。成均馆大学教授赵俊模(经济学)解释说“政府自已把自己被困在了‘民营化=不好’的框架内”。

报道分析,部分韩国政治圈在罢工事件上煽风点火的贯行,在此次事态中也继续存在。虽然最终韩国民主党与新国家党找到了合议点,但就在罢工结束之前民主党还向政府声称“应该停止批准的效力”。统合进步党和正义党也火上浇油。最终,局面从从逻辑上追究国有企业竞争体制优缺点转向了现政府与政治圈·劳动界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