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列入美国海军战略核心课程

位于芝加哥的密歇根湖边海军码头,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码头,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海军训练基地和使用基地及集会的广场。当时的美国海军司令部就设在不远处的芝加哥市区。芝加哥位于美国五大湖区密歇根湖的北部,密歇根湖通过河流与大西洋连接,军舰可以经由这些河流驶入大西洋。

美国著名战略学家江亿恩说,美国海军对孙子战略思想学习应用非常重视。1988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艾弗瑞.戈雷下令,重新编写陆战队的作战手册,要求以孙子战略思想提出的快速机动为作战指导,把《孙子兵法》纳入到海军陆战队的谋划韬略之中。戈雷还于1989年发布训令,将《孙子兵法》列为1990年海军陆战队军官首本必读军事书。

据原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姚有志将军介绍,当中国军方人士访问美国时,问及美军在海湾战争时是否将《孙子兵法》人手一册发给参战部队,美国军方人士说:海军陆战队是人手一册。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加里·拉夫黑德上将精通《孙子兵法》,在军方内部交流时,经常引用“不战而屈人之兵”等《孙子兵法》中的名言,反复强调“伐谋、伐交”、“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足见其深得孙子兵法“谋定而后动”的理性军事思维。

美国海军上校柏特逊说:“在遥远的中国,有两位将军,他们所有的关于战争的议论,都可以凝集在一本小册子里,不像克劳塞维茨那样写了九大巨册,自足地写下了数量有限的箴言。每则箴言都具体表现了他们关于战争行为的信条和重要教义。这两位军事主宰者——孙子和吴子,他们无价的真理,已经长存了两千年。”

美国海军战争大学知名教授迈克尔·韩德尔,他努力协调东西方的两大传统思想,克劳塞维茨理论和《孙子兵法》,他对两种理论做了许多说明和“补充”性的工作。他认为:孙子从大战略的角度来研究战争,而克劳塞维茨大多采用具体的战略来解决问题。虽然他尽了很大努力来挽救克劳塞维茨理论,但是韩德尔还是不情愿地被迫做出总结:“孙子的理论在分析战略和战争上比克劳塞维茨理论更适合我们的时代”。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孙子是被作为海军军事学院战略核心课程中的一部分来教授的。在这门战略核心课程中,通常会在该学期安排专门一讲来研讨孙子,选择孙子作为代表性的战略家,与克劳塞维茨的核心观点进行比较,用历史还原的方法,考察在战国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孙子关于作战的一些观念是如何形成的,以此来使学员确信孙子的理论和实践中的谋略价值。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还开设了一门孙子军事思想选修课。这可能是美国军事专业教育系统的第一门专门研究《孙子兵法》的课程。课程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重点考察了著作的历史意义,以及它与现代战略观的关联性,与所发生的世界战争的关系以及亚洲战略的特殊性;第二部分讨论《孙子兵法》的写作方式、历史上对该著作的评论以及关于战争的内在关联、逻辑和原理;第三部分把孙子放在历史背景下,侧重分析从周代到战国时期的政治、战略、谋略和战争武器装备。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中未授衔的参谋人员也要求阅读《孙子兵法》,被列入初级院校为学生开列的推荐读物之中,作为新任命海军中尉的训练课目,在候补军官学校也作为其课程中的一部分。

在所有的军事专业院校中,有关孙子的课程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战争学院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最重要的。1990年,指挥官阿尔弗雷德·格雷创立了一个研究所,孙子研究被纳入一门名为“战争、政策和战略”的必修课,中国将军陶汉章的英译本《孙子》在课程中被使用,这是美国海军所独有的。在其著作的比较中,主要涉及指挥官、出奇制胜、胜利、战争和政策、策略与智慧的应用等问题。

美国海军陆战队战争学院在指挥和参谋学院的函授课程中也涉及到孙子战略,课程需要学生阅读美国准将格里菲斯和哈佛大学克利里的《孙子兵法》译本,特别强调政治与战争的关系,著作与现代高科技战争的关联,以及孙子与革命战争之间的关系。指挥与参谋学院的住校生也开设了类似的课程。

美国孙子研究学者表示,有关孙子的一系列译本在海军教育系统中一直在使用。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海军对孙子的研究兴趣和热度并没有什么变化,一直在持续着。近年来,拉尔夫·索耶的《孙子兵法》译本比较受美国海军的欢迎,但是最新的讲稿在讨论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时,仍采用的是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安乐哲的《孙子兵法》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