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法官裁决芝加哥禁售枪支为违宪行为,市长称将坚持立场

【中国之星新闻网芝加哥报道】本周一,联邦法官再次对芝加哥的枪支管控条例发出挑战,裁决芝加哥禁止枪支合法零售是违宪的行为。
联邦地区法官Edmond Chang否决了芝加哥市所提出的禁止在市内销售枪支是有效控制枪支暴力犯罪的必须手段。此次裁决要求在芝加哥境内只要使用者具有合法持枪证并年满18岁,任何个人均可以购买枪支作为礼物赠送或转让枪支的使用权。
众所周知,芝加哥是最后一个拥有全国最严格的枪支管制条例的城市,自然也因此成为了美国步枪协会的最主要攻击目标。而针对芝加哥最严格的枪支管控条例,扭转在芝加哥枪支禁售的局面也成为枪支拥护团体的最后一个重要目标。
伊州也曾作为全美最后一个对枪支严格管控的州,经过长期的斗争,伊州最后也终于成为了最后一个通过合法隐性携枪法律的州,开始接受那些希望能在公共场所可以隐性携枪的居民申请。
尽管联邦法官对此做出了裁决,但是这些枪店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很快出现在芝加哥,因为法官延迟了他的裁决时间以便芝加哥市可以上诉。
市政府司法部发言人罗德里克•德鲁周一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市长伊曼纽尔“强烈反对”法官的决定并已经指定市政府法律顾问“在保证市政府底限的情况下尽一切可能来规范芝加哥的枪支销售。”同时,在市政府的声明中还指出“芝加哥市警察每年收缴的非法枪支比国内任何其他城市警员收缴的都要多,联邦政府以及伊州和相邻州的松懈法律是让枪支销售和流通的原因。我们需要更严格的枪支安全管理法律,而不是让市政府对枪支敞开大门。”
自从联邦最高法院在2010年6月强制要求芝加哥重新制定枪支管理条例后,市政府就面临着从下至上众多的压力。枪支权利拥护者们称他们担心市政府会拖延进程,并利用分区或其他管制条例来刁难想要开办枪店的个人或商户。因为在2012年美国第七巡回法院驳回了芝加哥市的枪支限制上诉后,市政府就重新制订了相关法律但添加了很多限制让在市区内很难找到可以开办射击场的地方。枪支拥护者说直到现在这个问题也没有解决。
伊州步枪协会的代表塔德•文德麦德称法官在他35页的裁决书中驳回了芝加哥市全部的抗诉。文德麦德说:“市政府必须要允许零售枪店的运营并且必须要允许私人的枪支流通正常化,现在的问题是,伊曼纽尔准备花多少钱来为此斗争。”
伊州议会发对手枪暴力委员会主任马克•沃什称财大气粗的步枪协会已经系统化地弱化了伊州以及全国的枪支管控法。他说:“这就是步枪协会的计划,他们通过不断地打官司来弱化法律并达到他们全民武装的终极目标。”尽管第7巡回法院已经在芝加哥和伊州为步枪协会打赢了几起官司,但是沃什称其他的联邦法院并没有跟从这些决定。他说:“通常说步枪协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他们无往不利,但这还不是关键。我们曾经担心步枪协会和枪支制造商所推广的散播式销售,但这也不一定成为必然结果。”“我们看到关键的是民众,不止是伊州乃至全国,已经成功地通过法律的传播而保持枪支暴力犯罪的下降。”
联邦法官在裁决市政府对于销售和流通枪支的管制违反了宪法给予的可以保存及携带枪支的权利时,他也提到芝加哥有着非常严重的枪支暴力犯罪问题,但是称市政府并没能提供如果允许销售枪支会为公共安全带来巨大问题的有效证据。
法官在裁决书中写道“芝加哥完全取缔合法的枪支买卖的管制条例走得太远,而同时证据也不足以支持管制条例所要达到的目的。”
市政府反驳说管制枪支店能够对试图得到武器的罪犯起到威慑的作用,因为一般说帮派份子很少到郊区的枪店去买枪。市政府还说枪店通常都是抢劫犯的目标并指责酒类烟草和武器管理局对于武器和爆炸物销售商监管的松懈。
但是法官驳回了这些反驳,坚持根据数据所显示的罪犯很少通过合法经销商来购买武器的立场。法官还说通过监管和合法化能解决城市里的大部分问题,而并不需要从那些合法的公民手中收缴武器。法官说:“市政府面对的严酷事实是每年由数千的人称为枪击的受害者以及数百人因为枪支而被谋杀,但是这反应了政府的另一面问题:对政府以外的管辖范围来说,宪法也赋予了公民某些权利。比如第二修正案所规定的公民有携带和保存枪支来予以自为的权利。”
总之,芝加哥作为全美严格枪支管控的唯一也是最后一座堡垒,是否能经受住此次的压力并坚持自己的立场?芝加哥的众多枪支暴力犯罪是否会在压力下全面放开枪支销售后得以更严重的泛滥?大家只能拭目以待。